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物有真相!“足球”“高尔夫”古代人早都玩过了

2017年09月08日08:55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有文物有真相 “足球”“高尔夫”古代人早都玩过了

在现代体育诞生之前,国人除了“中国功夫”,还有哪些强身健体术和娱乐呢?第十三届全运会8月27日在天津举行之际,“动·境——中华古代体育文物展”在天津博物馆揭幕。展览汇集了来自全国的200余件体育文物,其中,四川博物院馆藏珍品51件。这些东汉画像砖、元代龙泉窑豆青釉棋子罐、商代石球等文物,生动呈现了射箭、围棋甚至“高尔夫”等古代体育运动,揭开了一个精彩纷呈的中国传统体育世界。□本报记者 吴晓铃

跑步在古代有﹃职业选手﹄

中华古代体育文物展分为七个部分,涉及射箭、马术、御术、武术、蹴鞠、捶丸、六博、围棋、百戏等古代体育运动项目。

一块东汉习射画像砖上,两个手持弓箭的射士身着长袍,腰间束带,悬佩箭箙。右手执弓,左手搭箭于弦,欲射,场面极富动感。四川博物院特展部主任谢丹说,“早在西周时期,统治者将射箭比赛作为重要礼仪活动和教育手段。”射礼分为大射、宾射、燕射、乡射,组织严密可与古希腊奥运会相媲美。当然,贵族将门之子从小就得学习射箭。正是这种运动的广泛开展,春秋时期的楚国射箭能手潘党才能“百步穿杨”,南北朝时期的洛阳人长孙晟也才能练就“一箭双雕”。

事实上,现代奥运项目中的摔跤、跑步等项目,在中国古代都曾以极其类似的形态出现过。

在一幅东汉宴乐、曼衍角抵石刻画像砖拓片上,栩栩如生地刻画了东汉宴乐时的角抵图。这块画像砖1972年出土于今成都市郫都区的一处汉墓。从画面上看,图中主角是7位均赤足,戴着似猴、似牛等动物面具的“象人”进行着表演。这种“以角抵人”的方式,后来演变成了人们“两两相抵”的摔跤运动。谢丹说,其实中国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有了摔跤比赛。史料记载,晋中的中军元帅赵简子的卫兵少室周就是摔跤高手,因为输给奴隶出身的朱谈以后,还把自己的职位让给了对方。

而跑步,在中国古代还有“职业选手”——在1985年成都彭州发现的一块东汉伍伯画像砖上,刻画了多位职业跟随马车跑步的“伍伯”。谢丹说,西周曾有一种战车“驷”,四马一车。作战时,驷在前面冲锋,扫清障碍,但后面要跟着72个步卒才能扩大战果。这种配合非常重要,因此要求步兵具备长跑能力,当时周成王用赏奴隶来激励步兵坚持长跑。到了汉代,这些职业跟着马车跑步的人叫“伍伯”,但更多的任务是跟在高级官吏的马车前做仪仗前导。当然,他们的基本技能就是得跟上马车的奔跑速度。

古人也爱﹃足球﹄﹃高尔夫﹄

在中国古代,球类运动主要包括被称为中国足球的蹴鞠、骑马以杖击球的马球,以及徒步以杖击球的捶丸。

参展的清代《顾洛君臣蹴鞠图轴》,上面画了6人,题中说明为赵匡胤、赵光义、赵普、郑恩、石守清及赵匡胤之子。6人头碰一起,极似现代足球开赛前球员聚拢一起加油的情景。

中国古代蹴鞠究竟有多热?不仅赵匡胤的球场身影入画,史料还记载宋徽宗也是蹴鞠迷,不仅在宫廷里组建了女子蹴鞠队,看后还要写诗记录。而《水浒传》中,也记录了当时的著名球星高俅,因为可以陪侍宋徽宗踢球而被提拔当了殿前都指挥使。

马球、步打球、捶丸等球类游戏,在中国古代也曾风靡,它们和现代体育中的马球、高尔夫等运动极为相似。

这次四川博物院送展的文物中,有1975年出土于成都邛崃的4枚宋代陶球和1957年成都草市街出土的宋代陶球,它们极可能就是古代体育运动捶丸用的球。

步打球由唐代马球演变而来,是将马球的打法规则与技术变为地面的比赛游戏。宋代以球穴替代球门,打法亦变成双方身体不直接对抗的竞赛活动,改称捶丸。最近几十年,四川地区出土了很多陶球、瓷球、石球,这些球大小不一,有的带有凹点,明显有击打的痕迹,专家认为这些应该就是捶丸用的球,多来自邛窑烧造。而四川人如此会玩,也体现出古代四川因特殊的地理位置,远离战火、社会安定、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的大背景。

在东汉击壤画像砖拓片和《清人仿勾龙爽尧民击壤图卷》上,则可以看到中国古代“高尔夫”的运动场景。壤,是一种长不过尺、形状如屐的木头玩具。一个插在三四十步之外,另一个拿在手里投掷,击中者为上。在东汉击壤画像砖拓片上,则可见两人相向立于起伏山丘之上,双手上举,如正搏击。

棋戏见证古人雅趣

在中国古代体育活动中,棋戏显然一直是极富民族特色的重要内容。此次展出的东汉六博画像砖、元代龙泉窑豆青釉棋子罐、宋代铜质象棋子等文物,都见证了古人的雅趣。

1980年在彭州收集的仙人六博画像砖上,两位仙人赤身有羽,跽坐对弈。只见左侧仙人右手前伸、凝视棋局;右者则双手高举作惊喜状。谢丹说,这块画像砖所绘的六博,因为使用6根博箸而得名,是很早的兵种棋戏。史料记载,周穆王是目前所知最早下六博棋的历史人物。到了秦汉时期,最高统治者如汉文帝、武帝等都很爱博戏。汉代以后,六博渐渐失传。

但是围棋、象棋等棋戏,却从古代一直传到现在。

谢丹说,围棋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在社会各阶层中广为流行。从此前各地的出土文物来看,汉代围棋是289子,魏晋南北朝时期多达361子。到了唐代,围棋开展更加广泛,朝廷还专门设立“棋待诏”,成为专业围棋手的开端。围棋也正是从此时东传日本,并渐渐成为日本的传统娱乐项目。这次参展的一个龙泉窑豆青釉罐,就是用于盛装棋子的用具。彼时的文人雅士,在棋罐外壁装饰了串枝花卉和盖云龙纹,再沿罐底和盖沿饰以乳钉纹,令棋罐看上去格调雅致。这件棋罐也因此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此次参展的棋类文物中,还有清代的玻璃围棋和宋代的铜质象棋,它们都见证着棋类运动在中华大地上的代代延续。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