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十几本点名册 他珍藏着每个学生的名字

2017年11月03日09:22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36年十几本点名册 他珍藏着每个学生的名字

  他教过的每个学生的名字,都能在点名册上找到。

  何老师给学生上最后一课。

  昨天晚上6点多,夏衍中学化学老师何杭迎来了从教36年生涯中的最后一次晚自习辅导。第二天的选考科目有化学,正在备考的高二(8)班的学生们学得很认真,不停地来问何老师问题,就像以往很多个夜晚那样。

  一直到下课前,同学们都没意识到,他们就要和亲爱的何老师再见。

  “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再给你们上课了。”何杭说。有些不习惯,但这一天还是来了。

  身后的黑板上,不知是谁写了“何老师,您辛苦了”几个字。教室的后面,来了很多老师,都是来听何老师最后一课的,也算是一个特别的告别仪式。

  空气中,有种淡淡的忧伤。

  何老师,您辛苦了!

  本报记者 梁建伟 通讯员 仇英婷

  从教36年一直未挪窝

  教过的所有学生的名字都收藏着

  何老师1981年毕业到夏衍中学教书,一直干到退休。他是一个念旧的人,36年来,有不少机会另谋高就,但他却舍不得走,并且一直坚持在一线工作。

  到临近退休,他仍是学校的骨干,工作日程也排得满满的,仍然带着3个班的化学课。

  昨天是他最后一天上班,何杭一大早就来到学校,在办公室里为学生改作业,办公桌上好几堆作业,他每本都认真地批改,一如36年中的某一天。

  何老师说,他正式退休的时间是11月14日。“这两天是学考,等学生考完,我教的班就不再继续学化学,所以我就不用再上讲台了。”

  何老师没有特别了不起的荣誉,最风光的一次,也只是拿到全市教科研先进个人称号。但是,他真的就像一支蜡烛,兢兢业业几十年如一日,将自己的全部都献给了学校,献给了学生。

  从工作至今,何老师保存着所有教过的学生的点名册,一共有十几本,上面记录着每一个学生的听课情况、作业等级和考试成绩等。他没有具体统计有多少名学生,心中粗略算了一下,“大概有2000名吧,我一般两三年带一届学生,每届学生大概是100人。”

  在何老师眼中,这些点名册是送给自己教育生涯最珍贵的一份礼物。点名册上很多学生的名字,他都还想得起来。

  “有次开家长会,有个家长突然站起来,激动地对我说,何老师,您还记得我吗?我是你教过的学生呀!”何老师回去后把点名册找出来,找到那个家长的那一页,马上就回忆起来,“那个家长当年化学成绩很不错,我把他的成绩单拿给他女儿看,女儿听了,说一定要向爸爸学习。”

  他经常给学生讲励志故事

  “做个普通人也要挺直胸”

  去年,何老师的一个学生考上华中科技大学,他很高兴,因为现实就是这样,即使他平时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并不比重高的老师少,但每年学校能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并不多。

  何老师从来不会抱怨自己的学生基础差,他经常这样对学生说:“每个人的聪明程度是有差别的,据一项研究表明,非常聪明的人只占千分之三,大部分人跟我一样都是普通人。普通人要想取得成功,一靠勤奋,二靠方法。”

  何老师自己不气馁,还想方设法鼓励学生振作。

  “我通常会给他们讲一些励志故事,都是原来教过的一些优秀学生的真实故事。比如有个女生,进来时成绩中等偏下,通过努力考上了大专,后来进入一家国营企业,靠着良好的品行和过硬的执行力,当上了这家企业的领导。”

  一些反面例子也经常被何杭拿来警醒学生,“我原来有个学生,是从别的学校转过来的,习惯很差,迷上了上网,整个上午都在睡觉。这个学生其实很聪明,当他用功时,数学、化学就能考第一。只不过,他用功的时间太少了。”

  何杭是一个非常懂学生心理的老师,他对学生说:“合适的才是最好的,你们进不了重高,并不代表你们以后没出息。我以前班里有个学生,那时候有初中部的,他考上了杭州排名非常靠前的一所重高,但学习跟不上,有了心病,成绩一落千丈。后来,他转回母校,当时化学成绩是倒数的,我就常跟他聊天,恢复他的信心,并进行个别辅导,三年后,这个学生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

  记者跟一些学生聊了聊,有个女生说,很多学生都很崇拜何老师,能听进去他的话。何老师的同事则说,何杭是一个知识非常渊博的人,很多老师只关注本学科的东西,但何老师还会涉猎人文、地理、历史、时事等方面的知识,“他喜欢全国各地跑,把旅途中的故事、经历在课堂上说给学生听,给学生增长见识。所以,学生非常喜欢何老师的课。”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