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青少年事务社工队伍现状与发展路径调研报告

共青团成都市委员会 朋甦

2017年12月08日11:10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2017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指出,“促进青年更好成长、更快发展,是国家的基础性、战略性工程”。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广大青少年在学习工作生活条件总体改善的同时,在成长成才、身心健康、就业创业、社会融入、婚恋交友等方面也面临着新的困难和问题。大力加强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广泛在青少年工作中引入专业社会工作,有效满足青少年的个性化社会服务需求,是深化共青团改革、促进青少年事业发展的必然要求。

为进一步推动成都市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健康发展,团市委于近期通过集中座谈、个别访谈、文献研究、数据统计、典型抽样、实地考察等方式,对全市青少年事务社工队伍建设现状及存在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形成调研报告如下:

一、工作现状

(一)协同化推动,队伍规模不断壮大

2014年,团中央、中央综治办、民政部等六部门共同制定了《关于加强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四川省随即出台了工作贯彻落实意见。团市委主动加强与组织、综治、民政、财政、人社等部门的协同互动,将青少年事务社工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纳入全市人才工作和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总体规划,积极探索培养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的有效路径。据调研统计,目前,全市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规模已从2014年的404人增加到至2223人。

(二)项目化运行,服务领域不断拓展

以服务对象年龄为界定工作领域是青少年事务社工区别于其他社工基本特征。围绕服务对象实际需求设计实施服务项目,是青少年社会事务工作的重要手段。据调研统计,2017年全市各级团组织投入青少年事务项目资金181.36万元,其中财政资金占比79.07%,社会资金占比19.59%,自筹资金1.34%。服务项目覆盖服务青少年成长发展、维护青少年合法权益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三大主要领域。服务对象已从最初的城市流动青少年、农村留守儿童、闲散青少年等特殊青少年群体,逐步拓展到针对“蓉漂”青年、新生代农民工、自由职业青年等更广泛青少年群体。

(三)实体化支撑,工作平台广泛覆盖

按照“队伍+组织+平台”模式,初步形成市、区(市)县、乡镇(街道)三级青少年事务社工服务平台体系,目前已建成1个市级枢纽中心、8个区域工作中心、22个区(市)县级工作站。同时,全市各级团组织以“青年之家”综合服务平台为依托,强化青少年事务服务项目在基层落地的实体支撑。目前,全市已建成“青年之家”296个,覆盖全市所有的街道和近50%的乡镇。

二、存在的问题

(一)专职社工配备不足。近年来,团市委通过与相关主管部门的协同配合,大力培育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全市青少年事务社工队伍绝对数量持续增长。但相对于全市青少年人口规模和发达地区城市,社工配备率还处于较低水平。深圳市668个社区均配备2名青少年事务社工,人均年薪资9.3万元,由财政全额保障。北京市已建成500多家社区“青年汇”,根据每个青年汇联系服务青少年人数多少及社区青年汇面积大小分别配备1-3名专职青少年社工,目前共计配备专职青少年社工780多名,每名青少年事务社工平均年薪6.6万元。目前,成都市乡镇(街道)和村(社区)尚未未配备专职青少年事务社工,仅有26个乡镇(街道)以购买服务的形式开展青少年事务服务工作,区(市)县团委和乡镇(街道)团委所购买青少年项目中的青少年事务社工仅有22人,人均实得薪资仅3.3万元/年。

(二)社工专业能力有待提高。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成都市青少年事务社工中,持有助力社会工作师及以上证书的仅106人。绝大多数青少年事务社工在在从事相关岗位工作之前没有接受过相关业务培训。同时,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者在具体服务过程中承担着繁重、复杂的一线服务工作,而薪资待遇较低,职业发展空间有限,职称评定和职位晋升还缺乏针对性强的配套政策,致使许多社会工作、应用心理学等专业毕业的本专科人才容易选择并不对口的就业领域,一定程度上带来了专业人才的流失。

(三)工作统筹有待加强。青少年事务社会服务对象涵盖了从义务教育阶段到社会就业阶段的众多青少年群体。针对不同服务对象需求提供多元化、个性化服务项目,是青少年事务社工持续发展必然要求。目前,成都市青少年事务社工服务项目普遍采用分散运作形式,各地购买公共服务项目中没有对青少年事务社会服务项目进行明确。各级团组织也是从自身有限的工作经费中,有选择性的购买服务项目。从调研了解情况看,由于缺乏工作统筹,目前成都市青少年社会服务项目存在内容同质化、项目难持续的问题,一定程度上造成公共服务投入效用发挥不理想。

(四)评估考核体系亟待完善。尽管成都市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领域已经制定出台了项目考核机制和活动开展评价机制,对提供有偿公共服务的社会组织起到了一定的监管作用,但在服务效果评估方面仍存在一些不足,主要表现在:考核主体分散,主要是购买服务的相关业务主管单位自行组织,广大接受服务的青少年群体及其家庭以及第三方机构的参与度不高;考核指标体系还不够科学和完善,缺乏专业设计与相关认可;针对社工组织服务活动的评估考核形式需要进一步丰富,以反映社会组织提供服务质量和水平的客观真实性。

三、加强成都市青少年事务社工队伍建设的建议

(一)配备专职社工,培育骨干队伍。参考发达地区成功经验,按照“团干部+社工+青年志愿者”工作模式,着力加强基层专职青少年事务社工配备。建议先通过购买劳务服务方式为全市375个街道(乡镇)各配备一名专职青少年事务社工。专职青少年事务社工薪资待遇参考同地区同类社会工作从业人员标准,由市、区(市)县两级财政共同承担。其中,市财政通过均衡性转移支付方式,按照中心城区1万元/年人,远郊县市1.5万元/年人给予区(市)县补助。后期,根据各地青少年分布实际,在产业园区、商业楼宇等青年聚集度较高的区域周边增配专职青少年事务社工。

(二)明确岗位职责,加强工作统筹。

强化共青团枢纽作用,指导青少年事务社工把密切联系走访青少年、青少年服务资源整合、志愿者队伍建设、社会宣传教育等必要内容列入工作职责。加强青少年品德培养、成长发展、就业创业、互动社交、社会参与、合法权益维护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等基本工作内容的要求,形成内容充分、工作量适度、关系界定清晰、流程规范、职责权限明确的青少年事务社工岗位职责。改变过去以外加需求为主的工作方式,重点关注青少年的内在需求,根据青少年的实际需要和利益,规划服务项目,夯实服务内容,打造服务品牌。

(三)加强考核评估,完善工作管理。为充分发挥专职青少年事务社工效用,加强岗位考核和服务效果评估工作,建立日常考核和年度考核相结合的工作机制。日常考核注重青少年事务社工能否按时出勤和正常履职,设置考核达标分数线。年度考核注重工作能力、工作状态、工作业绩和社会效益等方面的评价,通过合理分配权重,设置考核流程和各考核主体责任,促进考核工作科学合理,年度考核结果与支付社工组织服务费用挂钩。

(四)完善培养机制,提升专业水平。

一是依托开设社会工作专业的在蓉高校培养青少年社会工作人才,并形成良好的人才使用机制、奖惩机制、职业资格认证和长效的职业发展机制,保证一定比率的社工持证上岗。二是探索形成经常性的青少年事务社工专业培训机制,联合专业社工机构、依托“青年之家”设立青少年社会事务社工实训基地。三是积极推动社工待遇和福利提高,健全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薪酬保障、工作激励机制,营造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人才成长发展良好环境。四是拟定成都青少年事务社工发展指标体系,做好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跟踪调查和综合评价,定期编撰成都市青少年事务社工发展报告,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