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今年U23 明年转业忙?(超级比赛周)

2017年11月08日15:51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2017赛季中超联赛虽然已在上周落下帷幕,但关于联赛的话题却不会就此终止,比如今天要聊的U23政策。为什么赛季结束后才来关注U23?主要是因为明年的U23政策又将出现新变化,加上很多今年U23的适龄球员明年就是不再属于U23的范畴,这对其个体以及其所效力的球队多少都会产生些影响。

中国足协在2017赛季前提出U23政策的初衷当然考虑到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前景,为中国足球提供新鲜血液,并且变向遏制高价引援。不过,U23政策提出的时间对于各支球俱乐部来说有些措手不及。很多俱乐部训练了一个冬天的技战术被打乱,本来在某个位置安排好的人选因为U23政策不得不进行更换。由于各支球队青训水平参差不齐,这才出现了很多U23球员上场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换下的尴尬局面,说这是某些俱乐部钻规则空子不假,但这也是无奈的选择。

U23政策初衷不用怀疑,但其是否符合足球发展规律值得考究。如果一名球员到了U23的年龄段还需要通过政策保护才能获得上场机会,那这名球员在“超龄”之后会何去何从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其次,如此短暂的上场时间,身子还没完全热起来就被主帅换下,对球员的信心是个打击——这些球员心里很清楚自己在球队的地位,其实就是应付足协规定的挡箭牌而已,但他们又没有改变现状的能力,这是最可悲的事情。

23岁,恐怕只有在中国才会被称为“小将”。

本赛季U23政策实施情况大家都看到了,一些青训体系较为完备的俱乐部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让年轻人打出了身价;有的球队则“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搞了一个赛季,不得不赶鸭子上架似的例行公事。为了杜绝后面一种情况的发生,足协又准备在下赛季四是加强版的U23新政:U23球员至少每队每场比赛有1名在场上,一线队注册至少6名U23球员,其中至少2名U21球员。

这样一来,像刚结束的赛季那样U23“闪换”的情况就不会再发生,因为即使有球队想换下那名可能是唯一在场的U23,换上的也必须是U23。加上U23甚至U21注册球员数量的变更,对中超各支俱乐部的青训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关于下赛季加强版的U23政策,有两类人值得关注——第一类是很多本赛季U23的适龄球员,但到了下赛季就不是U23的球员;第二类则是下赛季继续在U23政策范围内的球员,他们还能占据首发位置吗?

先来说第一类,以广州恒大的徐新为例。徐新起初只能是在主力球员伤停的情况下登场,但后来在保利尼奥离队、黄博文赛季报销的情况下彻底升任主力。明年,在恒大后腰位置上,能够挤掉徐新的U23球员着实并不多。邓宇彪或许是一个选择,但本赛季他都没有代表恒大出过场,直接挤掉徐新难度很大。

非U23球员对徐新的冲击会怎样?即便郑智还能在大多数时间占据首发,但黄博文年龄也不小。相比于信任老将的斯科拉里,卡纳瓦罗更喜欢使用年轻人打天下,从这个角度看,本赛季得到充分锻炼的徐新在下赛季获得恒大队首发位置的机会很大。

和徐新同样情况的还有贵州的闵俊麟和权健郑达伦,前者被称中国坎特,后者是U23射手王,即便他们下赛季不在是U23适龄球员,相信也可以在各自球队占据一席之地,他们并不是依靠政策才拿到的首发机会。

而对于其他一些被“闪换”、下赛季又超出U23年龄范围的球员来说,应该好好考虑接下来的职业生涯要怎么办,这绝非是骇人听闻。即便他们愿意告别顶级联赛屈身去到中甲,依然会面临U23政策带来的问题,年龄上享受不到政策优惠,能力又竞争不过经验丰富的老将,难道真得去中乙才能有容身之地吗?这帮球员,在中国足球发展历史过程中,也许真的会成为牺牲品。

下面说说第二类,也就是下赛季依然可以“享受”U23政策的球员。首先看看佼佼者,来自富力的20岁小将黄政宇。1米78的身高,富力三中卫中的清道夫,少年老成的冷静踢法,斯托伊科维奇的爱将,没有U23政策,他亦是球队主力。

而身体条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刘奕鸣,则在国家队和俱乐部双战线上都怒刷存在感:高大不失敏捷的权健小将,在U23亚洲杯预选赛上,发挥了定海神针之作用;而初来乍到的中超第一年,他即帮助东家夺联赛季军进军亚冠,他与权敬源组成的双高中卫防线,相得益彰,来年亚冠,值得期待。

此外,韦世豪、高准翼、何超乃至发生醉驾事件的张修维等人都已经是国字号座上宾,他们有能力也有责任担当未来中国队冲击世界杯的核心人物。

23岁,对一名现代足球运动员来说应该是相对成熟的年龄,看看足球发达国家23岁的球员都在干什么——他们很多已经过欧冠、世界杯等大赛的洗礼。而且在欧美,球员“打出身价”的年龄已呈现出越来越低的趋势。

以上我们提到的都是国内发挥不错的U23球员,但要知道更多的U23球员还处在职业生涯的迷茫之中,不单是首发位置,他们甚至要为自己将来的饭碗发愁。在他们身上,有中国足球最黑暗时期的烙印。我们当然不希望这些球员因为如此原因走向低级别联赛甚至选择退役,但或许,这是中国足球发展必须的经历,只是有人不幸成了垫脚石。希望在“不知何时抵达”的未来,我们不会再在专门讨论政策的利弊,不会再担忧所谓“超龄”球员的未来,这太残忍了。年轻球员,本该是联赛的脊梁。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