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首位女指挥家再登台 演绎马勒中文版《尘世之歌》

2017年07月19日09:48  来源:北京日报
 

  88岁的郑小瑛现场指挥依旧满腔激情。牛小北摄

  本报讯(记者 韩轩)“他下马,给他斟上一杯酒。告别的酒,又问他打算去向何方?”在这句歌词中,你可听出王维诗歌“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的影子?这正是奥地利作曲家马勒根据唐诗意译创作的声乐作品《尘世之歌》。昨晚,88岁高龄的女指挥家郑小瑛登台国家大剧院,携手王丰、杨光等多位歌唱家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让千百年前漂洋过海的唐诗“飘”回到国内,用中文唱出它的魅力。

  在这场“尘世之歌:郑小瑛演绎马勒与拉罗”音乐会上,轻柔的乐队和女声时而呈现出忧郁的秋日与游子疲惫的心境,大管的持续低音与双簧管也不时引出女中音的落寞主题。伴随着散文诗一样的中文唱段,《尘世之歌》在音乐厅中奏响,李白的《采莲曲》《春日醉起言志》、王维的《送别》等作品依稀可见。当年,马勒爱女夭折,还同时发现自己患有心脏病,遭受多重打击的马勒突然读到几经转译的中国唐诗,中国诗人的情怀和诗意引起他的强烈共鸣,于是有了这部动人心弦的旷世佳作。

  中国乐团对《尘世之歌》原文版的演绎并不罕见,可唯独郑小瑛,多年来坚持把它以中文版的形式搬上舞台。“用中文演唱外国歌剧和声乐作品,我知道这是一件反潮流的事情,现在都流行原汁原味。”郑小瑛突然反问了一句:“可是用了中文,老百姓不是更能体会音乐的精彩之处吗?”上世纪80年代她曾带团到天津演出歌剧《茶花女》,一连演出39场,场场用中文,场场爆满。郑小瑛被观众的掌声和叫好声震撼了,从此,“洋曲中用”的种子在她心里深深埋下。

  为了让观众听到中文版《尘世之歌》,2012年起,郑小瑛就开始为它的原文版配中文歌词。“配歌词太难了,语句重音和音乐重音一定要配合,中国话有四声,和句法、音乐都要吻合才好听。”年过八旬的郑小瑛无数次修改歌词,“睡觉时候也想着,经常睡一觉起来就觉得另一个版本好一点。”

  几年过去,今年的郑小瑛已88岁高龄。一头银发的她站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有力地挥动着指挥棒,指挥乐队和歌唱家用中文唱出这部作品。当演出大幕落下,听到观众们发自肺腑的掌声,郑小瑛知道,他们听懂了马勒,也听懂了这位作曲家所演绎的李白与王维……

  人物侧记

  “把自己会的东西和观众分享,多好!”

  郑小瑛这位新中国首位女指挥家,看着她在舞台上的精气神儿,很难猜到她已经88岁,也很难看出她曾三次被查出癌症。人们都说她是音乐界的“拼命三娘”,她为音乐常年奔走,音乐也给了她挥棒的力量。

  昨天上午,乐团排练,郑小瑛和乐团闲话家常。说起近几年有一次演出,有观众因献花弄湿了地面,郑小瑛没有看见,一脚踩了上去,结果直接从舞台边缘滑到台下。“乐团和观众一片惊叫,估计他们都想:‘完啦,这老太太还不摔个粉身碎骨。’可我站起来竟然没什么感觉,继续指,哈哈!”听到是虚惊一场,乐团团员也都笑了起来。“可第二天起来就不得了啦,浑身都疼,疼了一个多月。”郑小瑛说,“一定是因为当时太兴奋,我都没感觉到。”

  听老太太这调侃的语气,真不像是在说自己的事,用她自己话说就是“我就是这么个不管不顾的性子”。其实,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郑小瑛曾三次被查出癌症,还接受过手术和放疗。有一次手术前,她问大夫:“之后我还能指挥吗?”听到医生说“能”,她觉得这句话给了自己“很大鼓舞”。

  直到现在,她依旧在指挥台上有力地挥动着指挥棒。据说几年前郑小瑛在厦门办演出发布会,年已八旬的她在前面健步如飞,一群记者在她身后,都有些跟不上。而在昨天上午的彩排中,音乐行进至《尘世之歌》第六乐章《告别》,正指挥乐队的郑小瑛突然扭头,对侧幕的工作人员大声说了一句:“这里,字幕加‘葬礼音乐’几个字。”那中气十足的劲儿,果然响亮如洪钟。

  走下舞台休息的郑小瑛,不时用白手绢擦拭额头上沁出的汗珠。可一听有人过来跟她说“郑老师,我是您50年的粉丝,当年我听过您的讲座”,郑小瑛的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脸上也笑开了花。“我不是白辛苦,我出现在这儿,就是为了把自己会的东西和观众分享,多好!”

  马上就步入“90后”的老人家不是没想过退休,而是时时在“观察”着自己:在舞台上的反应是不是慢了?“歌剧和协奏曲对指挥敏感度的要求很高,指挥交响曲你可以一个人说了算,但歌剧和协奏曲特别考验指挥的反应。”郑小瑛说,“排练时你可以跟演奏员说快点、慢点,可在舞台上只能配合他们,不能自顾自指挥。如果我迟钝了,就不应该打扰观众的耳朵。”(韩轩)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