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嵇锡贵时隔30年再开个展

2017年09月14日10:11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陶瓷艺术的精良和优美,看她

  作品《梨花小鸟》。

  嵇锡贵和画有自家小猫的彩瓶。

  很多人知道嵇锡贵,是因为这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曾是G20杭州峰会国宴用瓷的画面总设计师。而收藏界或老一辈的人都很清楚,几十年前当代瓷器的巅峰之作——代号“7501”的主席用瓷,她也是主创者之一。

  如今,作为中国陶瓷界泰斗级人物,嵇锡贵在时隔30年后,再办个展。

  前天,77岁的她,在近百件作品中挑挑拣拣了一下午,最后发现,被挑上的作品数刚好是77件。“怎么这么巧。”嵇锡贵拍了一下手,笑得灿烂。

  上一次个展,她47岁。回忆当年,嵇锡贵非常感慨,“国画家李震坚、版画家赵延年、油画家全山石,都来了呢。展览题字是我老师邓白先生写的,美术理论家王伯敏教授还对我说,这个展览是浙江省第一个陶瓷艺术展,意义重大。”

  一晃30年过去了,虽然嵇锡贵的名字并没有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但她的作品只是零星散见于一些集合性的展览中。不过,嵇锡贵的学生透露,老师其实从未停下创作,还特别高产,一个月就能完成三四件作品。

  正是因为这样的坚持,将于9月15日在浙博武林馆区开展的“瓷韵风华——嵇锡贵陶瓷艺术精品展”,囊括了嵇锡贵近30年来,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作品。除艺术瓷之外,还有三套“生活用瓷”,包括那套著名的“7501”主席用瓷的复原品,以及去年G20峰会上作为国宴用瓷的“国色天香”和“繁华盛世”。

  做到今天仍然高产

  不断融入当代的技法和元素

  很多人都奇怪,这么多年了,嵇锡贵为什么不做个展?

  “做展很麻烦啊,要麻烦很多人,操心很多事。”77岁的老太太,眉一皱头一摇,喜怒都清楚地写在脸上,毫不掩饰。“我不合适,我就喜欢创作。”

  以前的同学,曾劝过嵇锡贵,年纪这么大就别做了,应该要休息休息。她却说,“创作就是我的休息,在创作的时候,我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2013年,嵇锡贵的陶瓷工作室从三墩迁至西溪湿地,70多岁的她基本坚持每天都来工作室创作,还亲自带着五位徒弟。

  除了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之外,嵇锡贵身上还多了一个国家级非遗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的头衔。

  说到传承,很多人认为就是找几个徒弟,把老底子的手艺教给他们。

  “传承绝不是因循守旧。”嵇锡贵说,“就拿越窑青瓷来说,东汉时就烧制出来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器型、纹样、技法不断出现,后人才能据此判断它属于哪朝哪代哪派。”

  “要是现在做的东西还和千年以前一模一样,那会不会被看作是,我们这个时代没有自己的思想,只会复制前人呢?”所以,在嵇锡贵看来,“到了21世纪,当然要融入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技法和元素。”

  那么,在嵇锡贵亲自挑选的77件作品里,哪一件最能代表创新呢?

  嵇锡贵想了想,说:“《梨花小鸟》吧,就是画册封面上的那一件。”

  “这个画法是我独创的,”嵇锡贵指着瓶子上的梨花说,“一般画花都是先勾线,再着色。这样画的好处是工整,但有时会显得刻板。但《梨花小鸟》上的这些花,我是先用玻璃白点上去,之后再勾线。花瓣会显得更饱满生动,还带有中国画的意趣。我还在花瓣后面打了一层浅浅的蓝底,更能显出层次来。”

  这种画法是受到了当年“7501”主席用瓷中“水点桃花”技法的启发。嵇锡贵告诉钱报记者,“‘水点桃花’是景德镇珠山八友里最年轻的刘雨岑发明的,他画花时先用玻璃白作花,再在上面点以洋红。我从中得到了启发,就有了《梨花小鸟》的这种画法。”

  嵇锡贵说:“当年邓白先生教过我们,做陶瓷,不应该局限在某一流派,应该尽可能地去学习去掌握中国陶瓷不同朝代不同流派的技法,融会贯通。我在实践体会中也感受到,这种融会贯通正是我们创作的基础,创作出具有时代特征的真正好作品。”

  瓶身背面还藏着一只小猫

  她的作品需要360度去观赏

  作为当代中国顶尖的陶瓷艺术大师,嵇锡贵的作品在市面上却流通极少。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老太太不愿做个展的另一个原因是,不喜欢卖自己的作品,因为哪怕是零星送几件作品去参展,一回头就有好多人来问卖不卖。

  “我的很多作品,都只有一件,没有重复的。”嵇锡贵说,“老师邓白先生跟我说过,每个人在每个阶段做出来的作品是不同的,有代表性的作品要自己收着,这是你的艺术轨迹。”

  嵇锡贵近30年来的代表作,如今正安安静静地等待着布展人员给它们挑一个最能展示美好的地方。而她的几位学生都觉得,老师的大部分作品应该摆在独立展柜,可以让观众360°地观看,这样能更全方位欣赏这件作品的完整性。

  比如那一件画有猫的彩瓶。

  瓶子的一面,乍一看是两只猫慵懒地趴在花下草丛间,但仔细看,其中一只猫正在扑一只小虫,十分可爱。

  “这是我养的猫,一只活了15年,一只活了12年。它可聪明了,以前没有什么猫砂盆,但它会自己去厕所上蹲坑呢。”嵇锡贵捧着瓶子,边说边把瓶子翻转过来,这时才发现,瓶子背后还有一只小猫,毛茸茸的,伶俐可爱,“喏,这只猫,是前面那只的儿子哟。”

  “我只画过这一次猫,后来再也没画过。”嵇锡贵笑笑,“也再没有养过其它的猫。”

  “陶瓷是立体的,不是国画、油画,只看一面就行了。”嵇锡贵说,“我对作品是有要求的,作为一件完整的陶瓷艺术作品,它一定要360°无死角,每一个角度看过去,都是美的。”

  或许正是对作品“完整性”的要求,也让嵇锡贵对中国陶瓷心怀遗憾:“现在世界上,顶级的陶瓷品牌,有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但就是没有中国的。”

  为什么中国没有顶级陶瓷品牌呢?嵇锡贵觉得,在艺术水准上,中国陶瓷还是很顶尖的,但在工艺方面就真的差了很大一截。

  “釉面的光洁程度,耐压强度,伸缩性,以及从很热的火里到很冷的冰水里,瓷器会不会开裂等等,这些都是有一套国际标准的。可现在,国内陶瓷的目光还是集中在艺术水平上,科技含量反而是现在工艺美术行业十分缺乏的。”讲到这里,嵇锡贵顿了顿,“我希望能有人参与到这方面的研发中来。”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