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香港电影最好的时代

2017年12月15日07:54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武侠 香港电影最好的时代

  2017名人堂专题报道

  “2017年度名人堂”,年度电影谁主沉浮?临近年底,放眼电影圈,仍佳片不断,给观众提供各种类型的视觉盛宴。
  徐克和袁和平带着新片《奇门遁甲》来了,引发了满满的回忆。1982年版的《奇门遁甲》曾在戛纳电影节上引起轰动;上世纪90年代,是香港电影最辉煌的年代,也是香港武侠电影最耀眼的时代。在那个时代,有无数的明星投入到了武侠电影的演出之中,许冠文、梁家辉、梁朝伟、张学友……将大家从香港浮华的花花世界带入了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中去。那个时候,香港电影圈也出现了一大批对于武侠电影执着热爱的人,他们之中有作者、有编剧、有导演……这一群人构成了香港经典武侠电影的精气神。

金庸
武侠电影的精魂

  如果没读过金庸,一定不懂武侠。
  不管是令狐冲的大侠气质,还是郭靖的心眼实诚,抑或是那些妖冶红颜们,都是武侠世界中最为特殊的一种气质,而金庸,则是这种气质的创造者。
  金庸作为新派武侠开山者及集大成者,将武侠小说推至顶峰,经典作品是武侠小说的巅峰之作。而当他的作品被改编成了电影之后,几乎部部都是经典。
  作为香港上世纪90年代的经典武侠开山之作,《笑傲江湖》为香港电影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鬼才黄霑配乐《沧海一声笑》让人不在江湖之中也能感受到江湖儿女的洒脱与豪迈。而这份洒脱与豪迈,身在血雨腥风之中却宛如隐居在不世出的深谷,也许这就是金庸眼中的武侠世界。
  而王家卫的《东邪西毒》中,改编自金庸小说,却对人物进行了另一番的升级,有了一副不一样的面孔。很多人不明白金庸笔下那个心狠手辣武功超卓的西毒竟然会跑到大漠做起买卖,还喜欢说一些让人家不明白的话,整天不是和别人谈生意就是自言自语;而东邪更是失去了记忆,完全忘了今夕何夕。在那样的一个颠倒的世界里,武侠其实也就只是一个梦,一个能叫人醉生忘死的梦。也许有人说,这是最不像金庸小说的一部电影,但正如所有硬币都有AB面,也许这才是两人最好的结局。
  金庸的武侠,并不仅仅是刀光剑影,绝技秘籍,血雨腥风,儿女情长,还深藏着一份为国为民的情怀。慕容博劝萧峰一起攻打大宋,萧峰断然拒绝,“你可曾见过边关之上,宋辽相互残杀的惨状,可曾见过宋人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我对大辽尽忠,是在保土安民,而不是为了一己荣华富贵而杀人取地、建功立业。”
  金庸笔下的那一份忠心与侠义,就是支撑着武侠电影最重要的精魂。

徐克
占据武林的半壁江山

  徐克是一个怪才,他的武侠世界独树一帜。
  在他的江湖中,有痴缠幽怨、浅笑含愁的聂小倩,有“男儿当自强”的黄飞鸿,有媚尽浮生却情深不悔的青蛇白蛇,有风流倜傥、放浪形骸的令狐冲……徐克的江湖,总是留下一个浮生半世的影影绰绰。
  如果说上个世纪90年代是香港武侠电影的巅峰时期,那徐克绝对占据了武侠江湖的半壁江山。当年,他因拍摄《蝶变》初入武侠圈,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武侠电影的“专业户”。1987年,由他监制的《倩女幽魂》,将聂小倩与宁采臣这场凄婉哀怨的人鬼之恋讲述得淋漓尽致。这部电影不仅创造了当年香港电影的票房佳绩,也造就了张国荣和王祖贤的银幕经典形象。1991年,徐克携手著名演员李连杰打造《黄飞鸿》系列电影,在西片的冲击下,仍把这一具有中华传统文化特色的“东方英雄”钉在了观众心中。1992年,创作的《新龙门客栈》树立起武侠电影的一座丰碑,大漠黄沙、高手云集、斗智斗勇、儿女情长、千秋家国——这些武侠片的经典符号都被放大到极致,成为那些年之后,很少再见的武侠电影佳作。如此等等,数不胜数。徐克就是香港武侠电影中最耀眼的一颗星,他的江湖,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武侠爱好者。
  如今,在电影制作技术不断发展的当下,不乏画面精致、特效逼真炫目的武侠电影。为何在选择繁多的今天,让观众恋恋不忘的仍然是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武侠?也许经典之所以被称为经典,就在于它的无法超越和不可复制。当90年代的香港武侠电影被打上“情怀”二字,就意味它已永远存在于观众的美好想象之中。而徐克,无疑是那个时代的创造之一,他所展示给观众的,是一个武侠世界最好的年代。

黄霑
一曲诉尽江湖儿女情长

  香港武侠电影中,有一个人不能被忘记,虽然他几乎没有出现在这些电影之中。他就是与金庸、倪匡齐名的香港四大才子之一黄霑。一曲《沧海一声笑》足以奠定黄霑的江湖地位。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这首歌几乎成为了迄今为止最能体现金庸武侠原著精神的画龙点睛之作。同年,黄霑为电影《倩女幽魂Ⅱ:人间道》创作片尾曲《人间道》,由当时四大天王的张学友演唱,被奉为武侠歌曲中的难得一见佳作。这首歌曲的影响力,不仅只局限于电影之中,它甚至成为了粤语乐坛中的标杆歌曲。除此之外,《只记今朝笑》、《当年情》、《莫呼洛迦》、《焚心以火》,一首首诉说着江湖儿女情长的歌曲由黄霑写来,道不尽武侠世界的悲欢离合。
  黄霑与徐克的友情,也颇有武侠小说中“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意,所以提到徐克,必说黄霑。在创作《沧海一声笑》时,黄霑作曲,六次被徐克打回,差点被徐克逼疯。所幸,在徐克的“折磨”之下,才诞生了《沧海一声笑》这样的作品。2004年,黄霑病逝于香港,徐克一直在等待黄霑病好来为《七剑》作曲,然而终于没有等到。
  黄霑的离去对于徐克来说,除了再也写不出《沧海一声笑》一般的歌曲,怕是再也遇不到一个如他的知音了。
  12月13日,徐克携新片《奇门遁甲》主创团队来成都造势宣传,在现场他不断地提到黄霑,说在新片中又用当年一起合作的歌曲《焚心似火》:“黄霑的音乐,很适合这部电影。其实如果他在的话,这个戏呢会更好,我们也能给大家一些更惊喜的东西。我很谢谢他。”徐克和黄霑之间的情谊,便如同两人合作出的那些超然物外的武侠作品般传奇。回看上个世纪90年代香港武侠电影中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两人,也是用他们的友情,为那个年代画上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袁和平
天下第一武指

  2017年的《奇门遁甲》和1982年的港片《奇门遁甲》有多大关系?除了名字没换、导演都是袁和平,剧情和人物层面基本没有多大关系。
  他纵横影坛30余年,并让中国的电影动作设计在世界影坛大放异彩。他捧红了许多曾经合作过的演员,在电影圈内被尊称为“八爷”,也许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你一定看过他指导的电影,他就是“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
  在“八爷”众多作品中,有一部作品被粉丝认为“十分另类”、“十分新奇”,但也十分好看!更被资深粉丝誉为:袁家班的无限想象力!没错,说的就是1982年的《奇门遁甲》!
  戛纳电影节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电影节之一,被誉为“电影界的奥运会“!而该片曾在电影节上引起轰动(港媒称“戛纳”为“康城”)。1982年袁和平《奇门遁甲》就搬上了大屏幕,并在豆瓣上获得了7.6的高分,好于80%的动作片,74%的喜剧片。影片将武侠身手与民间杂技完美结合,并创造了“另类武侠”的热潮。更有影迷盛赞电影有“独特的思维&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才是原汁原味的港片”。1982年老版《奇门遁甲》讲的是孤儿树根在两位师傅的帮助下,打倒恶人蝙蝠大师的故事。徐克是新版的监制,也是编剧。1982年旧版《奇门遁甲》拍摄170多天,受技术限制不断用土办法反复尝试。这的确算精耕细作了,当时的香港电影是极其高速生产的。曾经的刘伟强导演,一年可以拍4部电影。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见习记者李雨心

/对话/


  老版《奇门遁甲》中的“奇门遁甲”首先指代两位师傅,一位老头叫奇门,一位老太婆叫遁甲(由袁和平弟弟袁仁祥反串的)。片中也展现了一些粗糙的易容、变身等奇门遁甲的武功。2017年版中,“奇门遁甲”是雾隐门弟子们掌握的绝技,隐形、易容、变身、奇门暗语、飞天遁地。影片中设置了一种叫“御神机”的法器,可以用来打开遁甲之门,从而打败外星妖物。影片中有个别设置是从82老版中拿过来的。比如画上的道具可以变成活的实物,人易容之后难辨真假的桥段,从细节区分人物真假等等。其实老版也是充满奇思妙想,现在看来虽然粗糙、恶趣味,但依然是很有趣的。

徐克:奇门遁甲是中国古代的科学
 问:

  电影灵感来自哪里?之前做过关于《奇门遁甲》的功课吗?
  

徐克:

  我对这个题材相当有兴趣,反映到几千年前蚩尤那个神话讲起,绝对不是我们现在翻书看到的奇门遁甲。对里面包含的每一点神秘都很感兴趣。过程里面也跟很多专家去谈,有很多派别,每个派别都有新的讲法。有一个派别我觉得可以接受,奇门遁甲是两个方面的事情,奇门是分析时空的关系,遁甲是时空关系中的可能性。桃花岛的阵为什么走不出去,一定是在物理之外有心理上的奇妙东西。奇门遁甲包含很丰富,包含很多可能性。我们发现很多有趣的点,只能每个故事讲一个点。等于我们现在发掘物理学一样,很多原理和他呈现出来的现象,我们还是在打开里面神秘的东西,这是中国古代的科学。我们引起大家的兴趣,对中国古代科学有不一样的角度。
  

问:

  与袁和平这么多年的合作,感觉如何?
  

徐克:

  魏君子提出,我和袁和平,从我入行就在观察他的戏,他是武林高手电影高手。之前合作是我找袁导帮忙,呈现黄飞鸿很厉害的身手,他很熟悉黄飞鸿的性格习惯。我做监制,你拍不完的我帮你补镜头,就是两个朋友想办法把电影拍好。
 

 袁和平:

  徐克拍戏有很多新的想法,比方说黄飞鸿,跟我拍那么多部,性格、动作都不一样。

袁和平:电影里藏有人生和说法
问:

  能谈一下真实的奇门遁甲吗?
  

袁和平:

  奇门遁甲里面的东西很广泛的,天文地理,我们拍这些,可能出来什么东西观众不一定了解。妖怪、外星人是表现法力,物理上变化的一种手段,表现出来也有趣味,画面好看,有喜剧感。用生活中知道的东西呈现出来,观众更知道是什么回事,看得开心一点,奇门遁甲是很深奥的学问。
  

问:

  和1982年版的区别在哪里?
  

袁和平:

  1982年跟今年的一定有区别的,那个时候剧本的手法都不一样。这是比较新的尝试,电脑特技,跟以前拍功夫片都不一样。
  

问:

  感觉片中的演员根本没有武术基础,包括伍佰、大鹏、倪妮。
  

袁和平:

  不会武打的演员就让他们多练几次,看他们天分,经过我拍,没有不会打的演员。差不多几个镜头出来,都跟会打的演员没什么区别,而且会有新奇的感觉。
  

问:

  新版的精髓体现在哪里?
  

徐克:

  我永远觉得经典是经典,不能重拍经典,不然就代替掉了。我很喜欢很多导演前辈的电影,但不能再来一次。过去《奇门遁甲》精彩的地方不用说了,我对待每一个大家熟悉的东西,熟悉与否不重要,只要曾经做过很好的,我都很尊重。经过这么长时间,都想不一样的方法,新旧并存,代替它的想法不太对。新的里面有他的哲学和做人原则,侠义、江湖做人的体会,争取生命的价值和目的在哪里。在讲这种道理的时候,我的原则永远不是讲大道理说教,电影最精彩的是你看的时候发现藏有一定的人生和说法。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