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岁洋“西城大爷”的中国梦

2017年09月08日09:3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62岁洋“西城大爷”的中国梦

  美国大爷京漂22年爱上中国 普通话流利会做各种面食看莫言小说 戴红袖章每天上街学雷锋

  老高在戴红袖章

  老高在义务摆放街上的共享单车

  近日,在一则“北京西城大妈”的官方宣传视频中,一位62岁的美国老头混迹其中十分惹眼。

  这名外号为“老高”的美国男子跟其他“西城大妈”一样整天走街串巷。老高的工作主要是:劝小贩摆摊时不要把人行道占了;在斑马线边上维持秩序,劝行人不要闯红灯;随手带着一个垃圾袋和钳子,将路面上的垃圾捡回垃圾桶。

  这位在北京生活了22年的美国大爷和中国有说不尽的故事。近日,他向广州日报记者讲述了他的“中国情缘”。

  老高的英文名是Terry Crossman,中文名叫高天瑞,“在开往台湾的邮轮上,和船长聊天时他告诉我,学中文一定要有中文名字,Terry谐音‘天瑞’,寓意也很好,‘高’和我的英文姓氏是谐音,所以高天瑞就成了我的中文名字。”

  读《道德经》后迷上中国

  老高和记者约定的见面地点在什刹海的银锭桥,见面时,他用粤语和记者打招呼:“你食咗未?”记者夸他的粤语说得不错,他也毫不客气,“我在香港待过几年,所以会讲粤语。”

  今年62岁的他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2年,如今住在什刹海的胡同里,和他一起住的还有一只名叫“妈咪猫”的白猫。随和、乐观、随意是他描述自己的三个关键词。对于什刹海大大小小的胡同,哪家早餐店有什么东西吃,他清清楚楚。“我已经习惯吃中国的早餐了,很久没有吃面包、喝咖啡了。因为北京的早餐品种多又好吃。”不过,最让老高留恋的还是广式早茶,他甚至能叫出虾饺、凤爪、云吞面等名字。

  高天瑞说,他12岁时接触到老子的《道德经》,从那时开始对中国哲学感兴趣,对“道法自然”“无为而治”十分推崇,“活在当下,我们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

  高天瑞回忆起高三时为学习中国历史,因为课程冲突放弃了法国文学课,但没想到这个决定却会影响了他以后的生活。

  1973年,18岁的高天瑞在高中毕业后没有立刻进入大学,而是利用间隔年(gap year)去台湾学习中文。在此期间,他甚至学会了一点闽南话。这段经历对他影响很大,自从会些中文后,他能阅读的中文书籍越来越多,甚至鲁迅、郭沫若的书他都读过。

  1974年,19岁的高天瑞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中国语言文学。大学毕业时,高天瑞最在意的是能否找到一份可以将他派往亚洲的工作。他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份国际保险公司的工作,先后前往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工作15年,在香港,他不仅学会了粤语,还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一双儿女。1995年,高天瑞又来到北京工作。

  自从来到北京之后,老高就喜欢上这里。因为这个地方的人都很友善。老高回忆说,有一次走在大街上迷路,这时,一位北京大妈主动上来,用半生不熟的英文和他打招呼,问他需要什么帮助。老高告诉对方他会说中文。最后在大妈的帮助下,老高才找到了回家的路。

  老高来北京后住的第一个地方是顺义的一家农庄。住了一段时间后,他感觉上班太不方便,喜欢热闹的他后来还是搬到了什刹海一间胡同里的小宅子居住,如今已在胡同里住了一年多。

  成名后每天有人到他家

  老高告诉记者,他不认为自己是外国人,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

  他说,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成名之后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最近在网上意外走红却让他非常不习惯。以前自己骑着摩托车在街上走动没人知道是谁,现在他走在大街上,就有人跟他打招呼说“老高你好!”老高则会入乡随俗地回一句:“你吃了吗?”

  对于走红,老高感到很自豪。“这说明我得到了首都市民的认可,我能为首都和周围的街坊做一些事情,我感到非常光荣和自豪。”

  “我应该是西城大爷,至少是大叔。”老高开着玩笑说,如今,戴“红袖标”的首都治安志愿者都是五六十岁的女性,他在其中算是岁数大的,也是为数不多的男性。

  其实,老高戴红袖章曾经过长达一年的考验。介绍高天瑞加入的什刹海街道荷花市场蓝立方志愿者刘小霞大妈告诉记者,她和老高是在什刹海的一家咖啡馆认识的,当时她就发现老高热心肠,手脚也勤快,遇到外国游客问路,老高会主动当翻译,他还会主动帮店主吆喝卖北京老酸奶。经过一年的入门考验,老高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首都治安志愿者”红袖标。

  老高说,他经常上街当志愿者,遇到各种不文明行为他也敢于制止,不怕别人说他多管闲事。他发现,最近北京的共享单车越来越多,但乱停乱放问题却十分严重。有些单车把盲道堵住了,还有些甚至把人行道和临时停车道都堵住了。老高有时会把在马路边横七竖八的单车摆得整整齐齐,“但我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希望有更多人加入进来。”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