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3亚锦赛|越南进决赛 但没必要看低中国足球(超级比赛周)

2018年01月24日09:58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今天我们的话题继续锁定在U23亚锦赛,虽然中国队已经被淘汰出局,但毕竟赛事还在中国举办,而且已经到了半决赛的节骨眼上,我们仍然有理由继续关注。亚洲的各支U23国家队同台竞技,是中国队寻找差距认清自我的绝佳机会。

昨天,越南U23国家队点球大战中击败卡塔尔晋级决赛,这是越南足球在国际足球赛场上难得一见的盛景。

说越南之前,先来说说另一个事儿——2013年,皇马名宿卡马乔率领的中国队在主场1比5输给了一支泰国二队,引起了球迷们的强烈不满。心直口快的范大将军忍不住了,面对摄像机镜头,他说出了很多中国球迷的心声,尤其是那句“接下来要输越南、输缅甸了,再下去就没得输了,脸都不要了”。而恐怕连范志毅也没想到,有一天越南足球真的会咸鱼翻身。

越南足球在亚洲是什么地位,我们也许压根儿就没想起过这个国家。当我们想当然地把自己的“假想敌”设成日本韩国伊朗沙特时,越南足球就已经开始悄悄寻找崛起的机会。直到这次U23亚锦赛,很多人才恍然大悟,曾经被我们认为是任人鱼肉的越南队,竟然已经有机会站在亚洲之地。而我们还在以制造“空场”为荣,还在怒怼伊朗裁判,我们的U23国家队顶着本届赛事最高身价,却在小组赛就不幸出局。

越南足球近年来在青少年赛事中的表现令外界惊叹:2016年的U16亚少赛,他们闯进了八强;2016年的U19亚青赛,越南队杀入四强,取得了参加2017年U20世青赛决赛圈的资格;而今年的U16亚少赛、U19亚青赛,越南队都已取得正赛资格。

本次亚锦赛上,越南队踢出了非常漂亮的足球。他们的球员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整体配合,都使越南队不再是那个人见人欺的鱼腩。更让人惊讶的是,虽然越南队员身材矮小,但他们知道如何最大限度地规避劣势,将自己的技术优势发挥出来。小组赛战胜澳大利亚的进球,就体现了越南足球的智慧。

越南足球为何会如此快地崛起?这和他们扎实的青训是分不开的——

2007年,越南阿森纳足球学院成立,这是一家在阿森纳主帅温格帮助下,由越南球队黄安嘉莱和英超劲旅阿森纳合作开办的足球学校。这所学校会从全国范围内挑选有天分的孩子,然后按照阿森纳的青训培养模式,为孩子们提供高水平的训练教学。学院成立后招募的第一批球员,就是95年龄段。而参加本次U23亚洲杯的这支越南国青,半数的球员也都出自这所学院。

和中国类似,在越南也有类似U23新政一样的规定,也有对年轻球员的出场要求。不过,越南的政策是以脚踏实地的青训工作为基础的,基本不存在“赶鸭子上架”的状况。

青训象征未来,这次参加U23亚锦赛的球队很可能就是中国足球冲击2022年世界杯将要面对的对手,而韦世豪等人基本可以确定成为3年后冲击世界杯的栋梁。通过本届赛事我们可以看出,中国队这些身价不菲的U23球员在亚洲同级别对抗中并没有体现出太多优势,他们依旧暴露着中国足球老生常谈的问题——面对压力心态崩溃,领先时候缺乏控制能力,以及赛后不冷静围堵裁判变向煽动了球迷情绪……

那么问题来了,越南队此次闯进了U23亚锦赛决赛,是不是代表他们以后就能对我们形成碾压的态势呢?其实这个问题中国球迷不需要太担心,抛开足球比赛的偶然性,越南足球要想对中国足球形成碾压之势,很难。

首先,越南队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无非就是抓好青训。中国足球已经开始“亡羊补牢”,不论是政策支持还是俱乐部主动培养,不论是校园足球还是群众基础,中国足球都走在回暖的道路上。更可贵的是,我们有诸如里皮等人这样的世界级教练团队为中国足球出谋划策。

尽管中国足球至今仍然在为那段“黑暗时期”还债,但只要持之以恒、不忘初心,青训的效果自然会呈现。

其次,越南联赛水平有限,这不利于球员水平的提高。虽然说起来中超的水平也不足以碾压越南,但中超舍得花钱,不少球队都能挖来欧美大师级教练,他们对联赛水平的提升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此外,高水平外援的存在有时也可以带动国内球员足球思维的提高。以上两点都是越南联赛目前很难做到的,他们的年轻球员也许在U23或者U23以下层面很厉害,但受联赛水平的局限,发展上限可能不会太高。

最后,仍然要说到越南球员的身体条件,这是东南亚球队永远绕不过的问题。虽然在个别比赛中可以扬长避短,但真正遇到亚洲顶级强队,差距还是极为明显的。身体上的劣势,让越南球员在面对韩国伊朗这些球队时会很无奈。举个例子,看看中北美的墨西哥,他们的球员个个天赋秉然、技术细腻、脚法精湛,即使面对阿根廷、巴西这样的超级强队也不犯怵,在世界杯上经常有让人叹为观止的发挥,被称为“妖队”。但墨西哥在世界杯上却很少走远,往往到了十六强就打道回府,身体条件不如对手就是最大原因之一,面对欧洲球队,他们在力量上极为吃亏。

越南足球崛起过程中很多内容都值得中国足球借鉴,但我们也没必要妄自菲薄,找差距的同时也要看到自己的优势——认真做该做的事,不去想歪门邪道,不去靠一时侥幸,就不必过于担心被逆袭。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