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这家“慢慢来”的咖啡馆 再急性子的客人也从不埋怨

2017年09月08日09:56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杭州这家“慢慢来”的咖啡馆 再急性子的客人也从不埋怨

  店内售卖的蛋糕,很诱人。

  “智慧树”在杭州有三家店,这是位于元宝街的二店。

  就在不久前,日本一家咖啡馆曾经让全世界感动——在这家咖啡馆,服务员都是患有阿兹海默综合征的老奶奶,总是上错菜,但从来没有人埋怨。

  其实,在杭州也有这样一家“不按套路出牌”的咖啡馆:店里做咖啡、递送餐品,都比寻常的咖啡店慢得多,偶尔还会点错单,可来店的顾客,性子再急也不抱怨。

  这家店叫“智慧树”,在这家店里工作的,是一群特殊的孩子。

  中杯牛奶错点成大杯

  客人笑着说:没关系

  这是姚江路3号的一间店面,银色店招,上面写着“智慧树”三个字。推开玻璃门进去,入目的是200平方米左右的开阔空间,彩色地板,木质桌椅,整体渲染鹅黄色的温暖色调,随处悬挂着拉花小人和捕梦网。吧台边的冰柜里,摆着各色蛋糕和甜品,满店飘着咖啡香。

  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下午的空当,店里人不多,收银机后站着两个男生,正在接待客人——这是个带着孩子的妈妈,点的是中杯牛奶,可收银机上跳出来的是大杯牛奶的价格。再仔细看看,原来是男生选错了杯型。

  “没关系。”妈妈笑着说,付钱离开了收银台。

  轮到我们了。两个男生表情严肃,肩膀紧张地绷紧,目光盯着收银机的屏幕,一声不吭。

  我们点了一杯美式咖啡,两个男生一个小声提醒“美式、美式”,另一个思考了半天,终于在屏幕上选定,慎重地按了下去。

  “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我一边付钱一边问。两个男生躲开我们的目光,低头走开了。

  点好单,付完钱,在吧台等了将近十分钟后,咖啡做好了。我们端走,找到位子坐好,收银台前空了下来,男生们的表情松懈了。

  “来我们店的客人,都很有耐心。”朱嘉炜老师告诉我们。

  他是杨绫子学校的一名老师,同时也是目前“智慧树”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智慧树”咖啡馆,是杨绫子学校联合上城区残联、上城区民政局创立的,旨在为这些孩子们提供一个实践的机会和展示的平台。

  而杭州杨绫子学校,是一所培智教育学校。

  她曾经不愿意抬头说话

  现在开始主动跟客人聊天

  在“智慧树”咖啡厅的三家店里,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故事——有的孩子,需要带着爸爸或妈妈上班;有的孩子,一开始连头都不愿意抬……可是对咖啡店的这份工作,他们都是认认真真,尽自己最大努力完成的。

  “我喜欢我的工作。”飞飞一字一句地告诉我们,害羞地笑。

  飞飞是“智慧树”的蛋糕师,穿短袖白衬衫跟黑围裙,两排扣子扣得一丝不苟,戴着口罩,即使是在跟我们聊天的时候也不摘下,目光一直游移着,不跟我们对视。

  然而当他做蛋糕的时候,整个人就放松下来了。他会俯身小心翼翼地把奶油挤到纸杯里去。每一个纸杯的奶油分量,都掌握得很好,手势平稳,耐心又仔细。挤好一盘后,端起来放进烤箱里,摆得整整齐齐。

  “他很喜欢在厨房烤糕点,一听说要上班就高兴得不得了。”飞飞的爸爸说。

  “我最喜欢做的是收银。”小璟是“智慧树”三店的收银员,她是杨绫子学校高二的学生。

  从普通初中毕业后,她进入杨绫子学校学习。刚开始实习的时候,客人问哪杯饮料好喝,她都会低下头不知道怎么接话,可是现在的她,会在不忙的时候主动走到客人面前,略带害羞地说:“你可以和我聊聊天吗?”

  在小璟旁边的缪子,用搅拌机专注地打发奶盖,用糖浆画出五瓣拉花。

  老师说,缪子一开始很抗拒杨绫子老师和同学的接近沟通,但是经过两年的学习和锻炼,现在的她会大声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对旁边的辅导老师说,“我觉得这样画拉花不好看”,也会在小璟拉花失误的时候,鼓励她“你画出了一只蝴蝶”。

  孩子在学校辛苦学到的知识

  希望毕业后能得到更多应用

  “可惜”两个字,是朱嘉炜和我们聊天时,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

  “智慧树”目前有三家店,分别是上城区水亭址3-1号的一店、元宝街7号的二店、以及紧贴杨绫子学校的三店。店里的员工都是来自杨绫子职高的学生,一店和二店是为毕业生设立的,三店则专门为在校生提供实习岗位。

  “我们主要招收的是那些能力尚可,具有就业潜力和普校随班就读的学生。希望通过学习能帮助他们掌握一技之长,顺利步入社会。”朱老师说,在详细了解孩子的情况后,每年会有20名左右的学生能够入学。

  当然,教学过程还是不轻松,同样的技能,他们需要耗费比普通学生多3倍的时间和精力才能掌握。比如最简单的待客语“请慢用,谢谢光临”,有的学生就要重复5遍才能把这句话完整地复述下来。

  然而,让朱嘉炜觉得可惜的是,学生辛苦学到的知识,毕业后并不能得到很好的应用。

  “我们大部分的学生工作能力其实不差的,但是跟一般的学生一样,他们走向社会,也会有不适应的地方,只是一般孩子会自我调节。我们的学生就很难做到。”朱老师说,“可是如果孩子一直没有工作待在家里,会让原本锻炼出的能力逐渐退化,太可惜了。”

  吃货+

  朱老师告诉我们,目前我国台湾和广州针对特殊学生群体的职业指导体系相对发达。孩子们从特殊学校毕业之后,会有相关机构的社工,专门跟进他们的社会职业转型。但是目前这部分工作,在杭州尚属空白。

  “智慧树”项目,将来计划做更多的扩展,希望给在校生和毕业生提供更多样化的职业辅导,帮助他们更好地完成社会角色的转化,适应职业环境的变化。也能够更多地展示这些特殊学生的真实状态,让“智慧树”成为一个窗口,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关注他们。

  遗憾的是,目前毕业生从“智慧树”再推向社会的工作正处于起步状态,尚无成功先例。

  (文中出现的学生姓名均为化名)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