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个艺术空间穿越成都百年

2017年12月08日07:51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108个艺术空间穿越成都百年

  西村。 本报记者李婷摄

  一介小展。本报记者李婷摄

  天府云端音乐厅。本报记者李婷摄

  四川美术馆。

  建川博物馆。

  一介第四期小展。

  四川大学博物馆新馆。

  三和老爷车博物馆。本报记者李婷摄

  武侯祠博物馆。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由受访者提供

  成都千高原艺术空间个展。

  麓湖·A4美术馆iSTART儿童艺术节“没大没小的世界”主题展。

  黑螺艺术空间的浸没式话剧。

  美术馆、博物馆、音乐厅、创意园区……108个类型迥异的艺术空间,与这座城市一起生长

  美术馆、博物馆、音乐厅、创意园区……这些地点在普通老百姓眼中,有的“高冷”,有的“火爆”,还有的似曾相识却又谈不上熟悉。不过近日,一份走红网络的《成都艺术空间地图》,却把成都近100年内,108个艺术地点搜集起来,用地理坐标、时间轴等可视化形式简洁明了地加以呈现,变成一张可供市民“打卡”的地图。人们惊讶地发现,类型迥异的艺术空间,竟藏在成都的各个角落,与这座城市一起蓬勃生长。□本报记者李婷

  搜罗

  半年找出108个艺术空间

  《成都艺术空间地图》由108个地点构成,是“一筑一事”团队历时半年制作而成,包括87处现存艺术空间,17处消失或搬迁的艺术空间,和4处未来即将呈现的艺术空间,涉及博物馆、美术馆、音乐厅、创意园区等类型。

  成都到底有多少个艺术空间?什么叫作艺术空间?当这个想法在“一筑一事”团队蔓延时,团队主创王牧之把艺术空间定义为“让艺术发生的空间”,它可以是传统的画廊、博物馆、艺术家聚集区,也可以是大剧院、音乐厅、创意园区,甚至还包括举办艺术展的咖啡店、买手店等等。

  2014年10月,四川大学建筑系毕业的王牧之推出微信公众号“一筑一事”,以建筑师的视角,解读成都城市建筑背后的故事。2016年,团队出版《一筑一事·城市指南(成都)》,这本被业内称之为“小蓝书”的城市指南,因精美的画幅和准确的信息,曾在艺术圈一度脱销。

  今年,“一筑一事”转做“艺术空间”,既是顺着之前“小蓝书”的工作做进一步挖掘,也源自于团队成员吴忧身边的一个小故事。

  吴忧有位美国留学的朋友,她告诉吴忧,自己在纽约旧酒店可以看浸没式话剧《不眠之夜》,在洛杉矶可以逛私人博物馆……但回到成都,却对这里的艺术空间感到陌生。

  “为什么不做一张人人都可以去‘打卡’的艺术空间地图呢?”大家不谋而合。2017年5月,“一筑一事”成立“艺术空间地图”项目组,团队经过半年的实地走访,请教20多位艺术、传媒、文化等领域的专家,再反复求证校对,如今这张暖黄色的地图,才得以问世。

  地图上的108个艺术空间里,有35个美术空间,16个艺术文创区、15个博物馆、9个影视戏剧空间、8个音乐空间、2个买手店和1个艺术咖啡馆等。

  现状

  艺术空间越来越多元化

  成都现存的艺术空间更为多元,既有锦城艺术宫、四川博物院、峨影1958电影城等传统老牌公共艺术空间,也有白夜酒吧、小酒馆、买手店、文化沙龙等新锐个性艺术空间。

  纵观《成都艺术空间地图》,以天府广场为中心向西北延伸至宽窄巷子等少城片区的艺术空间分布最为密集,这一带既有锦城艺术宫、四川美术馆、成都博物馆、成都画院等“老牌”国家公共艺术空间,也有近年来活跃在大众生活中的白夜酒吧、明堂青年文化创意中心等民间艺术空间,从老年人到“90后”“00后”,都能在这个片区找到去处。

  成都东南和西南几乎集中了近60%的艺术空间,从玉林路的小酒馆、东湖公园内的红美术馆,到蓝顶艺术区、浓园国际艺术村、千高原艺术空间、麓湖·A4美术馆,它们代表着成都当代艺术空间的崛起。比如,麓湖·A4美术馆从2008年3月其前身A4当代艺术中心成立至今,举办了日本新媒体动漫艺术节动画影展、A4青年艺术家实验季等不下30场大型艺术展,“活化”成都本土艺术生态。

  成都东边以国家级音乐产业基地东郊记忆和新兴的梵木创艺区为音乐演出主阵地;北边的436文创机构、无里创意工厂、西南交大美术馆彰显着青年的活力;城西则汇集杜甫草堂博物馆、四川博物院、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博览园、金沙遗址博物馆等一大批博物馆资源,讲述着城市厚重的历史,同时,以西村为代表的文化艺术及创意产业集中发展的园区也为这里注入了新的艺术基因。

  此外,地图上还零星分布着一些“小而美”的个性空间,比如坐落在高新区机场路旁的成都三和老爷车博物馆,代表年轻人“潮文化”的T.H.E和HUG等时尚买手店,以“一介”为代表的艺术咖啡馆等。“一介”坚持Art for everyone(艺术属于每个人)的理念,为普通人免费举办艺术展,它也是这张地图上最小的点。店长张唐回忆,他在日本东京留学时,发现当地的老爷爷、老奶奶经常一个人去逛美术展、博物馆,艺术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在国内,艺术更像是对生活的一种庆祝,总有点仪式感距离感。“创办‘一介’,是想把艺术变成每个人的自然平和的生活状态。”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