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4所小学新生花名册 这些让家长后悔的名字,你家中招了吗

2017年09月14日10:10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学校走廊里喊声“子涵” 好几个人回头

  日前,有网友晒出户口本称,一位陕西的父亲竟将自己的女儿取名为“王者荣耀”,网友纷纷表示,这真是“实力坑娃”啊。

  以85后为主力的新一代的家长们,给孩子取名都挺有个性,画风新奇不说,还隐隐沾了些言情偶像剧的“仙气”。有个家长在朋友圈抱怨说,孩子上小学第一天,他就后悔了。为什么呢?他家孩子叫“子涵”,老师在走廊里喊一声,竟然有三个孩子回头。

  今年的一年级新生入学,“2010后”隆重登场。这些孩子的取名,真的如网上段子所说的那样吗?钱报记者要来了杭州14所小学4000多人的新生名册。我们找到了一大堆“yuhan(雨涵)”、“zihan(子涵)”。名字带“han(涵、菡)”音的比比皆是,带“雨”的也有不少。还有个家长,给孩子取名“柯可曦里”……

  “新四大重名”实力亮相

  这些字在取名时被用得最多

  据说,新学期开始后,哈尔滨很多家长到派出所咨询给孩子更名的事,原因就是重名的太多了。

  杭州江南实验学校月明校区今年有630位新生,在这份名单里,我们统计了一下,一共有10个yuhan(禹涵、予涵、语涵、禹含、雨涵、3个宇涵、煜菡、雨菡),6个zihan(梓涵、资涵、子涵、子菡、姿含、郅涵),4个yihan(艺涵、逸涵、易涵、奕涵)。

  在杭州一年级新生中,不仅“涵”字广受欢迎,“雨”字也不遑多让。我们随手截了一部分杭州文一街小学文一校区的新生名单,21个名字中就有7个带“雨”字。

  有媒体报道说,三四十岁年龄段的男性名字叫“伟、鹏、峰、磊”,女性名字叫“娜、慧、莹”的特别多。可近几年给新生儿取名的,很少看到这些字眼。2000年后出生的人口,男女起名明显回避了“伟、鹏、峰、磊、娜、慧、莹”等字。据统计,“2010”后的名字中,最易重名的四个:

  男孩:浩然、子轩、雨泽、宇轩;女孩:梓涵、子涵、雨涵、欣怡。

  这些偶像剧味道浓厚的名字,简直跟解放初期最常见的“解放”、“建国”有得一拼,深具时代特色。

  据统计,“2010后”名字中最常见的字,有下面这些:女孩爱用“涵、梓、怡、子、萱、欣、可、佳、梦、棋”,男孩多为“轩、浩、子、宇、然、博、文、涵、皓、昊”。有很大一部分名字,都是这些字的各种排列组合。

  两个字的名字越来越稀罕

  四字名渐渐多了起来

  钱报记者统计了杭州14所小学4034位新生的名字,两个字的名字仅343人,占8.5%;四字名有43人,约占1%。

  而根据杭州市教育局官网发布的2017年重高中考录取名单,我们统计了11所学校2092名高一新生(“00后”)的名字,两字名有359人,占17%;四字名仅有5人,占0.24%。

  也就是说,“10后”比起“00后”,两个字的名字少了一半,四个字的名字却差不多翻了两番。

  这是什么原因?有网友给出了答案——

  网友@芝芝老大lol:上次去派出所咨询了下,除了生僻字以外,建议我们不要取两个字,建议取四个字,可以有效避免重名。

  我们发现,“00后”的四字名有两种情况,要么本身是双字复姓,比如“鲜于文宽”等;要么是将父母的姓氏放在一起,双姓双名,比如“王孙骎立”、“李陈嘉骏”等。

  “10后”的四字名则多了一种情况,单姓三名,我们在杭州一年级新生中找到了“高兴易远”、“柯可曦里”这样的名字,看上去还蛮有趣,至少比“王者荣耀”要强些。

  新一代人中为数不多的两字名,多取谐音,简单易记,琅琅上口。比如姓“陈”和“程”的小朋友,我们发现了好几个叫“陈诺”或“程诺”的,还有叫“陈果”(程果)或“陈就”(程就)的。

  姓“俞”和“余”的小朋友,应该都很“愉悦”——俞悦、俞越、俞月、俞阅、余玥等。也有“蹭”名人名气,叫雨果和余果的。

  其他的,诸如沈心、沈力、闫肃、庄岩、高兴、袁满、陶艺、竺子、周一、包涵等等,都属于这种。

  有个小朋友的名字叫“谈得成”,他的爸爸应该是做生意的吧?取名字这么直接。

  我们还发现一个现象,就是现在名字中的生僻字越来越少了。只是由于大家用字的“口味”趋同,尤其是前面提到的几个字,因此在绝大多数名字都是三个字的情况下,同名的情况越来越多。

  18岁以下,能改一次名

  据人民日报微信号报道,按照规定,18岁以下人口只能更改一次名,18岁以上成年人除特殊情况外原则上不允许改名。

  新生儿办理证件手续的第一步是到医院开出生证,出生证姓名是永久不可更改的。出生证与户口姓名不一致,今后孩子办理出国时将遇到很大的麻烦,因为很多国家不看户口,只要原始的出生手续。建议家长在给孩子起名落户时尽量回避重名率较高的字,但也不要过分追求冷僻字。

  如何避免重名呢?最好办法是查询公安局的重名系统。杭州网友@皮特凡就说:我给儿子取名就是两字的,不生僻也不带歧义,查了公安局的重名系统,全杭州只有两个人叫这名字,所以重不重名和几个字没什么关系,关键看家长用不用心。

  吴秋莲Lindsay:50年后的场景是,“子萱大妈,去跳广场舞啦”、“子璇大妈好巧啊,你也来啦”、“紫璇大妈,你也在呢”、“子旋大哥,您老也来凑热闹啦”、“紫萱大妈,你咋才来啊”……

  四叶草:看到有叫余周唱晚和支付宝的,还有叫寿不了的。

  幻术pose:嗯,一个班都是偶像剧的即视感。

  阿君: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我是子字辈啊!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