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前高考白卷考生告诫学生:别犯这种错误

2017年11月10日09:29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别再犯这种错误

  徐孟南,1989年12月生,安徽蒙城县人,打工族。

  专访背景

  2008年高考时,安徽考生徐孟南故意在每张试卷的答题卡写下“我是×××,我对高考制度有看法和建议(号称“教育宣言”)……”明确希望自己得零分。在经历了短暂的社会关注和9年的打工生涯后,徐孟南报名参加2018年高考。昨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徐孟南。

  谈再考

  再次报名参加高考

  是对过去行为的纠正

  华商报:听说你刚刚报名参加2018年高考。

  徐孟南:是的,今年10月下旬,我在户籍所在地安徽亳州蒙城县招生办报名参加2018年高考,我是以社会考生报的名,报考了全国普通高考和高职院校分类招生两个类别。

  华商报:为什么会在参加高考9年后做出这个决定?

  徐孟南:老实说,9年的打工生活让我多少有些厌倦,我想体验一下大学生活,充实一下自己。

  华商报:有人说,再次报名参加高考,是你对当年“叛逆”行为的反思与修正。

  徐孟南:2008年前后,我确实对教育体制、高考制度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并最终导致了后来的“白卷事件”。说我当时叛逆吧,也有一点,现在想想,当时做得确实不对。我现在想上大学,再次报名参加高考,算是对过去行为的纠正吧。

  华商报:9年来,你都做了哪些工作,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徐孟南:高中毕业后,我承受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没多久就跟随父母外出打工。9年来,我先后在上海、浙江等地打工,做过广告灯箱、手机礼盒、卫浴产品等。这些工作的共同特点是,工作比较枯燥,上班时间长,假期少,很辛苦。有时活多时,要连续工作好几周,没有一天假,也不能请假,非常疲惫。

  华商报:有没有想过换一份相对轻松的工作?

  徐孟南:经常想,但轻松一点、好一点的工作要有学历和技术,我是高中毕业,只能干一些既累又苦的活。

  华商报:当年和你一起参加高考的同班同学,现在都做什么?

  徐孟南:当年考上大学的同学,有的在银行工作,有的在教育部门工作,还有其他系统的,听说过得都不错。

  华商报:你们平时联系多吗?你羡慕他们吗?

  徐孟南:没怎么联系,我在校读书时,性格就比较内向,高中毕业后联系就更少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谈不上羡慕不羡慕,我只是觉得他们的工作有规律,假期有保障,这点比我好得多。

  华商报:在你看来,上大学和不上大学的差距有多大?

  徐孟南:我没有体验过“白领”的工作,不知道“蓝领”“白领”工作的差距,但我现在对自己的打工生活已经厌倦,所以,我想通过高考改变一下,去体验另一种工作和生活。

  谈信心

  学习有基础

  这几年一直在准备

  华商报:你现在是一个人还是已经成家立业?

  徐孟南:我已成家,女儿今年5岁,儿子也已经3岁了。我的妻子和我是一个县的,也是农民,孩子出生后,她在家专职带孩子。

  华商报:家人支持你的再考决定吗?

  徐孟南:报考的事,我只告诉过姐姐,父母、妻子和孩子都不知道。

  华商报:你担心他们不支持?

  徐孟南:不是的,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华商报:9年后重拾课本,能适应吗,信心从哪里来?

  徐孟南:其实高二之前,我学习一直不错,成绩在班上属中上游,只是高二以后才将心思放在了批评教育体制和考试制度之上。所以,我是有学习基础的,重新学习对我不是难事,加之这几年,我一直在做相关准备,工作之余就在看书,学英语。至于时间,我想,只要你愿意,总能挤出来的。

  华商报:你的高考目标是什么,打算报什么专业?

  徐孟南:考上本科对我有难度,我想尽力上一个大专,报考新闻学专业。

  华商报:你想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

  徐孟南:2008年高考时,我报的是理科,2018年高考我报的是文科。这几年,我在网上看了很多新闻人物和新闻事件,我想挑战一下自己,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即使成不了新闻工作者,成为一名有专业知识的自媒体人也不错。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