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大象血腥驯化令人胆寒 中国小伙在泰国开大象庇护所

2017年12月26日07:51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原标题:中国小伙在泰国开大象庇护所

  ■ “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叫声,巨大、痛苦、恐怖”。而那个叫声,就是驯象师用铁钩钩住大象左耳后,大象发出的悲惨哀嚎。

  ■ “在我们的庇护所内,不会有骑大象之类的行为,我们也会引导游客不去做类似的事情。”

  几天前,中国领队在泰国为救人,而惨遭大象踩踏身亡的消息,一直刺痛着人们的心。

  关于大象为何会突然发怒作出攻击动作,此前有消息称系游客扯尾巴激怒大象,进而引发了人们对游客不文明行为的质疑。但其具体原因,泰国警方仍在调查中。

  网友的口诛笔伐,让泰国旅游业中的大象问题,再次曝光在大众面前。而人们所不知道的是,事实上,有一群中国人,正在默默地做着保护和救助大象的工作,试图改变这一切。

  来自北京的小伙扬子就是其中一位。25日,红星新闻记者与其进行对话,试图了解在泰国大象被虐待背后,他所做的一切努力。

  一部纪录片 平均每秒有23人观看

  扬子是地道的北京人,今年34岁。

  和去泰国游玩的其他游客不同,扬子曾在泰国清迈做地接。如今,他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泰国一所大象庇护所的负责人。

  扬子说,在两年的地接工作中,他和这次大象伤人中遇难的领队何永杰一样,也曾接触和带领过许多游客参观象园等景点。

  “西方游客也接,中国游客也接”,做了一段时间后,扬子发现有个明显的不同:“和中国游客不一样,西方游客通常不会去骑大象。”

  在一番研究后,扬子明白了个中缘由。“我也是看了超导拍摄的《黑象》才明白过来”,不论是骑大象,还是看大象表演画画、踢足球,这背后都是大象的血和泪。

  这部叫做《黑象》的迷你纪录片,于今年年初上映,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导演超导(常用艺名CHAO),将片子一推出,就火爆了网络。上线一天,点击量即达10万,一周后破千万,平均每秒有23人观看。10天之后,共计约5000万人观看。

  这部片子揭露了驯象师为了驯服大象,对其进行残忍虐待的血腥真相。今年9月,红星新闻对超导进行过专访。超导称,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叫声,巨大、痛苦、恐怖”。而那个叫声,就是泰国大象被驯象师用铁钩钩住左耳后,大象发出的悲惨哀嚎。

  大象庇护所

  共“赎回来”6头大象

  受到深深震撼的扬子,终于决定要为大象做些什么。

  他将大象所遭遇的种种折磨,讲述给自己的旅行社老板,和老板商量后,他决定在泰国开一家大象庇护所,为保护大象而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如今,该庇护所已于8月份开张。

  “在我们的庇护所内,不会有骑大象之类的行为,我们也会引导游客不去做类似的事情。”扬子称,他们就是想改变游客与大象接触的传统方式和观念,不再是把游玩的欢乐建立在大象的痛苦之上。

  如今扬子所开的象园共救助了6头大象。“泰国的大象都是私有制,也就是有身份证的。”扬子说,因此他们是从传统的大象园里“赎回来”这些大象,“但它们还是有自己的主人。”

  赎回来之后,这些大象就不用被人折磨着工作、表演,“就算在我们这里享福,但赎回来我们还是要支付他们费用。”扬子透露,这些资金目前来源于几名泰国本地人,而至于具体的赎回价格,则属于行业机密了。

  他们赎回的大象,刚来的时候都有些皮外伤,“我们会给他们敷药,我们没收养那种残疾的。”

  扬子称,一般游客不会去抓大象的尾巴,也抓不着,因为大象通常很高,它们的尾巴也经常会摆到很高的位置。

  关于和大象在一起时,如何避免激怒大象或被大象误伤等问题,扬子建议,尽量不要站在大象的正前方和正后方,这都属于大象的视觉盲区。

  在扬子的象园里,被救助的大象如今也能休闲地享受自由时光,游客往往会给大象洗泥巴浴、洗澡、喂食,以及做维他命饲料等。“泥巴浴主要是为了防蚊虫”,当然也可以让大象脆弱的皮肤抵挡阳光。

  扬子称,其实泰国当地人也有很多人反对虐待大象这样的事情,但由于利益驱使,泰国人也有些无可奈何。

  揭秘 /

  以象钩刺痛敏感皮肤

  大象的哀嚎响彻乡村

  “他们说,必须要让大象尝到痛苦,然后大象才会懂得如何听话”,“但残忍的对待只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扬子介绍称,大象的记忆力是很深很强的。了解大象的人都知道,大象拥有着相当于6岁儿童的智商,“你从小怎么对待它,它都记得很深”。而正因为受虐严重,所以这种原本看似温顺的动物,在传统象园里脾性也多变得十分易怒。

  “大象的皮肤特别敏感,平时的蚊虫叮咬它都能感受到”,更别提用象钩来刺痛它们了。扬子说,大象最常见的愤怒原因,就是将小象从母亲身边带走,往往10米,不到20米,它们就会变得愤怒异常。

  所以,泰国大象伤人的事情近年来并不少见。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记者早在2002年时就关注到泰国的大象行业惨状并写下了报道文章,而其中描述的残忍训练方式,和《黑象》中的记录如出一辙——

  那是一头4岁大的小象,被五花大绑关在一个狭小的木笼里。7名村民正将钉子刺进她的耳朵和脚里,她的哀嚎,响彻了整个寂静的乡村。这个木笼被叫做“training crush”,是泰国北部延续了数个世纪的一种训练仪式,专门用来驯化年轻的小象……

  除了让小象们保持站立,动弹不得之外,驯象师们还会使用鞭打的方式来促使小象们服从命令。此外,驯化的招式还有很多,比如不让小象睡觉,剥夺睡眠,不给食物和水,从而“破除”小象们的意志,使它们屈服。

  为了让大象听从指挥抬起脚,驯象师们下令后,不惜用棍棒甚至带刺的刀或钉子刺向大象腿部,只为了能随意驱使它们。每一个错误,换来的都是一顿鞭打的惩罚。

  在木笼中待够3到6天释放出来时,这些大象身上往往是血淋淋的伤口,以及绳索留下的捆绑的伤痕。你以为这就是全部了?不。

  很快,它们就会被再次绑起来,训练将持续数周时间。

  “人们相信,要想控制大象这种庞然大物,他们必须做些让大象感到害怕和痛苦的事情。”公开反对这一训练方式的泰国积极分子Sangduen Chailert这样说道。她在清迈开设了一个专门为这些动物提供免费兽医服务的项目。

  “他们说,必须要让大象尝到痛苦,然后大象才会懂得如何听话”,Chailert说,但残忍的对待只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