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玉器 见证璀璨古蜀文明

2017年10月21日08:17  来源:成都日报
 
原标题:金沙玉器 见证璀璨古蜀文明

  在神州大地上,玉的分布犹如满天星斗,而夏商时期正是玉文化频繁互动的高峰,让人们得以管窥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历史源流。昨日,记者在金沙遗址博物馆正在举行的《玉汇金沙——夏商时期玉文化》特展上看到,这里人潮涌动,神秘的夏商玉器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此次特展汇集了全国各地区出土的夏商玉器精品250余件(组),是国内夏商时期出土玉器最大规模的首次集中展示。鲜为人知的是,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是国内出土夏商时期玉器数量最多、种类最丰富的遗址,其中玉琮出土数量超过了全国其他地区出土数量的总和。昨日,记者邀请专家为读者解密金沙玉器,带领大家感受金沙玉器的魅力。据悉,此次特展将持续至12月24日。

  巨大玉料 采用“以绳攻玉”方式切割

  昨日,记者在金沙遗址博物馆颇显幽暗神秘的展厅里看到,3000多年前古蜀先民制作的各种精美玉器,令观众大开眼界。金沙遗址现已出土玉器2000余件,是金沙遗址出土文物中数量最多,也是最富特色的一类器物。与此同时,金沙遗址是截至目前中国出土玉器最多的遗址之一。这些玉器都来自哪里?它们是如何制作的?为深入研究金沙玉器制作工艺,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与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共同组建了金沙遗址玉器微痕工艺研究课题组,利用高清微距拍摄玉器之制作和使用痕迹,采用微痕工艺观察比较等方法,特别是将古蜀玉器与中国其他区域文化乃至东亚地区相关器物进行比较研究,进而揭示出金沙玉器的造型特点、工艺技术,以及来源特色。

  专家发现,在没有现代切割机的古蜀时期,巨大的玉料往往借助“以绳攻玉”的方式进行分割。这种绳子通常由动物皮毛或植物纤维做成,在浸湿后再黏附砂料成为砂绳。工人反复在玉料上拉动砂绳,坚硬的砂料摩擦玉料,达到玉器分割的效果。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则开始运用砂绳技术进行镂空雕琢。金沙出土的玉环、玉链同样可以看到砂绳拉动产生的纹路,这种技术可能就是良渚文化的间接承传。

  玉璋装饰 彰显古蜀人极高制作工艺

  记者在展厅内看到,金沙遗址出土的编号为955的玉璋为墨色玉质,质地纯净、细腻。整个玉璋呈长条形,器体扁薄,刃部呈斜内弧形,器身中部微束腰,柄部有一双面钻圆孔。该器物制作精美,表面打磨极为光滑,复杂的装饰显示出古蜀时期极高的玉器制作工艺。据介绍,2002年,越南考古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在越南Xom Ren遗址进行联合考古,发掘出大量陶器及玉器。而在1970年代,同样是这个遗址,曾出土46厘米长的玉璋。当文博专家把中国的郑州望京楼、成都金沙,以及越南Xom Ren等遗址出土的玉璋进行比较时,专家发现从郑州望京楼到越南跨越数千公里的距离内,玉璋虽然在龙颈、龙身等细节上有细微变化,但技术与样式却呈现出划一标准。

  在专家看来,这种相似程度是中原同一体系的玉工在数代间的传承产物。专家认为,关于玉璋的起源地,目前学术界仍有争议。不过,相对主流的观点认为,玉璋首先是出现在距今4500年前后的山东大汶口和龙山文化遗址中,距今4000年左右,从黄河流域逆向扩散进入陕西、甘肃。距今3700年至3600年左右,河南二里头遗址中的玉璋出现巨大化特征,玉璋成为成熟的王宫礼仪道具,折射国家政治制度的存在。到了距今3500年至3000年左右,玉璋文化又向南进入长江水系,其中一支进入四川盆地。

  精巧玉器 成为文化交流的有力证据

  “夏商时期,玉璋就是宫廷礼仪文化的物质使者,同时,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更是王权的象征。”专家向记者推测道,古蜀王族很可能接受了玉璋在礼制或宗教上的象征意义,于是从遥远的北方引进原料和技术,最后在金沙发扬光大,让玉璋成了“王者”的象征。

  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王毅表示:“我们从未像今天这样感受到金沙遗址与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的密切关系,金沙遗址既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原文化向西南地区传播的一个‘大本营’。”玉之滥觞并未止步于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而是从这个文化交流的“中转站”继续延伸:来自中原地区的玉牙璋,被古蜀的王室贵族不断模仿、复制并创变,再经四川盆地南走向东南亚地区;有领玉璧、凹刃玉凿等有着鲜明特色的玉器,也曾在越南、泰国等广袤的区域出土,成为不同地区文化交流的有力证据。本报记者 王嘉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