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泉:遇到“唐晶”很幸运 对“红”没概念

2017年07月25日09:50  来源:荆楚网
 
原标题:袁泉:遇到“唐晶”很幸运对“红”这个字没概念

  北京卫视正在热播的《我的前半生》引爆今夏荧屏。

  对于剧中人唐晶,无论是造型人设还是袁泉的演技都得到了观众的广泛认可。

  这几年,袁泉似乎一直游离于观众的视线之外,只是偶尔在大银幕留下惊鸿一瞥。

  对于这次借《我的前半生》回归荧屏成功翻红的说法,袁泉近日在接受记者微信采访时坦言,自己对“红”根本没概念,在她看来,平实、安静的生活对于演员来说才是重要的。

  A.终于等到你——庆幸等来“唐晶”,她强势下的脆弱打动了我

  这部戏里,袁泉出演了咨询公司高级经理——职场“白骨精”唐晶。这个角色独立刚强,精明果断,与袁泉以往的“大青衣”形象相去甚远。而这种颠覆性的演出不仅让观众看到了袁泉极强的可塑性,也让她本人直呼“演得很过瘾”!

  记者:好几年没见你演过电视剧了,这次《我的前半生》中唐晶这个角色特别打动你是吗?

  袁泉:现在回忆起来,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那么幸运地能遇到这部戏。我很感谢制片人黄澜和导演沈严,是他们决定让我来演唐晶,我当时特别庆幸,终于有这样的角色找我了。其实,唐晶除了表面上是“白骨精”外,剧本里最打动我的是她的脆弱,她的这种脆弱是在职业包裹下的,可能常会被人忽略,包括她对情感的态度。所以这个角色有她的双面性,这种双面性让我演得很过瘾。

  记者:唐晶这样的角色是你之前作品中挺少见的,演这种女强人需要做很多功课吧?

  袁泉:对,演唐晶这样的事业女强人形象对于我来说是第一次。对于自己不了解的全新行业,确实需要做很多准备。之前我做了不少调查,并到过咨询公司体验生活,体会到了这个行业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和巨大压力。

  记者:你在剧中的服饰搭配非常出色,网友甚至将你奉为“行走的穿衣指南”,请问是私服进组还是品牌赞助?对于唐晶的造型,自己是否也参与了意见?

  袁泉:剧中的服饰有一大部分是我的私服,还有一部分是剧组提供的。我们有专业的造型师进行搭配,当然,服装搭配也掺杂着我自己对于人物的理解。我觉得成功的造型对角色的塑造帮助会非常大。

  记者:这部剧后期随着子君和贺涵产生感情,唐晶骄傲、仗义的人设会不会崩了?

  袁泉: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是要成长的,如果一直原地踏步的话,电视剧也没什么可看的了。所以我们应该比较理性地去看待剧中人,唐晶之后的变化都在情理中,她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她有长处,必然会有短板。

  记者:唐晶和你本人有距离吗?她对闺蜜、对爱人的态度,你认同吗?

  袁泉:唐晶这个角色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她始终不忘初心,不管是对待朋友还是爱人,她是一个善意的保持距离者,但这种保持距离呈现出来的其实是她对于爱情和友情的在意和珍惜。

  B.“中国好闺蜜”——年少时建立的友谊,或许会是一辈子的情感支撑

  剧中,唐晶与子君从处世观到人生选择都有着巨大差异,正如马伊琍那句总结性的台词:“唐晶跟我是完全不同的女人,她确信爱情易逝婚姻易碎,所以日夜兼程追求物质和精神的独立。她说我是井底之蛙,我说她是自讨苦吃。”但就是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个女人成了感情甚笃的好闺蜜。

  记者:唐晶与罗子君性格迥异,两人为什么会成为好闺蜜?袁泉:她跟子君两个人在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已成为朋友了。可能性格上有互补,也可能她们在婚前有相同的价值观也说不定。总之,年少的时候建立起来的友谊,在我看来会是一辈子心理上强大的情感支撑。

  记者:唐晶帮子君走出失婚阴影,但后来子君又成了唐晶的感情阴影,你怎么看剧中人的这些情感走向?

  袁泉:我觉得没有人会一直顺风顺水,挫败这种事情会不可避免地发生。其实在一段感情当中,最痛苦的并不是失去哪个人,而是自己内心的秩序乱了,方向感遗失了。所以人最重要的就是在不断地成长中确定自己的方向。剧里每个角色都成长了,最终都会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归宿。

  记者:大家都特别关注闺蜜变情敌的戏码,真的会发生吗?袁泉:这部戏眼下已经到了关键期,可能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所以为的结局也慢慢发生了变化。我就不在这儿剧透了,只说一点——剧中的角色都很善良。

  记者:最近网友把吴越骂惨了,大家是不是入戏太深了?

  袁泉:吴越是一个太好的演员,她把这个角色的细腻层次演得非常到位,所以才会有观众那么入戏。

  C.改编最强音——借亦舒一粒种子,种了一棵属于我们自己的树

  《我的前半生》一方面收获着高口碑、高收视,但另一方面也因为与原著的气质精神出入较大,引发了一些书迷的不满,甚至有人在网上拷问,“何苦挂着原著亦舒四个字”?

  记者:这部剧刚播出不久就引发争议,网友认为人设、剧情与原著大相径庭,你怎么看待这部剧的改编?

  袁泉:原著作为文字来讲的话是非常动人的,但如果把它改成电视剧,确实需要做很大改动,正如编剧秦雯所说,“借了亦舒的一颗种子,种了一棵我们自己的树”。

  记者:大家都说你会借《我的前半生》再次翻红,你觉得呢?袁泉:这部戏可能会让更多的观众重新关注到我。但这么多年我都是以相对缓慢的速度在前行,对“红”这个字真没什么概念。对演员来说,如果塑造的角色能让观众喜欢,就是莫大的满足。 兰州晨报记者丁凯珊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