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年前 广州有了第一座“动物公园”

2017年09月06日09:28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80多年前 广州有了第一座“动物公园”

  今天的广州动物园是中国最著名的城市动物园之一,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它的前身,可以追溯到80多年前北京路附近的动物公园。它也是广州第一座近代意义上的动物园。

  2002年,伴随着南越国宫署遗址的发掘,广州动物公园的遗址重新被发现。日前,南越王宫博物馆的专家钟剑锋根据发掘史料,还原了动物公园的创设过程,“从1927年11月法领旧址改辟公园的设想算起,至1932年7月公园对外开放,耗时近五年时间,历经林云陔、程天固、刘纪文三任广州市市长,始克告成”,从中,我们可以一窥广州城市变迁的丰富肌理。

  收回旧法领署 拟建动物公园

  “今成动物园,沧桑几经易,夷夏漫重论。幸得汶阳返,尤看石刻存。追思仙馆事,老树默无言”,这是近代岭南著名学人温丹铭笔下的动物公园初成景象,满满的沧桑感。

  钟剑锋认为,谈这座动物园的兴建,要从收回法国领事署旧址说起。

  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侵占广州城。1861年强租广东布政使司衙门为领事署,一直使用到1890年,法领署迁至沙面。经过中国人民和政府的长期斗争,1928年9月24日,中法双方在沙面举行了无条件交还法领旧址的签字仪式。9月27日,广州市政厅正式接收管理。回收时,建筑群内“墙垣多被风雨剥蚀,其他大小房舍约廿余间,均有人居……其余地段古木参天,野花杂草,高与人齐,因久经荒废,内多蛇穴”,保养状况非常糟糕。

  当时正值广州择址修建市府合署,旧址收回后,与中央公园(现人民公园)一道成为热门选址地点。至1929年12月7日的第十一次市行政会议上,最终确定将合署建在中央公园后段。这个决定考虑到了法领旧署地块的三个不利因素:一是地形狭长,不适宜体量巨大的市府合署展开;二是位置偏东,交通虽然便利,但其接临马路狭窄;三是古木参天,如建市府合署势必要砍伐破坏。决议并进一步建议,旧法领署则可开辟为公园,保存旧署古木,增加市内园林面积。

  合署新址也是从越秀山中山纪念碑延伸到海珠桥的广州新城市中轴线成型的时期。市府合署大楼选择在这条中轴线上,显然较之旧法领署之地更具纪念和时代意义。

  之后在12月21日的第十二次市行政会议上,工务局《提议旧法领事署改建动物公园并重定预算意见案》议决通过。在列举了广州当时各著名园林的特色及优点之后,意见案正式提出了在法领旧址建设动物公园的设想,并以其作为公园名称,明确公园功能定位于动物的观赏、展示及教育。同时列出预算:预计花费三万零四百元。

  多功能动物公园诞生

  1930 年2月18日,动物公园正式动工兴建。中央及横门大路、小路,均用花砂路面,路径则依地势及树木方向,造成曲折幽雅的效果。同时兴建围墙闸门、喷水池、假山、凉亭、花台、八角音乐亭、石栏、鱼池、鸟兽笼、男女厕各一所,花牌坊四个,园艺处房屋一间,花园椅一百张,石凳若干、花棚一座。园内布置各种形状的花台。园内道路中心交汇处分砌花园花地,园内原有古木保留,作为点缀风景,并加以人工修饰,使其美观。

  关于动物公园的开园时间,学术界有1931年和1933年两种不同观点。但钟剑锋认为,依时任工务局局长袁梦鸿向市长刘纪文呈请核拨公园日常经费的呈文,已经明确记载了公园办公运营时间:“查该公园经于本年七月份开始办公,兹根据二十一年度预算月额三百九十九元,照九成读领,应领三百五十九元一毫,以应支给”。也正是从该月起,工务局申办该园的经费名目由之前的动物公园开办费变为动物公园经费。在《广州市工务局呈请审核动物公园规则由》中,也能找到相应的依据。

  钟剑锋指出:“动物公园的创建在广州市政建设历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除了一般公园所具有的娱乐、休闲和社会公共活动功能外,更为广大民众提供了动物展示、教育及研究的新场所,成为都市的重要社会教育设施。与其他社会教育设施相比较,图书馆偏重于学识、博物馆仅具备标本,动物园则因陈列鲜活的珍禽异兽,使公众欣赏研究之余,深感自然之兴趣”。无怪乎时人评价:“动物公园近年来比较可观,所以广州市动物展览会也在此举行。在整个广州市,除了越秀山市立博物馆,陈列有较多的博物标本差强人意外,假如你想找到活的动物园,收集有少数动物,供大众观看的,可以说除了这处是没有了”。

  早期最难的事:搜集动物

  不用说也知道,动物公园以动物为立园之本。如今园子的基础设施是有了,那么动物从哪里来?怎样养?

  钟剑锋指出,当时工务局设置了种类最低限度要求:1.猛兽类,如虎豹等;2.爬虫类,如蛇鳄等;3.鸣禽类,如莺燕及画眉等;4.其他奇异动物,如寒带之人熊、热带之象,沙漠之鸵鸟等。

  动物园主要采取了几种方式来征集动物:首先是以广州市政府名义发函广东各县搜罗,并函附《广州市动物公园征集各地动物登记表》;其次是社会各界捐送,“如当时广东省建设厅长邓彦华送来百余岁大玳瑁一只,重约两百余斤”;第三是申请专款向各地购买,“1932年3月24日,在南洋购置孔雀一对;1932年4月22日,向安南采购的大四脚蛇一只、箭猪一只以及五彩斑鸠两对运到;还有一条途径则是准予代为陈列市民非赠送动物,并制订了《致送动物陈列规则》,规定送园陈列动物以珍禽异兽为限——也就是说一般的阿猫阿狗就不要送来了,毕竟不是宠物寄养所——经许可陈列之动物需园方供养者,最低限度须陈列一个月方得取回,自备饲料来园供养者则可以随时取回”。

  钟剑锋指出,虽然工务局在搜罗动物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是短时间内效果并不理想。搜罗动物不多,据统计,开园之初大小动物约有80余种,而且不时有动物因不服水土等原因死去。1932年10月,因动物搜罗不多,广州市政当局担心公园名实不符,所以取临近的永汉路之名,改“动物公园”为“永汉公园”。1936年5月,胡汉民去世,永汉路更名为汉民路,永汉公园也改为汉民公园。广州沦陷后,公园被日本人侵占建广东神社,战后恢复汉民公园。

  但无论公园名字怎么更改,作为动物公园的实际功能一直存在。3年以后,“珍禽异兽已逐渐增至六十余类,二百余种,参观人数每日逾万人”。即使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个影响力也是很可观的了。

  原汉民公园1955年5月1日改为广州动物园。1958年10月1日,位于今先烈中路120号的广州动物园新址落成对外开放。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