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山公园 百年南充记忆

2017年09月08日08:44  来源:南充日报 --
 
原标题:果山公园 百年南充记忆

◆编者按

一城,一故事。城市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留存记忆的载体,也是城市文脉传承的载体。一砖一瓦、一花一叶、一街一巷,便是大千世界,用感性的内心去感受城市的气息,触摸城市的脉络,也许是获取城市记忆的更好途径。

今日起,本报推出《南充城市记忆》专栏,让建筑发声,让城市说话,讲述我们和南充这座城市的故事。

●本报记者 陈冠霖

坐落在南充顺庆城区的果山公园,陪伴了几代南充人。它至今依然是南充市民聚会休闲的好地方,每天在公园内喝茶、跳舞、游玩的人络绎不绝。

鲜为人知的是,果山公园初名第一公园。虽曾数易其名、几经战火和改善修葺,果山公园早已不是初建时的样子,但它却见证了南充近百年的发展历程。建园近百年的果山公园有过怎样的历史?9月6日,记者采访了相关学者、翻阅了相关档案。

南充老地图 果城“第一公园”

顺庆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朱兴弟,多年来长期关注果山公园建园历史。他告诉记者,当时南充有府文庙和县文庙各1座。1920年,南充地方政府把县文庙和奎阁(魁星楼)旁的空旷地建成公园。起初,这座新建的公园被命名为“第一公园”。直至1926年拆除了县文庙,修建花圃,连缀各名胜古迹10余处,才让公园初具规模,自此“第一公园”被更名为“果山公园”。而如今市民们耳熟能详的西山、北湖公园不过是后来兴建的第二公园和第三公园。

在市地志办保存的《南充县城区图》,清晰显示当年南充县城区域布局:城东至今滨江大道附近、城西至今莲池路、城南至今文峰街、城北至今平城街,三面围墙、一面临江的南充县城区有平城门、大西门、大南门、大东门等若干城门和中渡口。图中虽然标记有至今耳熟能详的街道,但城中公园仅注明一处,即“果山公园”,居于城区中心位置。

“果山公园在建园初期,附近街道曾是明清时代衙门机构驻地,因而解放前的果山公园附近成为南充政治、文化中心。”朱兴弟在查阅大量档案资料后认为,南充解放后,果山公园还新设有茶座、评书等场所,近百年来一直是南充市民聚会休闲之地。

抗战老兵口述历史 果山公园誓师出征

朱兴弟关注果山公园缘何而起?原来,2014年任《南充抗战老兵口述史》主编的他走访了264名南充抗战老兵,听他们口述、记录他们的抗战历史。在一些抗战老兵的口中,“果山公园”成了一个关键词。然而,当他梳理果山公园在南充抗战期间的历史时,却发现档案零散不系统,因此萌发了把果山公园历史理清的念头。

关于果山公园在南充历史中曾发挥的作用,市地志办编制科科长袁渊明告诉记者,《南充市志》记载:1926年12月3日,顺庆爆发起义,当月10日,起义军7000余人在果山公园召开誓师大会,刘伯承在临时搭设的台上发表了演说,随后立即整顿训练部队,稳定地方社会秩序。

“众所周知的是,1926年12月初爆发了‘顺(庆)泸(州)起义’,顺庆起义军在果山公园召开了誓师大会。但鲜为人知的是果山公园还在南充抗战史上发挥了作用。”朱兴弟说,在他走访抗战老兵时,一位来自顺庆区青平乡大堰沟村的抗战老兵王国鼎就曾向他讲述,1944年12月,21岁的王国鼎还是小学教师,为抗击日寇,他与堂兄堂弟3人一同报名参军,出发那天的上午,新兵们在果山公园参加了声势浩大的欢送新兵出征大会。接着,新兵们从中渡口乘木船沿江而下抵达重庆。后来,王国鼎在机枪连任机枪射手。朱兴弟介绍,他查阅史料得知,1939年5月3日至5日,南充抗日救亡研究会在果山公园接连3天举行抗日救亡文艺演出,开展抗日宣传;当年秋天,四川旅外剧人抗敌演出队在果山公园上演《民族万岁》《放下你的鞭子》等抗日剧目。抗战期间,四川省立南充民众教育馆长期在果山公园开展抗日救亡宣传。

“1937年至1944年间,来自顺庆、营山等地的南充抗战新兵在果山公园附近的县府衙门收兵处报到,在模范街、大南门休息等待其他新兵集中,集训后再奔赴前线。”朱兴弟介绍,不少南充抗战老兵在回忆过去时,都曾提到在果山公园参加出征仪式。“抗日战争时期,果山公园成了抗日救亡宣传阵地和南充抗战老兵出征的誓师之地。”他说,南充解放后,南充城各界群众还与解放军指战员在果山公园庆祝南充解放。

新建动物园 几代人的童年记忆

在果城公园内,立有一座15米高、碑身呈六角形的纪念碑。伴随着这块纪念碑在1950年改名为“南充市解放纪念碑”,果山公园也迎来新的发展。市地志办保存的《南充市城区街道计划图(1951年)》清晰显示,当年的“果山公园”又曾一度更名“人民公园”,但其依然是市内地图标注的唯一公园,如今的北湖公园在这份地图上也不过是一处“莲花池”。

“南充旧县城极少的成片绿地,零星分布在学校、官衙、寺庙和大户人家院落,南充解放后成立了市造林委员会、市绿化办公室和市绿化委员会,负责城乡绿化工作。”袁渊明介绍,人民公园不仅有了专门的管理机构,而且陆续进驻木偶剧团、灯影剧团、曲艺队、美术社、曲剧团,公园内设有茶座,上世纪60年代还开设了新闻电影院,市民们在此能欣赏曲艺演唱、评书等节目。就连南充于1965年8月21日开始营运公共汽车后,其仅有的一条营运线路和3辆公共汽车,首发站就选在果山公园。

在朱兴弟的记忆中,果山公园是他童年和青年时期与家人常去的地方。在他保存的不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照片中,有他童年时与“南充市解放纪念碑”的合影,有他青年时在“人民公园”郁郁葱葱花草丛中的留影。公园内还曾有一处“顺庆起义纪念室”。他说,如今顺庆起义纪念室的资料及文物等已移交南充市烈士陵园。

果山公园除了有各种休闲场所外,还曾有一座动物园,是“60后”“70后”“80后”童年的集体回忆。不少人表示,当年每逢节假日,到动物园参观游玩是他们家人的常选。“1957年,有关部门在果山公园初建动物园,到2004年动物园迁出时,其面积已达2000多平方米,其规模和动物种类及数量居全省第二。”朱兴弟说。

当天,记者来到果山公园看见,园内绿树成荫、茶座满员,老老少少不同年龄的市民们在公园广场或唱歌跳舞、或下棋打牌、或赏花遛鸟,公园周围店铺林立、车水马龙,一派热闹繁华。园内的“南充市解放纪念碑”依然高耸,市民们的生活惬意舒适,正应了刻在纪念碑的那首七言诗:“了却世间和平愿,风物依旧话桑麻”。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