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岁护士退休后坚守换药室20年拇指关节变形

2017年11月13日09:25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77岁护士退休后坚守换药室20年

  77岁的李琦仍坚持为病人换药

  晨报记者 张益维

  77岁的李琦弓着背,头发花白,看到相熟的病人来了,眼睛会笑得弯弯的,皱纹堆在眼角。因为长期捏着镊子,她的拇指关节已经变形,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工作,镊子在她的指尖飞舞着,恰如42年前。

  退休后的日子,这位“南丁格尔奖”获得者依然还在绽放,工作在为患者换药的第一线。

  “我的工作经历就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梦,人生就要圆梦。”医用口罩的阻隔让李琦的声音变得有些闷。在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已经自称“油腻”的今天,头发花白的李琦谈起自己的“仁爱之梦”时,眼睛里依然闪着光。

  传 奇

  今年是李琦在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换药室工作的第42年。

  她依然像42年前的那个年轻姑娘一样,早上7点左右到换药室,穿好白大褂,戴上帽子、口罩和手套,坐在低矮无靠背的圆凳上,低着头,聚精会神地盯着病人的伤口,一盯就是大半天。

  因为长期捏着镊子,她的拇指关节已经变形,但这并丝毫影响她工作,镊子、引流条、棉签和纱布在她的指尖灵活地飞舞着,恰如42年前。

  慢性伤口大多面目狰狞,久不愈合的创面上交杂着新生的肉芽、坏死的组织、坏血以及分泌物,有些还散发着异味。李琦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42年里,她坐在这个位置上,为数以万计的病人换药,练就了一双火眼:在狰狞的伤口中,她总能清晰准确地判断肉芽组织的好坏、正常与否。

  42年的时光,令这间换药室里处处留下了她的痕迹。换药室以她的名字命名,护士们处理伤口的手势,和她如出一辙。治疗台上摆着她研发的外用药“立奇膏”,那是病人口口相传的法宝。她的弟子,已经在这间换药室内延续到第四代。

  换药室门外,各种慢性伤口的病人在耐心等候着,他们轻轻交流着伤口愈合的情况,时不时分享着几句“李琦换药室”的传奇。

  “外面医院换不好的伤口,李琦老师拿着探针,一针下去就发现了伤口下面隐藏的窦道,如果没有她,任伤口发展,我的腿可能就要截肢了。”一名年轻的女孩感慨。

  在她旁边,一位爷叔点头称是,他也曾为了自己的慢性伤口咨询了多家医院,最后,在其他医生的推荐下,找到了这里。

  数十年来,这样的感慨从未断绝。

  2003年,63岁的李琦凭借卓越的伤口护理技术,获得了护士最高荣誉“南丁格尔奖”。

  如今,李琦年近八十、荣誉等身,却还在换药室里低头忙碌,常令患者们感到庆幸而又不可思议。

  创 新

  中午12点,换药室内的工作已持续了4个小时,换药室内的年轻护士们开始轮换休息,小声讨论着最近热播的新剧《急诊室医生》。连续工作了4个小时的李琦,也直起了腰,摘下了自己的口罩。上了年纪后,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她每次只能做半天,每周做两次。

  按照原有的计划,李琦第二天本应去参加一场工会为退休劳模组织的活动,这是李琦鲜有会参加的活动之一。然而,半天高强度的工作后,她不高兴去了。

  “就是大家一起唱唱歌,跳跳舞,我不会的。”她为自己辩解。

  熟悉她的人打趣:“别人参加活动表演唱歌跳舞,你大概要表演换药。”

  “我要工作,没时间的。”李琦说,因为嫌弃手机打扰她工作,她至今没配备手机,别人想联系她,只能揣摩她可能在家的时间,打她家里的座机。

  在李琦看来,退休使得她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为“伤口这个领域做一点贡献”。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事门诊换药工作,李琦经历了早期换药技术有限,许多慢性伤口只能靠手术或截肢的时代。工作期间,她靠长期在换药领域的思考和探索,自创了利用中药油膏为伤口保湿,使深层伤口愈合的方法。

  “这些事情只能退休后做,退休前我每天工作,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经验。”李琦说,比如伤口外敷药,一直存在着进口药物价格高昂,消费者难以承受,而其他外敷药效用不明显的情况。

  “进口敷料换一次就100多元,病人都是退休的老人,每天换药,他们根本承担不了。”退休后,李琦即开始探索,如何用安全有效的中药油膏,解决这一困境。

  药物的创新占据了李琦退休后的大部分精力,直至退休后的第5年,立奇膏才初具雏形,退休后的第12年,立奇膏被授予发明专利。退休第15年,“立奇膏”获得了第24届上海市科技优秀发明奖铜奖。

  同样占据李琦退休后大块时间的,还有对换药手法的探索。

  “我们这里的换药手法,和外面不太一样。”赵志芳是李琦的第二代弟子,如今“李琦换药室”的护士长。她说,李琦特殊的换药手法,能够使一般的伤口窦道愈合,避免再做手术。这些技巧源自李琦工作时期的经验,也源自于她退休后和学生们的共同研究,至今仍在不断精进。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