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风云会》《见字如面》文化类节目热播

2017年09月08日09:17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文化类节目热播

  金秋九月,收获的季节。今年以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以“公益、文化、原创”为发展方向的政策调控下,文化类、科教类节目比重日益加大。而三档文化综艺的上档、热播,让荧屏综艺的文化味也变得浓郁了起来。

  《阅读·阅美》

  江苏卫视每周六晚播出

  《阅读·阅美》8月底在江苏卫视上线播出,节目以“美文推荐+美文朗读+人物访谈”三位一体模式,每期60分钟。形式上和董卿主持的《朗读者》有些类似,但也有不同的特色,和绝大多数文化节目从传统经典挖掘素材不同,《阅读·阅美》是从浩如烟海的网络热文中大浪淘沙,精挑细选出目标文章之后,深度追访文章原作者和故事主人公,在舞台上实现文字、人物、故事的充分释放。

  而为了从网络文海中选择出值得展示的好文,《阅读·阅美》在筛选过程中启用了将近40人的工作团队加上聘请的20人专家学者顾问团队交叉打分。该节目的制片人介绍:“我们让年轻人打分、中年人打分、老年人打分,不同层次、不同途径,做到了极强的细分化,讨论过程兼顾文章的美誉度、文学性、故事性、情感性,当然还有可操作性,这是一个多维度的筛选过程。”同时节目组也将一部分选择权交给观众,从大数据的角度为节目做筛选和推荐。

  《汉字风云会》

  浙江卫视每周四晚播出

  《汉字风云会》的节目形式其实非常简单,小学五年级“熊孩子”参加听写竞赛,听写的内容基本都是常用字词。与同为导演关正文出品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相比,《汉字风云会》的参赛者从初中二年级降到了小学五年级,题目难度全面降低。这样的安排,是节目组对“成人普遍写不过5年级的孩子”的调查结果。节目组增加趣味添乱的环节,邀请“开心麻花”的两位演员胡铂和李岱,专门负责插科打诨添乱,设计初衷是诱导观众充分暴露书写误区,关正文表示:“设置一正一反的干扰项,这个任务不能让权威专家担当,普通人又难以生成趣味,只有演员最合适。”

  电视节目研究者鲍楠接受采访时表示:“节目重在学习而非比赛,并未刻意渲染赛场的紧张焦灼感,有意淡化了以往类似节目‘请听题’‘你准备好了吗’等格式化的台词,灯光音效等也做出了相应调整,把观众对孰胜孰败的关注,引导到了一个个知识点上。”

  《见字如面》

  9月12日起黑龙江卫视每周二晚播出

  “总有一封书信,能引领我们重看家国历史,阅历岁月人生;总有一封书信,能打动我们共证山河冷暖,感受世道人心。”自去年《见字如面》第一季强势热播后,就成为文化类节目新的标杆之作。第二季全面升级,9月12日,将携重量级嘉宾通过黑龙江卫视与观众见面。历时9个月精挑细选的70多封信件,16位顶级艺术家精彩演绎,6位嘉宾睿智解读、个性阐释,纯美依旧,不负相思。《见字如面》第二季将再次用书信唤起千万观众的情感共鸣。

  据《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介绍,节目第二季信件的选择范围更广、对当下的针对性更强、可以提供的多元化认知价值更丰富。“每一封信件都是一个窗口,让观众从信件本身打开对于历史、社会、人性的多元观察和丰厚体验,给观众提供丰富的认知,是《见字如面》的核心价值所在。” 本组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采写

  关正文:谁说文化节目就几个题材了?

  《见字如面》《中国成语大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汉字风云会》……关正文和他的团队,这几年在文化综艺领域深耕细作,成绩斐然。他在华商报记者接受采访时表示,人就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动物,文化节目的题材太多了。

  华商报:《汉字风云会》热播之后,也有观点认为,既然手机输入可以帮助大家“写出”准确的汉字,又何必非要手写呢?

  关正文:我们经常随口拿题目考别人,几乎一考一个准。比如:“贸然行事”还是“冒然行事”?“各行其是”还是“各行其事”?大家可以试试,用搜狗输入法吧。我刚才打字的时候,各行其是就给了两个选择。所以,电脑的功能是满足各种需求,包括也为写错字服务。

  华商报:《见字如面》第二季大牌嘉宾更多了,是怎么样来挑选的?

  关正文:这个跟其他明星参与类的节目确实不太一样,是一个特别双向的事情。《见字如面》基本上穿便装,没有场景支持,没有服装道具支持,没有对手戏演员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凭你一个人,要把写信人、收信人之间的那种复杂纠葛等等全都演绎出来。如果一个演员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他不会来参与的。进入名单的人很多,我们也在不断调整档期。

  华商报:第二季是在大剧场录制,跟第一季的小剧场不一样。节目的效果有什么不一样?

  关正文:镜头的呈现没有那么大的差别。因为这个节目还是一个很安静的节目,我们的绝大部分镜头,还是保持在人的这种特写和半身全身。当然在大场面的时候,比如说大高俯拍,还有反拍观众席,是有大场景的。剧场的大小其实影响最大的是演员的表演状态,当我们在一个和观众距离近,人也不会那么多的状态下,演员会有更自然的状态,比如说声音不用那么大。大剧场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要是不大点声,后面可能听不着。我们就会不断提醒艺术家不用大声的,大家听到的声音都是扩出去的。

  华商报:你如何看待现在文化类节目一拥而上的状态?能谈谈文化类综艺今后的发展趋势和方向吗?

  关正文:最近好几位朋友问我,文化节目就这么几个题材、几种样式,还能创新吗?我说:”谁说文化节目就几个题材了?人就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动物,题材太多了。”现在看着题材少,是因为跟风的多、重复的多、山寨的多。文化节目最大的挑战是启动新题材。凑巧了,我们每次启动的,都是别人没动过的题材,比如汉字,比如成语,比如信件。每次新的资源启动都会从零开始,因为谁都没有经验,谁也不知道你要干什么。这个过程走过来,就会特别辛苦,如果运气好,也特别高兴。你读完信,就有人会读日记,这很正常。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