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家属边防探亲:千里万里我追寻着你

2017年09月04日10:23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边防探亲:千里万里我追寻着你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每年6月至8月,是边防部队官兵家属来队探亲的高峰期。军嫂们如候鸟般奔赴高原哨卡、大漠腹地、海岛军营,一路历经千难万险、饱尝奔波之苦。她们的到来,无疑为孤寂的边关增添了欢声笑语。

  边关遥远,军嫂探亲一次极为不易,她们在途中经历的故事,读来总能令人感动。从一定意义上讲,选择嫁给军人就选择了和丈夫一起献身国防,就选择了牺牲奉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年一度的军嫂探亲,成为边关军人无限的牵挂。让边关军嫂在路途中走得顺利,在军营里吃住顺心,具有特殊意义。

  关爱军嫂,为她们来队探亲做好保障,温暖的不仅仅是军嫂的心,更温暖着她们的丈夫乃至所有驻高山海岛、边关哨卡官兵的心。当前,各级机关情系基层,转变作风,千方百计为官兵排忧解难,本版采撷一组军嫂赴边探亲的温情故事。感动之余,我们也期待着各部队推出更多心系基层官兵、悉心关爱军嫂的好做法、好举措。

  8月5日凌晨,新疆军区克克吐鲁克边防连驻地大雪纷飞。越野车缓缓驶入连队营门,军嫂裴丽迫不及待打开车门,一头扑进10个多月未见的丈夫杨小强怀里——

  走向帕米尔,温情一路相随

  ■新疆军区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军嫂 裴 丽

  我叫裴丽,丈夫杨小强是克克吐鲁克边防连政治指导员,已经在高原守防4年了。克克吐鲁克位于帕米尔高原的冰峰雪岭中,那里平均海拔4500多米,高寒缺氧,人迹罕至,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禁区”。今年8月我到边防探亲,真切感受到了部队的变化,特别是领导机关为边防官兵及军嫂提供探亲服务保障方面的变化。

  由于丈夫每年仅有一个多月的休假时间待在家中,我对他所在单位的情况并不了解。从年初开始,我就经常在电话里对他说,想去边防看看他和在那里守防的战友。但我也有些担心,一个女同志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不说,还要带着大包小裹,尤其是沿途中转时,食宿和购买车票的困难让我犹豫再三。

  我和杨小强是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后,我留在家乡天水市人民医院工作,而作为国防生的他,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边防部队。我俩相识10多年,小强的善良淳朴和责任心深深吸引着我,他驻守边关后,距离并没有动摇我们走到一起的决心。

  2013年12月,我们在老家天水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后,小强因执行任务匆匆返回部队;2015年我们的宝宝出生不满一个月,他又因任务需要返回边防……直至我这次赴边探亲,我们已有10个多月未见面了。2个月前,我便开始筹划到帕米尔高原探亲的行程,丈夫提前帮我预订了飞机票、火车票。

  8月3日,我按计划从天水启程,但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傍晚时分,我乘坐的火车抵达咸阳站,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裴丽,我把你来队探亲的事报告了领导机关,今天碰巧喀什军分区政治部干事密金可在咸阳出差,他会去接你,然后送你到咸阳国际机场转机。他身穿白色上衣,正在出站口等你……”

  电话那头,丈夫的声音有些激动,我悬在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了地。见到密干事,刚寒暄了两句,他就把我手上的行李“夺”了过去。随后,密干事又带着我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餐厅吃了晚饭,当晚8点多,他把我安全送到咸阳国际机场。我于当晚9时乘飞机抵达乌鲁木齐,并在提前预订好的一家宾馆安顿了下来。

  4日一大早,我搭乘最早一架航班飞往喀什。飞机落地后,我又一次接到了丈夫所在部队战友的电话:“嫂子,我是托克满苏边防连在喀什参加培训的严建勇,单位今天安排我送您去长途汽车站。”他一直把我送上长途汽车,还买来水果和零食,这才放心离开。

  从喀什到边防连近500公里的车程,一路走得顺利。5日凌晨,我终于抵达边防连驻地的汽车站。连队派来的“官兵及军属接待车”已经在等候,又经过1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来到了丈夫身边。

  一见面,小强紧紧握着我的手,不停地问我“冷不冷、累不累”。后来从小强的介绍中我得知,近年来,新疆军区和喀什军分区党委机关加大了为基层官兵办实事、解难题的力度,某边防团专门在喀什成立了边防官兵接待站,为途经喀什的官兵及军属提供接送站、食宿、订票等服务。

  到了连队,我在与其他来队探亲的军嫂聊天时,了解到她们在来队途中也享受到了同样的礼遇。不少军嫂们说,我们的爱人在部队的职务并不高,有的只是普通士官,但在我们探亲的途中,却享受到了“贵宾”般的服务保障……

  这次赴边探亲路上的亲身经历,让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部队领导机关作风的转变,我的内心倍感温暖。

  (岳小平、王卓、本报特约记者许必成采访整理)

  西沙军娃郑宇宸——

  种下扎根树,陪父守天涯

  ■本报特约记者 薛成清

  “爸爸,我种的椰树长高了吗?可别忘记给它浇水!”这几天,刚从西沙珊瑚岛探亲归来的郑宇宸,每次给父亲郑小峰打电话时,都不忘这样叮嘱他。

  郑小峰是海军西沙某水警区珊瑚岛守备营教导员,他的爱人余慧丽是湖北浠水县公安局一名户籍员。听说如今西沙各岛都建成了“家属临时来队房”,“去西沙看看”便成了她和10岁儿子的一个心愿。

  一个月前,余慧丽带着小宇宸从湖北老家到西沙探亲。母子二人乘飞机、倒汽车、坐轮船,一路奔波。

  即将上岛时,饱受晕船折磨的郑宇宸强打着精神,站在甲板上眺望爸爸守卫的海岛。他问妈妈:“爸爸和叔叔们每次上岛,都只能坐船吗?”余慧丽摸着儿子的头轻声说:“孩子,爸爸驻守海岛很辛苦,上岛后你可要听话哦。”小宇宸懂事地点点头。

  “到了!终于到了!”登上码头的一刹那,郑宇宸兴奋地扑到爸爸怀里,问道:“爸爸,码头上为什么会有一辆坦克?”看着儿子天真的模样,郑小峰说:“那是叔叔们用炮弹壳做的模型,是一种精神象征。叔叔们每天都要瞪大眼睛,时刻守卫祖国海疆,不给敌人可乘之机。”

  刚上岛,一切都是新鲜的。顾不上旅途的劳累,郑宇宸央求爸爸带他到岛上四处看看。在一栋旧楼房前,郑小峰停下脚步对儿子说:“这是日本当年侵占海岛时修建的‘日本楼’,这座历史遗迹提醒我们,落后就要挨打……你要好好学习、增长本领,长大了保卫祖国!”

  “羊角树,抗风桐,木瓜树……”郑小峰一路给妻儿介绍岛上的植物。“真没想到海岛这么美,干净的沙滩、清澈的海水,还有郁郁葱葱的椰林。”余慧丽边走边感慨。郑小峰接过话茬:“岛上原本没有那么多树,是一茬茬坚守海岛的官兵用双手精心浇灌出了这个绿色礁盘。”

  “我们也要为小岛增添一份绿色,让岛上有更多椰子树!”在小宇宸提议下,那天,郑小峰带着他和妈妈来到“扎根林”,种下一棵小椰苗。

  黝黑的皮肤、坚毅的脸庞,烈日下日复一日的训练……妻子和儿子上岛后,郑小峰白天基本抽不出身来陪他们。看到丈夫的迷彩服每天都是湿漉漉的,换了一套又湿了,妻子余慧丽很是心疼。而在儿子郑宇宸眼里,岛上的解放军叔叔却是“世界上最威风的人”。他说:“我要像椰树一样,耐旱耐盐,不惧风浪和艰苦,长大后和爸爸一起守天涯。”

  军嫂“拍客”周雅静——

  3000多张照片背后的感动

  ■宋朝华 李国涛

  8月底,军嫂周雅静到西藏边防部队探亲,拍下了3000多张照片。即将离开部队时,她焦虑地发现相机内存快满了,却一张也舍不得删……因为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令人感动的故事。

  周雅静的丈夫李应光是西藏军区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八连副连长。半个月前,连队给几名过生日的官兵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会”,没蛋糕就蒸个大馒头摆上桌,没“寿星帽”就用报纸叠一顶……聚会场面温馨,笑声掌声不断。周雅静一直举着相机拍摄,直到电量耗尽。

  从小在内地大都市长大,周雅静喜欢用镜头记录生活中的精彩瞬间。今年进藏探亲,她把内心的激动之情化作拍摄动力,从高原美景到沿途的风土人情,都成为她相机中的影像。

  那天,周雅静乘车上山,不料汽车深陷泥潭。李应光连忙带领战士们下车,齐声呐喊着把汽车推出了泥潭。望着一身泥泞的丈夫,周雅静的眼泪夺眶而出:“要不是来到边防,怎能想到你驻守的高原这么艰苦。”

  打那以后,周雅静总想着给边防军人拍些照片——战士站哨时,她拍下一个个坚毅的背影;官兵巡逻归来时,她记录下大家完成任务后的喜悦;山上猪仔听见哨声回到猪圈,她拍下饲养员憨憨的笑容……

  一次,周雅静看到几名战士正从玻璃大棚内往外搬运泥土。战士们告诉她:“连队驻地云雾缭绕,常年不见阳光,大棚内的泥土容易滋生根瘤菌,影响蔬菜生长。趁着天气好,我们得让泥土也晒晒太阳。”望着战士们忙碌的身影,周雅静想,自己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却可以用相机记录下战士们的真实生活。

  就这样,一张16G的相机内存卡不知不觉被“感动”填满,而最让周雅静“泪奔”的还是连队指导员胡越与妻子钟亚依依告别的一幕。胡越和钟亚结婚已逾5年,“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是夫妻俩共同的心愿。

  今年探亲,钟亚特意提前一周上山,却在途中遭遇“泥石流断路”险情。她和战士们“手脚并用”跋涉了几公里山路,才顺利抵达连队驻地。相聚的日子是甜蜜短暂的,相思的日子是难捱长久的。临别时,夫妻俩依依不舍,紧紧相拥……一旁的周雅静也被这一幕感动得红了眼眶。

  眼看着这次探亲即将结束,周雅静的内心充满不舍。临行前,周雅静和战士们开心地合影,她把手中的相机塞给胡越说:“这些珍贵的镜头属于边防官兵,这也是我送给连队的一份‘礼物’,明年探亲我再来给大家拍照!”一旁的李应光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左图:军嫂裴丽和丈夫杨小强一起为界碑描红;右上:高原边防战士正在搬运玻璃大棚内的泥土,使其接受阳光照射减少根瘤菌滋生;右下:郑小峰一家人在珊瑚岛合影留念。岳小平、蒋志金摄

  本版制图:梁 晨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