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创造性改编接续文脉(新征程)

傅 谨

2018年01月05日08:2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以创造性改编接续文脉(新征程)

  戏剧的发展既有其独立性,又与其他文学艺术的发展互为因果,它不是一条孤立的河流,而是纵横交错的文明水网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戏曲最初的成熟,就得益于与说书讲史的密切关联。新年伊始,回望2017年舞台艺术,改编是一大亮点,诸多改编剧目的出现既有巧合,也内在地蕴含着戏剧的发展规律。

  陕西人艺创作演出的话剧《平凡的世界》应该是2017年最后一出搬上舞台的大戏。题材看似时过境迁,然而正是戏剧改编让原著小说获得了新生命,观众所以为那个时代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感动,正是由于文学和戏剧的力量。波兰导演陆帕改编自史铁生小说与散文的话剧《酗酒者莫非》在天津上演,堪称年度跨文化戏剧创作最重要成果。

  秦腔新剧目《王贵与李香香》由宁夏演艺集团秦腔剧院创作演出,它改编自李季著名长诗,刘锦云编剧,张曼君导演。秦腔《王贵与李香香》将李季的长篇叙事诗转换为舞台剧,提取长诗精神内核,围绕主人公爱情故事,揭示出底层民众个人命运与国家民族翻天覆地大变革的共振。舞台上李香香天真烂漫的娇嗔和王贵真诚质朴的憨厚,体现出演员深厚的传统表演功底,陕北地区信天游类似咏叹调的音乐和叙事性诗歌互为表里,为戏曲化表达增加另一重意蕴。这些都使得原著中王贵和李香香简单纯真的爱情,在激烈的戏剧冲突中得到强化,因此具有更强烈的质感。

  川剧《铎声阵阵》改编自优秀当代小说《木铎》,原作者李一清的《山杠爷》多年前被改编成川剧就获得好评,这次,四川省川剧院再次抓住适宜戏曲表现的题材。《铎声阵阵》描写四川某个水路码头在现代社会的变迁,从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遭遇挑战出发,通过剧中人物的挣扎和选择,暗示那些看似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民间风俗内在的精神与道德合理性,表现出深刻的思想内涵。担纲主演的“梅花奖”获奖演员崔光丽,她用从花旦到老旦跨行当的惊艳表演,将有着传奇人生经历的女主人公从少女直到晚年的完整人生,演绎得光彩万分。该剧聚焦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的冲突,这是晚近戏剧作品偏爱的主题。但《铎声阵阵》还从这一题材发掘出另一层次的性格冲突——镇上的宗族大户祖祖辈辈挑选有德之人击铎,铎人的道德操守在社会动荡中却无处安放。在女主人公葛来凤鼓励下,内敛得近乎懦弱的男主人公走出小镇投身军旅,如有见识的妻子所愿,他的性格确实发生质的变化,然而当朴实善良的铎人变成杀人不眨眼的白军军官时,这一演变完全超出她的预想,因此引发出人性的质问。

  《铎声阵阵》揭示了人性道德评价的悖论,如同话剧《兰陵王》编剧罗怀臻暗示的那样,我们将永远面对人类自身“羊性”“狼性”的两难取舍。《兰陵王》是国家话剧院2017年重点剧目之一,导演王晓鹰借此继续推进其“中国意象、现代表达”的探索。它取材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兰陵王故事,可以看成对这一传说莎士比亚化的重新处理。编剧把南北朝时期的北齐美少年兰陵王置于类似哈姆雷特式的语境,通过两副面具,让他于弄臣和王者两种性格中大跨度转换。优美的面具让他忍辱负重,只能在宫廷苟且偷生;刚猛的面具令他成为敌人闻风丧胆的虎将,同时激发了他血腥杀戮的暴戾。剧中兰陵王性格的双重可能性,巧合地回应着《铎声阵阵》的疑问。

  上海京剧院创作演出的现代京剧《浴火黎明》,在2017年中国京剧艺术节期间获得相当高的评价。这出戏的题材源于20世纪60年代初家喻户晓的小说《红岩》,演员的精彩表演、导演的舞台呈现固然是亮点,但关键突破还要归功于编剧李莉的文本改编。李莉既完整地描写了范文华一度迷失又重新回到革命队伍曲折人生经历,又深情地表现邵林、许志烨等革命者努力挽救范文华的胸怀,这一描写是对红色题材戏剧作品中人物塑造日益趋于“高大全”僵化模式的超越。因此,《浴火黎明》堪称红色题材戏剧创作在思想与艺术两方面的重大突破。

  2017年的戏剧舞台上,中国戏曲学院整理改编的传统剧目《朝金顶》,是京剧艺术基金会推进的京剧艺术传统与保护工程成果之一,在参加中国京剧节展演时,得到戏剧界一致的高度评价。京剧基金会实施的“挖掘抢救整理京剧传统剧目”项目,已经有17部剧目在北京汇报演出。这些挖掘剧目同样经过不同程度的改编,改编者的心态不是居高临下地睥睨传统,它部分是为适应当代剧场演出的时间要求,部分是由于当年京剧名家的表演难度过高,按目前演员水平还无法实现完整的传承。

  改编是一种文化态度,它所昭示的是对历史积淀的珍惜与尊重,说明戏剧界对中国文化的源流更具认同,这是接续中华传统文脉的强烈意愿与实践,是文化自信在新时代最具说服力的表现形态。为何改编、如何改编,同样代表今人的文化态度。我们欣喜地看到,2017年的戏剧舞台上,各类改编剧目整体地体现了我们对不同年代文学和戏剧经典的敬意,这些改编是让经典焕发新活力的创造性表达。强调改编并不意味要排斥原创,相反,它让原创更有内涵、更具力量,有可能走得更远,在艺术上登上更高的山峰。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