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村庄、学校、消防部队,献上5场新年演出,东方歌舞团走进普洱

2018年01月09日09:16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西南城镇种下“东方”牵挂

  中国东方歌舞团走进迁糯村,歌唱家王涓爱与身着盛装的村民互动。王徐峰摄

  “我从来没出过云南,也从来没有这样好的团来过我们这里!我们合个影吧?”云南省普洱市景谷县第一中学的校园中,教数学的肖老师举着手机,拉着每一位中国东方歌舞团的艺术家合影,兴奋的表情洋溢在脸上。

  近日,中国东方歌舞团“东方之声——情系云南”新年走基层系列演出来到云南。除去赶路的时间,一行20人的文艺小分队在3天内上演5场演出,给云南的父老乡亲带去艺术的问候。

  3天5场

  唱得傣家父老同台对歌

  从宁洱县幼儿园的操场,到地震后重建的乡村文化广场,从骄阳四射的中学校园,到消防部队的训练场……5场演出中,只有一场演出在景谷县影剧院的剧场中上演,其他4场,要么是在露天场地,要么是在部队的训练场馆,让平时不常进剧院的乡亲们感受艺术的魅力。

  云南行中最热闹的一场就是在景谷县永平镇迁糯村,艺术家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对手”。演出结束后,兴奋的傣族父老乡亲把他们团团围住,对着他们就唱起歌来。一位村民一把拽住男高音歌唱家赵大地:“我认识你,你是我的偶像!”不少村民记得,在2014年景谷发生6.6级地震后,赵大地就曾随歌舞团到这儿演出。这次再见面,乡亲们特意穿上了泼水节时才穿的民族服饰,看完演出也不让艺术家们走。

  傣族以能歌善舞闻名,听他们唱起歌,艺术家们也对唱起来。你唱傣家山歌,我对藏族祝酒歌,还有内蒙古民歌、陕北情歌、苗寨小调轮番上阵,青年笛子演奏家刘晓婉还吹起西南的调子。热闹的氛围相互感染,轰轰烈烈的“大对歌”持续了一个小时,太阳下了山,双方所唱的歌曲竟没有一首重样。

  若不是艺术家们还要坐两个小时的车赶回县城,村民们还不愿让他们离开。乡亲们把艺术家们送到村口,有的挥着手,有的依旧唱着歌,“今天对我们来说就是过节了!”

  随机应变

  大巴车当作移动化装间

  在台上,艺术家们把美丽的形象留给了观众,可乡亲们不知道艺术家们在台下的辛苦。基层慰问演出不同于平时的剧场演出,条件难免有限,很多情况也是临场才会发现,艺术家们就随机应变,克服随时出现的新状况。

  最紧迫的是在迁糯村的那场演出。到了现场,大家才发现演出场地是新建的村民活动广场,周边只有一座寺庙,没有可以当化装间的房屋,“那就在车上换装。”二话没说,艺术家们拉上车窗帘,就开始换装备场。

  就这样,大巴车变成了移动化装间。“帮我拉一下裙子拉链。”“你看我头发上卡子别得行不行?”这边有人忙着化装换衣服,那边也有人“哼”“啊”“咦”地开嗓子,不一会儿,青年民乐演奏家王贝贝还拿出了自己的笙,开始组装和试音……一车人在忙碌中透着秩序井然。

  “大家要是换歌,一定提前告诉我一声啊。”歌唱家王涓爱在换衣服的同时喊了一嗓子。这几天的演出中,她除了要唱歌,还客串了所有场次的主持人。每次演出前,她都要和团员们核对演出曲目。

  由于每场演出面向的观众不同,不少艺术家会根据现场情况换曲目。在景谷一中演出时,女中音歌唱家葛晓璐就为学生们唱了一首他们爱听的流行歌曲,而在为消防部队官兵演出时,刘晓婉和王贝贝为他们专门准备了器乐合奏《我是一个兵》。

  联合出品

  从“送文化”到“种文化”

  除了送演出到云南的城镇与乡村,这一次,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还开启了文化演出的新模式,与云南湄公河集团联合创排了一场旅游驻场演出。从1月15日起,旅游驻场情境秀《茶马古道》将在普洱大剧院演出,每晚一场,向中外游客介绍普洱的民间故事与文化风貌。

  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创作中心副主任、《茶马古道》艺术总监裴歆悦介绍,从前年开始,双方就打算创排一台驻场演出,既能展示普洱之美,又能为当地旅游市场注入生机。裴歆悦说,除了在当地选拔演员外,从剧本创作到剧目编排、道具设计等都由歌舞团完成。完成前期采风与编剧后,她与几位编导从去年九月起就分批次到达普洱,随后又有4位领舞演员从北京赶来,为当地演员培训。

  虽然一切从零开始,但也要按照“东方”的标准来。《茶马古道》不仅融入了当地彝族、哈尼族、拉祜族、佤族、傣族等少数民族舞蹈,根据剧情需要,还融入了印度风情舞蹈,并用多媒体技术增添效果。为了使道具符合专业舞台标准,布景板的轮子也是在北京制作后运了过来。

  “要做我们就做好,给这里留下一个完整的、可以持续演下去的剧目。”裴歆悦说,此次走基层演出结束后,编导和领舞演员们还要留在这里,继续培训当地演员,直到他们能自己撑起这台戏。回族舞蹈家马文静受邀为《茶马古道》担任艺术顾问,看着“东方人”把经验传授给当地演职人员,她直感叹:“中国东方歌舞团有好几十位好编导,他们真应该多走下来,多给地方上的团讲讲经验。”

  “下基层演出是‘送文化’,是短暂的,我们合作的《茶马古道》则是‘种文化’。”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宋官林说,“送文化是战术性的,种文化是战略性的,让‘东方’的创意与当地的艺术载体结合,既优势互补,也在这里留下我们的牵挂。”

  记者侧记

  不止献爱心,也有满满收获

  一般印象里,下基层演出的场面都是热热闹闹的,把“高大上”的文艺演出送到老百姓中间。可谁都没料到,最后一场在消防部队的演出中,歌唱家们先把自己唱哭了。他们深深感觉到,下基层不光是献爱心,自己也有满满的收获。

  由于消防部队需随时准备出动,当天慰问演出时来的观众并不算多,只有百余名官兵到场。歌唱家葛晓璐走上台说:“大家的绿色制服我太熟悉了,我自己就曾是一位消防战士,今天就唱一首专门为消防官兵所写的《119的故事》。”

  “一卷一卷的水龙带,喷射永不枯竭的水流,一个一个身影,与那烈火殊死搏斗。”就在她歌声响起的同一时间,消防队收到了紧急任务。只见部队大院门口,几位消防兵佩戴整齐,箭也似的冲上一辆消防车,眼睛还没来得及眨一下,消防车已疾驰而去。

  歌唱家王倩正在候场,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这一切,再加上耳边回响着《119的故事》,她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男高音歌唱家肖金声也想起了自己在武警部队的经历,一把抱住身边的同伴开始痛哭。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的王贝贝也有浓厚的军人情结,默默地抹起了眼泪。

  “你们不光要应对火警,还要应对险情、参与救灾,承担很多社会责任。”直到走上舞台,王倩还没止住眼泪,哽咽着对在座官兵说道:“本来演出应该开开心心的,但我们都被感动了,是你们一直用生命保护着我们,今天我们的收获特别多。”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