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课纲“去中国化” 被批“文化自宫”

本报记者  王  平

2017年08月24日08:5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台湾“教育部”的“课程审议会”8月20日召开“课审大会”,提议岛内普通高中文言文比例从原先的45%至55%降至30%。此前,“课审会”还通过网络投票选出10篇推荐文言文,其中仅4篇是传统经典,其他都是迎合所谓“台湾主体意识”的冷僻古怪之作,甚至还有一篇是日本人所写。岛内教育界惊呼,这些方案若通过,台湾将迎来“国文浩劫”。

  诡异篇目

  民进党上台之初,就忙着安排反“课纲微调”有功的学生代表加入“课审会”。现在,这个贯彻民进党意志的“课审会”终于“发威”了。20日,由“课审会”6名委员提出的6个“议案”付诸讨论,内容皆与去除传统经典有关。

  一些“议案”毫不掩盖“去中国化”意图,比如提议高中文言文比例降至30%,“国文”课纲附录的推荐选文从20篇降为15篇等。另外一些则比较隐晦,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理事长、中山女高退休教师段心仪说,如第二案和第三案代表“国文”课纲不再以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为基础,第四案则会导致文章只求“议题性”而忽略文学、文化价值。

  而比“议案”更惹争议的是“课审会”推荐的10篇文言文。一周前,“课审会”举办了一个神秘的网络投票,在连媒体都未知悉的情况下,517人参与投票选出10篇古文。其中仅4篇来自2009年台湾“国文”课纲必读古文篇目,如《桃花源记》、《赤壁赋》等。另外6篇则是《番社过年歌》、《大甲妇》等一般人闻所未闻的古怪篇目,入选的唯一理由,就是其内容与台湾有关。

  这些因“政治正确”而入选的篇目,内容质量就经不起推敲了。比如《大甲妇》中有“土番蠢尔本无知”等歧视原住民的话,《送王君入监狱序》有“嫖来又嫖去”等粗俗言语,被岛内教育界人士痛批为“不适合教学”。更离谱的是,一篇《七星墩山蹈雪记》还是日本人中村樱溪所写。放着浩如烟海的中华经典不要,却要学生去学日本人的古文作品,简直滑稽。

  黄钟毁弃

  21日在台北举行的“数年研议不敌一夕黑箱”记者会上,段心仪说,台湾“国家教育研究院”花2年多时间,委托60多名教授教师,向500多名高中“国文”教师问卷征询,才订出文言文占45%至55%的课纲草案,数年苦功却不敌“课审会”一夕黑箱作业。

  “课审委员成为宰制高中国文课纲的怪兽!”翰林出版社高中国文教科书总召集人宋裕表示,“课审会”决议的6篇台湾古典诗文,明显是政治意识形态作祟,都是一些糟糕、没文采的文章。“如果强行通过,要串连国文老师、学生和家长,到‘教育部’抗议。”

  台湾老师张楚表示,参与推荐古文评选投票的517人中,高中“国文”教师仅占二成,大学生、高中生、社会人士占了六成多。“这是外行领导内行,劣币驱除良币”,“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台湾曾以中华文化的传承者自居,如今却选择“文化自宫”。

  在岛内舆论一片质疑声中,台湾“教育部”稍稍收起了之前“不预设立场,充分尊重课审大会决定”的态度,“国教署长”邱乾国21日出面表示,那10篇网友选出来的文言文,未必会成为高中生必读古文。

  据悉,“课审会”将在27日继续开会,讨论决定高中课本文言文比例及篇目问题。

  坑害下一代

  对删减经典古文篇目和增加所谓的“台湾文言文”,一些参与课纲审查的学生代表振振有词。学生代表萧竹均称,过去古文比例过重,许多学生早已被消磨光意志。“课审大会”普高中分组委员、静宜大学学生林致宇称,过去太多歌颂唐宋古文八大家,都是在“造神”,相反台湾有很多文言文,且贴近这片土地,“台湾文学对于现代社会的影响,远大于唐宋八大家”。

  让学生来给自己审课纲,本就是咄咄怪事。不管是有媚日反中倾向的政治学生,还是希望给自己减负的普通学生,当然都乐得古文比例降低。民进党当初安排学生代表入“课审会”,打的也正是这一如意算盘。

  岛内学者强调,学习古文对下一代十分重要。台湾前“文化部长”龙应台表示,文言文不代表中国八股,“它是汉语的淬炼艺术。从文言文学到什么是语言的精锤淬炼,才能更懂得怎么在白话文中挥洒自如、行云流水。”“这样的教育政策,是要把下一代的年轻人带到哪里去?”

  “台湾丢掉的,大陆现在要捡!”台湾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主任须文蔚指出,大陆从小学开始加强文言文教育,且陆生的阅读量非常大,导致台生跟陆生的语言能力差异大,“纵使是读理工科的陆生,书写和表达能力都高于台湾文学院的学生”。他说,香港前几年将高中的文言文完全取消,等到第一批学生进入大学后,大学发现学生从语文到文字的能力都变得很糟糕,这就是“华语圈实验失败的结果”,后来香港马上又增加了12篇必读古文。

  民进党不惜牺牲下一代语文能力,为的还是“去中国化”。台湾中央日报网络版20日社评说,台湾学生接受文言文越来越少,不仅语文程度越来越差,对于中华文化的认同感与中华民族的归属感,当然也就越来越薄弱,而这正是民进党全力以赴追逐的目标。

  (本报台北8月23日电)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