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狄马加:成都 诗歌与光明涌现的城池

2017年09月14日10:16  来源:成都日报
 
原标题:吉狄马加:成都 诗歌与光明涌现的城池

  “我是这片土地上用彝文写下的历史 是一个剪不断脐带的女人的婴儿……”昨晚的开幕式上,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副主席,此次诗歌周组委会主任吉狄马加的诗作《自画像》也被搬上舞台:一轮红日下,歌声在大凉山渐渐响起,三位身着彝族服装的小伙,在一位姑娘的伴舞下,用豪迈的语言为观众再现了吉狄马加的作品,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诗歌视听盛宴。

  “成都,既是现实世界中的成都,同时也是幻想世界中的成都。尤其是当我们把一座城市与诗歌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这座城市便在瞬间成为一种精神和感性的集合体,也可以说,正是我们从诗歌的维度去关照成都时,这座古老的城市便像梦一样浮动起来。”谈及成都,吉狄马加富有诗意地深情赞叹道,在他的心中,法国的巴黎和中国的成都是世界上与诗歌的关系最为紧密的两座城市,两座城市本身就是诗歌的一部分。他说,最让人捉摸不透的是,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成都一直是一个在诗的繁荣史上从未有过长时间衰竭的城市。

  “自古文人皆入蜀。”吉狄马加表示,唐朝可以说是中国诗歌的黄金时代,那个时期的伟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岑参、刘禹锡、高适、元稹、贾岛、李商隐、温庭筠、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等都到过蜀地,许多人还长期在成都滞留居住。从某种意义来讲,蜀地成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许多诗人在诗歌和精神上的栖居地以及停止流亡避难的另一个故乡。吉狄马加感慨道:“李白对成都的赞叹和热爱,并不仅仅来源于其对这片山水之地的乡情,还源于其作为一个诗人,对这座汇聚着深厚人文历史的城市的理解和洞悉。”

  吉狄马加认为,与中国别的地域相比,蜀地更多的时候还是丰衣足食,少有自然灾害发生,政治局势和平民百姓的生活都趋于稳定,特别是以成都为中心千里沃野的平原地带,可以说是中国农耕文明最精细发达,同时也是存续时间最长的地方。正因为此,古代的许多中国诗人都把游历寻访蜀地作为自己的一个夙愿和向往。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就是千百年来蜀地似乎孕育了一种诗性的气场,它凭特殊的地理环境和能把时间放慢的市井与乡村生活,毫无疑问是无数诗人颠沛流离之后灵魂和肉体所能获得庇护的最佳选择。

  “我说成都和巴黎是分属东方和西方的两个在气质上最为接近的城市,还因为这两座城市在延续传统的同时,还对异质文化有着强大的包容和吸收能力,它们都有一种让诗人和艺术家能完全融入其中的特殊氛围以及状态。”吉狄马加说,就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中国现代诗歌运动来讲,蜀地诗群就是唯一能与北京现代诗群难分伯仲的诗人群体。当然,这一影响深远的现代诗歌运动,其中心就在成都。“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在中国诗坛最活跃、最具有影响力的诗人中,起码有数十位就是从蜀地走出来的。”他说,成都毫无争议地被公认为中国现代诗歌运动最重要的两个城市之一,成都又一次穿越了历史,成为中国诗歌史上始终保持诗歌地标的重镇,“这座诗歌与光明涌现的城池——就是成都! ”

  本报记者 王嘉 李雪艳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