-20℃  三天两夜快闪“绝对冰城”

2018年02月07日09:29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20℃ 三天两夜快闪“绝对冰城”

  玩雾挂

  房间舒适宽敞

  松花江结冰,成了天然乐园。

  哈尔滨冰雪大世界

  美丽冰雕

  广东人对北国的雪天生有向往,一到冬日,就会找机会到北方去体验冰天雪地、雪花纷飞的场景,哈尔滨绝对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冰城”,然而好多人觉得去一趟太远,又怕时间不够,等着等着就错过了一个个冬季。其实要去哈尔滨玩一趟,三天两夜即可,只要找个周末,快闪玩转这座城市,也能玩得极致又有趣,不要再让“没时间”成为错过这“绝对冰城”体验的借口。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薇薇

  玩点:

  冬天到“冰城”玩啥

  “冰城”哈尔滨素有“冰雪甲天下”的美誉,漫长的冬季让这里成为远近闻名的冰雪旅游胜地。一到冬日,一场场大雪落下,让哈尔滨的大地覆盖厚厚的一层白色“棉被”,银装素裹,如童话般美好。

  冬日的哈尔滨有许多不同于其他季节的体验:闻名中外的冰雪大世界只有在冬日才会亮相,各种冰雪建筑雕塑打造了一个雪的国度;歌中的太阳岛在冬日里会推出雪博会,各式冰雕创意十足;松花江也被这严寒冻了个结结实实,千里冰封的江面上成了人们撒欢的乐园,拿个轮胎、骑个单车便能在冰上玩个痛快,这也是最接地气的玩法;还有只在冬日才快闪出现的冰宫餐厅,在零下二十摄氏度的冰宫里吃着热腾腾的火锅,这种体验也是仅此一处……更何况还能去感受一下在南国未曾试过的极寒温度,但即便是室外冰天雪地,室内依然是温暖如春。

  支招:

  三天两夜 快闪“冰城”怎么玩

  冬日的哈尔滨体验多,如果时间有限,只要好好安排,也能好好感受。在选择酒店时就近入住,可以节省前往各个景点的时间。

  Day1:广州-哈尔滨-江南

  搭早飞前往哈尔滨,中午到达。建议先住哈尔滨的江南,江南是老城区,经典景点比较集中,江北是新区,但离雪博会和冰雪大世界近,各有特色。

  在江南,哈尔滨香格里拉大酒店是当地首个国际五星级酒店,距中央大街等地标不过10分钟车程,前往景点很方便。在酒店房间里一边欣赏到松花江冰原的美景,另一边是哈尔滨繁华城景。

  哈尔滨的冬天差不多下午5时就天黑,要感受冰城美景,可以在下午两三时出发,10分钟到达防洪纪念塔。松花江面上每到冬天就会天然形成冰雪乐园,冰滑梯、冰上碰碰车、冰上单车、滑轮胎等冰雪娱乐都可以玩到。

  从防洪纪念塔穿过马路前行5分钟就是中央大街。这条百年老街充满异国风情,能看到雪雕、漂亮的灯饰等。中央大街有一个露西亚西餐厅,是颇有历史的俄式西餐厅,喝喝咖啡,品品俄罗斯小点心,看看陈列的历史文物,风情独特。在中央大街吃一根正宗的马迭尔冰棍是很有仪式感的事情。还可以一路走到圣索菲亚大教堂。

  回到酒店,在冰宫餐厅品尝火锅。

  Day2:江北-太阳岛-冰雪大世界

  第二天早餐后,可以在酒店江边走走,感受室外的温度和美景。之后可以换到江南的酒店,方便继续行程。江南作为新区,酒店也是相当新的,刚刚开业一年的哈尔滨松北香格里拉大酒店就坐落在江北的江边。两家酒店间有穿梭巴士前往,方便出行。

  下榻后稍事休息,早点出发到太阳岛。太阳岛是哈尔滨一个生态岛,一年四季风情不同,最有特色一定是在冬季。每年冬季,太阳岛雪博会如期而至,这座岛屿也成了雪雕的世界。皑皑白雪变成了一座座创意十足的巨型雕塑,呈现了一个童话般的白色世界。

  哈尔滨的冬季,室外天寒地冻,在室外也待不了太久的时间。参观雪博会后回酒店休息,健健身、在恒温泳池游游泳,再饱餐一顿,晚上可以装备温暖地去距离哈尔滨松北香格里拉大酒店10分钟车程的冰雪大世界。和太阳岛雪博会不同,冰雪大世界是晚上玩最好,因为夜晚的冰雪大世界灯光亮起,各式冰雕呈现了五光十色的面貌,煞是好看。今年是第十九届冰雪大世界,有一个王者荣耀专区,各个游戏角色以全新的冰雪面貌呈现,让粉丝们兴奋不已。

  还有这些玩法不可错过:

  零下二十摄氏度 雾挂撒起

  只有在温度达到零下二十摄氏度以下,才会出现雾挂的现象。一般这种现象会出现在植物的枝干上,也就是变成了雾凇。不过,如果你想自己打造雾挂也可以。只要温度足够低,在保温杯里装上热水,尽力往天上一撒,就会顿时在空中出现云雾散开的神奇景象,南方的大人孩子最容易玩得不亦乐乎。

  资讯加油站

  交通:广州到哈尔滨每日有多班直飞航班,冬日里机票折扣少,一般在8折左右,航程约4小时。

  住宿:即日起到2018年2月28日,哈尔滨两家香格里拉大酒店推出冬季畅游优惠套餐,3188元可入住哈尔滨香格里拉大酒店高级客房或哈尔滨松北香格里拉大酒店豪华客房,共2晚,可任选一家或者两家酒店入住,包含每日双人早餐以及人民币400元的餐饮消费额度,还赠送手套、帽子、暖宝宝等贴心保暖包。入住期间可免费乘坐酒店和景点之间的穿梭巴士。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