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餐厅酸奶瓶中现玻璃渣 女子舌头被划伤

2017年12月24日08:27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餐厅提出给500元代金券了事?

  封面新闻记者 董兴生

  朋友聚餐,原本是一件快事,但因为一小片玻璃渣,瞬间被打乱。12月18日晚,内江女子柯雨(化名)和朋友在成都一家自助餐厅就餐时,被酸奶瓶中出现的一片玻璃渣划破了舌头,4天后,舌头仍然麻木,口齿不清。比舌头被划伤更让她头疼的是,柯雨和朋友们就此事与餐厅交涉时,陷入了更无休止的麻烦。

  酸奶瓶里出现玻璃渣 女子舌头被割伤

  12月22日,尽管已经过去4天,柯雨的舌头仍然肿胀麻木,说话吐字不清。回答记者提问时,只能用文字交流。4天前的那个晚上,柯雨喝酸奶时,被酸奶中的一片玻璃渣划破了舌头。

  12月18日晚上7点钟,从内江到成都短暂停留的柯雨和一帮朋友相约,在位于青羊区二环路西二段仁和春天广场6楼的春天美食荟吃海鲜自助,“都是好朋友,总共12个人”。如果没有酸奶瓶里的那片玻璃渣,那原本是一次欢快的朋友聚会。

  晚上8点过,众人已经吃得差不多,开始享用餐厅里的瓶装酸奶。“她喝了一口酸奶,感觉嘴里有东西,舌头刺痛,才发现酸奶里有一片玻璃渣。”12月22日下午,柯雨的朋友刘先生告诉记者,这种瓶装酸奶,没有封口,酸奶瓶也可以重复使用。

  舌头被划破后,在餐厅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柯雨当晚在成都一家医院看了急诊,注射了破伤风疫苗,产生的500余元费用由餐厅支付。19日中午,刘先生及另外两个一起吃饭的人,代表柯雨到餐厅“讨个说法”,但双方并未达成一致意见,最终不欢而散。

  12月22日上午,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该餐厅,见到了餐厅负责人曹晖及事发时负责处理此事的主管彭璐。就双方争议的焦点,进行探究。

  餐厅提出给500元代金券了事?

  “12月19日中午,当时我们到了餐厅,向他们讨个说法,酸奶瓶里的玻璃渣到底怎么来的?”刘先生说,“大家都觉得很吃惊,酸奶里怎么会有玻璃渣,还好是大人,万一是小孩子吞下去怎么办?”

  但这个说法并未讨到。“因为医生说伤得不严重,没什么问题,餐厅就说给我们500元餐券,欢迎我们下次来消费,我们当时就懵了。”得到这样的答复,让刘先生等人很气愤,“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他们想拿500元餐券就把事情了断了”。

  对此,餐厅负责人曹晖和彭璐都予以否认。“我们反复强调,不是用500元代金券赔偿,作为这个事情的了断。”彭璐告诉记者,“是我们拿出一个态度,等伤者恢复好后,再次来用餐,对我们的工作进行监督。”彭璐认为,刘先生等人对代金券的理解有误。

  对于酸奶里的玻璃渣从何而来,目前仍不得而知。“我们当时检查了她使用的酸奶杯,没有任何破损。”彭璐说,对于玻璃渣从何而来,她仍有疑虑。曹晖则表示,“作为餐饮企业,难免会有一些异物”,加之由于当时没有报警,“没办法弄清楚玻璃渣怎么来的”。

  不过,曹晖认为,眼下最主要的不是这个。“抛开这个问题不讲,既然出了问题,在我们店里用餐,把舌头划破了,我们都认。”曹晖说,餐厅方面“肯定配合治疗,带她去复查”。但事发后,双方的沟通上,出了不小的障碍。

  伤者一方提出5万元精神损失费?

  “任何赔偿,肯定要先把人治好后,大家再来谈如何赔偿,但对方在第二天就提出5万元精神赔偿,那就没法谈了。”曹晖告诉记者,在12月19日中午,双方的协商中,刘先生等人提出了5万元的经济赔偿,店方认为“没有根据”。

  “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刘先生坚称。“是他们先提出给500块代金券,让我们感觉是一种侮辱,很生气。”刘先生承认,由于不满餐厅方面的态度,他和另外两个朋友说话很激动。

  22日下午,当天与刘先生同去餐厅交涉的李女士,也是柯雨的闺蜜,对记者说:“他们问我们有什么条件,我就说,既然你们问了,我们就说要5万块钱,而且公开道歉。”李女士强调,5万元赔偿,完全是自己说的气话。

  柯雨也告诉记者,当初之所以第二天就去餐厅交涉,是因为她和刘、李等人不是成都本地人,不会在成都呆太长时间。“我们耗不了这个时间。”柯雨说,参加这次会议的有100多人,当晚一起吃饭的人,既是朋友也是同事。

  不过,在曹晖看来,这并非气话,而是刘先生等人在伤者没有治好的情况下,匆匆提出的经济赔偿,而且5万元的赔偿金额毫无根据。

  “那天我们回去跟柯雨说了情况后,她也很气愤。”刘先生说。19日下午5点钟,柯雨以短信形式告知春天美食荟餐厅,提出3条诉求,包括餐厅方面向柯雨公开道歉;赔偿1元人民币,并保留若后期治疗过程中,因本次事故出现严重情况,向该公司追究责任的权利。但直到12月22日,始终没有得到餐厅方面的正面回应。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