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早期教育状况如何?有哪些新理念?

2017年11月15日08:53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全球早期教育有哪些新理念?

近年来,全国各地发生多起幼儿园老师虐童事件,无一不引发民众强烈的愤慨,涉案教师也都受到了严肃惩处。但是,类似事件却屡禁不止,背后的原因值得反思。

那么,全球的幼儿保育和教育状况如何?又有哪些新的理念值得关注呢?

理念1:投资幼儿就是构筑国家财富

早期教育又被称为“幼儿保育和教育”。

教科文组织的定义是:为在儿童从出生到上小学这一期间,以正规、非正式和非正规的保育方式,保障他们的生存,促进他们的成长、发展和学习(包括促进其健康、营养和卫生,以及认知、社会、生理和情感综合发展)的各种各样的安排,包括家庭养育计划、社区儿童保育、学校提供的正规学前教育等。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首届全球幼儿保育和教育大会的主题确立为“构筑国家财富”以突显学前教育与保育的重要性,并旗帜鲜明地提出:“国家最大的财富是拥有的人力资源,孩子是国家最宝贵的资源,投资于儿童就是投资于未来”。大会的意见书指出,在21世纪,各国财富不再以物质财富为定义标准,它取决于各国培养其人力资本的能力,使所有儿童在他们的生命之初享有平等、强大的幼儿保育和教育带来的益处,符合所有人的最大利益。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下简称OECD)主张,投资于早期教育和保育,对于家长和政府而言今后都会带来红利。在OECD的推动下,幼保教育被看作公共物品的观点,正日益为OECD各成员国普遍接受,许多经合组织成员国都将早期教育与保育看作一项公共投资。目前,大多数OECD成员国都致力于为幼儿在开始小学教育前至少两年提供免费早期教育与保育。荷兰为4至5岁儿童提供免费的早期教育,英国的英格兰和苏格兰则为3岁至4岁儿童提供免费早期教育。法国、以色列、墨西哥、葡萄牙和瑞典为所有3岁至6岁儿童提供免费的早期教育与保育。在一些国家,早期教育与保育机会开始得更早,而且是一项法定权利:丹麦、芬兰、瑞典从1岁开始,比利时从2岁半开始,意大利从3岁开始。

欧盟各成员国的政策已经与降低辍学率或者促进终身学习等目标联系在一起。“欧洲2020”战略中提出,到2020年,4岁以上、义务教育入学年龄以前的儿童早期教育与保育的参与率提高到95%。爱尔兰在2010年启动了学前一年教育计划,为3岁2个月到4岁7个月之间的儿童提供免费的早期教育与保育服务;罗马尼亚与爱尔兰一样,通过要求6岁孩子(义务教育入学年龄是7岁)参与学前一年教育计划,从而提高4岁以上儿童的参与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出:虽然不少国家已经将幼儿教育定为教育系统的第一阶段,在语言层面认可了它在学制中的地位,但一些国家仍将早期保育和教育视为家庭或私营提供者的责任。因此,各国必须通过幼儿保育和教育促进儿童社会性、情感、语言、基本认知技能以及身体和动作的发展,改善其入学准备情况,培养其一生学习最为重要的品质,为其一生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理念2:投资的社会回报率最高

学前教育与保育投资回报率最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投资幼儿保育和教育是改善公共开支和政策计划中最有效的一项,投资回报率高于其他任何阶段的教育。西欧、美国、玻利维亚、埃及等国的多项早期教育成本效益研究表明,对幼儿保育和教育的投资可以通过降低辍学率、复读率、对社会救济的依赖率、犯罪率等费用节约公共资金;而拥有优质保教经验的儿童更容易接受高等教育,顺利就业,获得较高的收入,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OECD通过研究得出结论:学前教育与日后更佳的学习成绩相关。接受过学前教育的15岁学生通常比没有接受过的学生成绩更好,在2003-2012年间,上过幼儿园的15岁学生和没有上过幼儿园的15岁学生之间的成绩差距不断扩大。2012年这两个群体的数学分数差异达到51分,相当于一年多正规学校教育。

世界银行则强调:早期儿童发展能够提高孩子的学习、与别人合作、有耐心以及发展其他技能使之成为正规学习及以后的社会交往基础的能力。未能开发这些基础技能将导致后来对个人和社会的显著成本。

欧盟认为从儿童社会适应性的角度来说,学前教育的回报是最高的。越早投资于教育,不仅效率越高而且越有利于促进公平,相比较而言,在日后修正错误不仅有失公平,而且效率低下。

理念3:早教保育整合大势所趋

200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教育论坛通过的《达喀尔行动纲领》指出,不能将保育和教育割裂开来,保育和教育是一个整体的两部分:为了促进全面的成长、发展和学习能力,两者缺一不可。

欧盟提出,0-3岁和3-6岁的阶段划分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拉脱维亚、斯洛文尼亚、芬兰、瑞典、冰岛和挪威的早期教育与保育服务没有明确划分年龄阶段。在这些国家,面向所有学前儿童采取统一的服务提供模式,每个机构面向所有儿童仅配备一个管理团队,而且负责教育和保育的工作人员,不论其照看的是哪个年龄阶段的儿童,均具备相同的任职资格、领取相同的薪资。采取统一服务模式的国家,认可所有儿童均享有接受早期教育与保育服务的权利。这种情况在芬兰、瑞典、斯洛文尼亚和挪威尤为明显。这些国家完善了课程指导纲要,面向年幼儿童的早期教育与保育统一服务模式已经拓展到课程方面。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23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30项计划的分析表明,兼顾保育和教育的计划最能提高认知能力。分立的体系往往导致资金供给、取得机会、监管和工作队伍等各不相同,保育和教育之间缺乏协调。

OECD所关注的一体化的早期教育与保育服务,内涵是:所有幼儿(0-小学学龄儿童)都就读相同的早教中心,所有从业人员都必须达到相同的教育与培训要求。确保所有阶段儿童发展的连贯性,确保服务于不同年龄段儿童的从业人员更加专业化。越来越多OECD成员国和地区开始构建从学前儿童到八岁、十岁甚至十八岁的连续的一体化儿童发展框架。

理念4:四个领域综合发展

OECD研究发现:早期教育与保育的“持续时间”能为儿童今后生活带来更好结果。延长项目持续时间的积极影响包括:可以让儿童拥有更大词汇量,句子分析能力提高,数学成绩提高和记忆增强等;更长时间的项目还有更多看得见的长期影响,因为他们通常降低了项目的“消退效应”;OECD的PISA研究也发现,将早期教育与保育延长一年,会带来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阅读成绩提高10分。

欧盟强调,儿童非认知能力和认知能力对于奠定终身学习的基础同等重要。提出早期教育与保育计划旨在促进儿童社会技能和社会情感综合发展。高质量的早期教育与保育服务,加之良好的小学教育和家庭学习环境的支持,能够把儿童的社会行为成果维持到10岁。

早期儿童发展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对此,世界银行在《投资于幼儿》报告中明确指出:早期幼儿发展是一个多维过程,儿童发展包含四个相互关联的领域——身体发育、认知发展、语言发展和社会情感发展。在一个领域中取得的进展通常充当其他领域进展的催化剂;相反,在一个领域的发展延迟也能触发其他领域的发展延迟。因此,儿童早期教育计划最好的课程应该是注重综合培养的课程,不仅培养儿童的认知能力和语言能力,还培养他们的社会情感能力,包括动机和自我调节能力。

理念5:最大保障是“家庭学习环境”

家长参与尤其是确保儿童在家进行高质量的学习,以及家长和早期教育与保育人员加强沟通,都与儿童后来的学业成功、高中完成率、社会情感发展及社会适应力存在很强的相关。

OECD主张:在一个良好的“家庭学习环境”中,家长-儿童互动的质量与频度对于儿童认知(如数学)与读写发展有很强的正效应;而家长在吸引儿童参与有利于他们发展的日常活动方面做了什么通常被称为“家庭课程”,它可能对儿童的好奇心、探索和认知发展,尤其是处境不利家庭儿童有积极的影响。OECD建议:早期教育与保育中心要和家长密切结合,关注提高早期家庭学习环境的质量。强调发展或者鼓励实施家庭课程,以及家访和提高从业者与家长对于家庭学习环境重要性的认识,为家长和儿童提供可以一起做的相关活动及材料,指导家长如何让儿童参与在家的早期学习。

欧盟也主张:家长是关系儿童身心发展的最主要的利益相关者。早期教育与保育从业者应该主动联系家长,让家长能够积极参与各项活动。正因如此,欧洲议会反复强调早期教育与保育政策中家长的核心作用。绝大多数欧盟成员国通过立法强调家长在提供优质早期教育与保育方面的核心作用。

理念6:应设定“师幼比”最低标准

“师幼比”是指一名教师与其所负责照顾的幼儿人数之比。大多数发达国家有特定年龄段班级规模和成人对儿童的比例标准。

OECD提出:“师幼比”是高质量学习环境最准确的预测器。OECD建议,设定最低标准时必须考虑设定适宜师幼比的低限。同时,师幼比不能与其他结构性变量相分离,主要包括班级规模、教师资质、培训、薪酬、工作条件等变量。

世界银行认为,理想的班级规模取决于几个因素,包括:孩子的年龄;早期儿童发展服务是否提供混合年龄组;在特定年龄组儿童文化背景和行为的期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幼教师资政策(包括培训和聘任制度、工资待遇、工作条件、激励制度等)往往决定着幼教师资队伍的整体素质。发达国家在基本满足幼儿的早期教育需求后,将更多注意力集中在提高质量上。在建立质量标准、加强质量监控的同时,为了提升幼儿园教师的专业水平、稳定教师队伍,发达国家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与措施,如完善教师准入制度、逐年提高教师的福利待遇、不断创新教师教育模式等。相比较之下,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着幼教师资严重不足和专业水平低下的问题,训练有素的幼儿保育和教育工作人员十分缺乏。因此需要制定教师资格标准,建立培训和聘任制度,提高教师工资待遇,使之与小学教师看齐,创造较好的工作条件等,以吸引和留住训练有素的保教人员。

(作者单位:北京教科院国际教育信息中心)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