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漆痴”

2017年11月15日07:39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乡野“漆痴”

  ↑王明富用匠心和时间“磨”成了一件件漆艺精品。

  将生漆制成“熟漆”是最重要的工序之一,70多个小时里,王明富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他得严格观测漆室内空气的温度与湿度,看漆“熟”到哪种程度。

  王明富(中)带着工匠精心研磨漆面。

  “上色”“推光”是制漆器的最后工序,王明富用朱砂上色,以手掌蘸花生油拌细瓦灰用于打磨漆面。

  背靠青山,身居乡野,一栋普通农房内,47岁的王明富正伏案忙碌,他制作的现代材料结合古老漆艺的作品——无忧鼓,即将完成最后一道工序。整整6个月,在薄如蝉翼的不锈钢胎体上14道大漆,经过上底漆、打磨、上色漆29道工序方才完成,王师傅满心欢喜都写在脸上……

  王明富是德阳市罗江区华龙村人,14岁迷上制漆艺术,16岁开始师从著名漆艺大师何豪亮教授,在四川美院学艺8年。身为中国漆器制器泰斗的师父对他说:“五十岁之前不准发财。”王明富想都没有想就一口答应下来,那时他年纪尚轻,一身豪气,只想把老师的技艺学到家。但越学越心惊,王明富慢慢体味到恩师的教诲:学习漆艺守的是一种心气,固的是一个操守,没有精神上的“清静”之气,这门手艺还真的学不到家。经过多年磨砺,王明富学到了别具一格的制漆法,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漆器制作高手之一。他推掉多家公司的高薪聘请,将工作室搬到家乡罗江区的山野之中,潜心研习漆艺。

  王明富曾为上海世博会制作一件仿古印泥盒,这件小小的印泥盒整整用了4年时间才制作完成。按文物原件的标准,印泥盒上漆要求达到300到320层,并且每层漆厚度要一致。一道漆上完,一般要等36小时常温阴干后才可上第二遍漆。光是上漆就需要漫长时间,从调漆到涂抹,手感、时间、用料、温度都有多种讲究,如果耐不下性子,一个小小的闪失,前面所有工序都会报废。小巧的印泥盒在几百道“上漆”后,还要完成“剔犀”“揩青”“推光”等复杂工艺。王明富说:“现在特别理解‘光阴’这个词,漆器真的是用时光‘阴干’而成的啊!” 本报记者尹钢摄影报道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