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停车难举措写入多地政府工作报告 缺口怎补

2018年02月06日08:59  来源:法制网
 
原标题:城市停车位告急,缺口怎补?

   制图/李晓军

   停车管理涉及多方利益,需要破解的矛盾和难题非常多,例如,停车管理权责不明、涉及部门过多等。因此,建议通过立法明确停车行政主管部门及职责,并制定规划,统一协调、落实规划用地和资金,制定统一的停车产业政策、行业规范和技术标准,根据城市发展规划,从长远出发,调控停车需求。

   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制定全市地面停车规划,实施公共区域停车管理网格化巡查,加强交通静态管理。

   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增加小区周边道路的夜间停车点和周边单位的共享停车位。

   ……

   近日,解决城市停车难的措施,被写入多地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与此同时,停车难问题也成为地方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据《法制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有10多个省级两会的代表委员就停车难、停车乱问题提出了建议。

   一些代表委员建议,通过立法的方式,解决停车难、停车乱问题。

   “制定专门的停车立法,科学、合理、创新地建立相关制度,同时辅以必要的行政管理措施,有助于有效解决停车难、停车乱这一城市管理上的顽疾。”北京市律协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黄海波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停车位配备普遍不足

   “师傅,我去的这个小区,就在四元桥宜家附近。”

   “还好现在是晚上9点以后,要不然我看到你这个目的地,都不一定敢抢单。”

   1月27日晚,当听到《法制日报》记者去北京宜家家居四元桥店附近时,滴滴司机忍不住抱怨起这里的停车问题。

   快到目的地时,滴滴司机努了努嘴说:“就是在这个路口,有一次我硬是被堵了一个多小时。正好赶上周五下午下班,人们都去逛宜家,不只路上车多,就是路两边也都被停的车堵上,硬是把双车道堵成了单车道。”

   滴滴司机抱怨的问题,在政府公布的相关数据中也有所体现。

   2017年8月发布的北京市停车资源普查报告显示,按照通行标准,机动车数量与出行车位数量比值应为1:0.2,本次普查结果为1:0.42。虽然出行停车位总量超出指标要求,但仍存在局部供需矛盾突出的现象。

   调查结果显示,部分出行需求集中地区如医院、商业区、旅游景区等,高峰时段停车供需矛盾突出,车辆外溢占道问题比较严重。

   北京市遇到的停车难题,也同样成为其他城市的痛点。

   如甘肃省兰州市,截至2016年底,该市机动车已达89万余辆,年增长率为15%以上,平均每天新车注册400辆以上。而与之相对的却是,在交警部门办理登记备案的公共区域停车位仅有6万余个,机动车与停车位的比率基本为15:1。

   2017年6月发布的《2016停车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6年,内地停车市场消费共计4000亿元人民币。北京停车位缺口达355万个,超过全上海的机动车保有量。同时,上海全市停车位紧张,每个车位有5辆以上汽车等着停。深圳停车难的程度与北京旗鼓相当。

   对此,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李伟认为,过去几十年,我国城市管理者并没有意识到汽车拥有量会达到现在这样的规模,停车位配备普遍不足,这是导致停车难和停车乱的主要原因。

   而且,一些设计好的停车场,也未能发挥出足够的作用。

   “随着大型商业设施落成,停车资源的大幅扩充使得原有的停车矛盾有所缓解。但是,停车收费人员自主划价,停车收费标准混乱,车位充足的停车场在非工作时间、非展览时间、非营业时间无车可停,大量停车位闲置,结构性过剩造成了停车资源极大浪费。”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指出。

   代表委员建议完善法律法规

   如何解决停车难、停车乱的顽疾,也成为地方两会上代表委员关注的话题。

   “一些划线的路边停车位在超过一定时间后,就无人收费了。如果擅自停车,有时就会遭遇贴条的‘悲剧’;一些停车紧张的小区,居民们晚上停在周边的小马路上,虽然并不影响交通,但还是提心吊胆,总是担心被贴条……”在上海市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上海市人大代表张素心讲了这样的事例。

   在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知识产权办公室高级工程师朱良提到,北京市停车资源普查报告显示,全市城镇地区居住停车缺口总量达129万,城区的停车难、停车乱问题,原因主要在于资源不足和分布不平衡。

   在湖南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召开期间,湖南省政协委员张庆和认为,湖南省停车难问题主要是因为车位供不应求,停车场管理、监督不足,车位使用效率低等原因导致。

   在地方两会上,参加会议的代表委员列数据、讲经历,提出了城市停车难、停车乱问题。

   在提出问题的同时,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还提出了解决办法,其中不乏立法的方案。

   朱良指出,合法停车位缺口巨大,且停车位分布与需求分布经常脱节,想要清除停车乱象,首先要区分清楚合规与违规,让违规成为极少数,才有可能对违规占道现象进行严格执法。对此,建议对路侧停车适度分级合法化。

   上海市人大代表刘正东建议,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建立健全停车位使用制度,对占用车位的行为实施惩戒,从而进一步扩大资源利用范围,释放更多的道路停车空间,解民生之所急。

   上海市人大代表韩娜认为,在互联网发达的当下,应建立全市统一的互联网道路泊车诱导服务平台,为保证该平台的运行实施,需要法规的完善和保证。“比如,对逃费行为纳入个人征信系统的法规、对追缴停车欠费现象纳入车辆年审的法规,对恶意拖欠和恶意拒缴停车费的情况增收滞纳金及罚款的相关法规等。”

   立法明确主管部门及职责

   事实上,我国此前已出台过国家层面的停车规定。

   早在1988年,公安部和原建设部就颁布了《停车场建设和管理暂行规定》和《停车场规划设计规则》。2004年施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也对停车场的规划、设计、建设、配建要求等作出了规定。

   但在黄海波看来,对于停车管理,虽然部分法律法规有相关规定,但仍然不够完善。而且,由于我国城市化发展十分迅猛,不少规定已经不再适用。

   “由于缺乏从宏观上研究停车发展战路和管理对策,难以统一负责对停车的规划、建设和管理,难以协调、落实规划用地和资金筹措,难以制定统一的停车产业政策,难以调控日益增长的停车需求,难以制定统一的行业规范和技术标准。”黄海波指出。

   正因为如此,多地已经出台或者准备出台地方性法规,来解决停车场的建设问题。

   目前,南京市通过了《南京市停车场建设和管理办法》,青岛市出台了《青岛市机动车停车场建设和管理暂行办法》。

   2017年,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对《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2017年11月,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小娟介绍草案三审稿时说,从北京市停车资源普查报告来看,北京停车资源供给矛盾主要体现在局部区域不平衡和停车资源利用率不高。因此,立法的指导思想不能以大规模建设为主,而应在资源共享开放方面有所创新。同时,应当加强区域治理,停车资源供给局部不平衡和停车秩序乱是当前静态交通治理急需解决的问题。

   聂日明认为,尽管各地都面临着停车难的问题,但各地的实际情况也是有所区别的,地方立法可以从各地的实际情况出发,有利于推动问题的解决。“但是,鉴于我国停车立法长期空缺,地方立法缺少总体部署,建议从国家层面制定有关城市停车的法律法规,指导地方立法和执法,推动整个停车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事实上,早在2013年全国政协会议期间,民革中央就提出了《关于加快我国城市停车立法的提案》。提案指出,应从国家层面制定有关城市停车的法律法规,指导地方立法和执法,推动停车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政策规划研究室主任戴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停车难问题的治理,考验着我国监管治理水平,如果监管治理水平不到位,无论是地方立法还是国家层面的立法,法律的实施效果都不会太理想。

   “停车管理涉及多方利益,需要破解的矛盾和难题非常多,例如,停车管理权责不明、涉及部门过多等。因此,建议通过立法明确停车行政主管部门及职责,并制定规划,统一协调、落实规划用地和资金,制定统一的停车产业政策、行业规范和技术标准,根据城市发展规划,从长远出发,调控停车需求。”戴帅说。

   □ 相关链接

   世界上几乎每个城市都面临停车难的问题。一些国家通过立法,对停车难的问题进行治理,并产生了不错的效果。

   美国已形成了比较健全的停车法规,如果乱停车,就会受重罚,而且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美国的停车管理权力基本下放到各州,地方政府可根据自己的需要制定相关的停车法律。为了加强执法,一般来说每个城市都设有停车管理的部门。通过城市规划的合理性、停车法规的健全性和执行法律的严格性,美国有效解决了停车难的问题。

   为解决停车难题,日本早在1962年就制定了《机动车停车场所之确保法》和《机动车保管场所确保法实施令》,规定所有车辆持有者均须拥有路外停车泊位证明,以此提高路外停车泊位的需求。同时,还调动民间资金参与兴建路外停车场的积极性,使得路外停车泊位供给量大幅度增加。

   为了解决停车难问题,新加坡政府规定,每个共管公寓、组屋区、社区、大饭店或者每幢大建筑物都必须修建一定数量的停车位。若建筑物不按标准设置配套的停车场,将按停车位缺少的数量罚缴建设差额费。

   泰国曼谷市政府于2001年修改了建筑设施停车法,对建筑设施停车从宏观到微观都作了详尽规定。一般来说,凡是修建超过300平方米的建筑都必须同时修建停车场或停车位,否则不予批准施工。此外,停车法对公共影院、商场、饭店、医院、学校、工厂、机关、住宅小区、展览馆甚至仓库都作出具体规定,对不同对象配备的停车位数量和标准,也有着不同的要求。

   法制网记者 蒲晓磊 整理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