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联盟》收官 下部《虎啸龙吟》今秋登场

2017年07月17日14:22  来源:荆楚网
 
原标题:《军师联盟》收官 下部《虎啸龙吟》今秋登场

  司马懿将对决诸葛亮再现三国混战场面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上部上周五收官。结局中,曹丕大赦天下,司马懿被贬为庶人回乡。伴随着曹丕走向龙椅的孤独背影,这部传奇三国剧的上半场就这样戛然而止,为观众留下诸多悬念。

  据悉,《大军师司马懿》全剧80集,分上下两部,下部《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预计今年9、10月份登陆荧屏。该剧导演张永新表示,下部司马懿的身份会变为“托孤重臣”,进一步走入曹叡、曹芳时代的政治权利中枢,并遇到人生中最大的对手诸葛亮。

  A回应上部质疑

  女人戏、家庭戏过多?

  曹操去世后,司马懿与正室张春华、侧室柏夫人的家庭争吵戏份占据了大部分笔墨。对于该剧沦为女人戏的说法,张永新称,虽然曹操去世后,庙堂之争看似开始变为张春华与柏夫人之间的妻妾争斗,但实际背后真正的权力博弈者还是司马懿和曹丕。“柏夫人是司马懿的妾,但同样是曹丕的棋子。在这个棋子的去留过程中,看似是张春华捍卫权利,但实则是司马懿在摆脱曹丕的裹挟。”除了戏剧性的设计之外,张永新也坦承,家庭伦理桥段也是希望能够吸引更多女性观众观看。

  历史逻辑混乱?

  第一集华佗为张春华剖腹产,头胎出生的应是司马师,即公元208年,随即“衣带诏”事件爆发。但《武帝纪》记载:“(建安)五年春正月,董承等人谋泄,皆伏诛。”“衣带诏”应发生在公元200年,而非208年。华佗死于公元208年,官渡之战发生于公元200年,但在剧中华佗竟然先于官渡之战被杀。

  张永新称,《军师联盟》也曾在编剧阶段与历史顾问团队探讨,希望严格按照历史的时间逻辑来创作,“但我们发现若是这样,整个故事的叙述可能会非常像流水账。而且这部剧的时间跨度又长达十几年,单是司马懿躲避曹操的徵辟就用了七年,那这七年该如何通过按部就班的戏剧来呈现呢?”因此,张永新团队的共识是“历史归历史,戏剧归戏剧”。

  B节奏紧凑不拖沓

  上部:《月旦评》拍了15天剪成十几分钟 下部:涉及杀伐决断,节奏更快

  相较其他古装剧为增加剧集长度,肆意加入“回忆杀”等“注水”情节,《军师联盟》选择了单刀直入,用42集讲完了司马懿从青年到中年,20年间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例如在前四集中,“衣带诏”风波、曹操出征官渡、曹丕任五官中郎将等事件全部有所体现。而后续荀彧、郭嘉、杨彪等历史人物也如走马灯般一闪而过,即便是担任主角的曹操也在播到23集时就撒手人寰。

  据悉《大军师司马懿》上下部的粗剪版长达105集,但为保证快节奏,张永新忍痛剪掉了20多集的铺陈戏份,“像开篇的《月旦评》,我们其实拍了15天,原本可以剪成半个小时,但最后只剩了十几分钟。”张永新透露,由于下部将涉及更多战场上的杀伐决断,因此剧情的节奏会比上部更快。“下部司马懿将展开与曹叡、曹芳、诸葛亮的勾心斗角,这个过程是悬疑迭起的,因此也绝不能拖沓。”

  服饰用色谨慎,除了杨修

  16个月设计出三四千套服装

  一部剧想要做到口碑与收视成正比,不仅剧情要引人入胜,服化道是否精美且符合史实也成为观众评判的标准之一。《大军师司马懿》的造型设计师陈同勋曾透露,他们在拍摄前四个月就介入到这部剧的设计工作中。从设计到完工,经历了16个月,共设计出三四千套服装。该剧在服饰用色上十分谨慎,灰、黑、藏蓝形成了男性角色服饰的主要色调,即便是女性角色,也主要以浅蓝、淡粉、深紫为主。除了色彩的表现,服饰的样式也最大限度地还原了汉服的细节。但这样的设计理念也有例外之处。例如杨修的服饰则以艳蓝为主,花纹偏向繁琐的青花瓷纹理。张永新表示,杨修的服饰是刻意为之,“杨修性格张扬、轻浮,在某种意义上,服饰也需要与人物性格形成逻辑关系。”

  C下部看点

  魏蜀吴三国混战

  上部中几乎所有的笔墨都铺陈在对曹魏的描写,而三国中的蜀国、吴国却只是惊鸿一瞥。但在《虎啸龙吟》中,不仅会出现三国混战的场面,相较上部的“和平”,下部也将彻底进入战争时代。“上部我们刻意没有拍战争,因为我们希望能够反思,战争并非美好。但下部还是会出现上方谷之战、失街亭等知名战役。”

  对手诸葛亮现身

  继于和伟等戏骨在上部狂飙演技之后,《虎啸龙吟》中的诸葛亮也将由另一位演技派王洛勇出演。张永新称,诸葛亮形象的诠释会在尊重所有观众对这段历史的认知上,进行有限度的创作。对于有观众评价《军师联盟》彻底把司马懿塑造为“白莲花”一说,张永新表示,如果上下部一起播出,可能观众就不会存在这个质疑。“下一部司马懿将纵横捭阖、左右逢源,性格也会与上部有非常大的转变。”

  曹叡并非简单角色

  除诸葛亮之外,《虎啸龙吟》也会是历史人物曹叡第一次以这么多戏份出现在三国作品中,曹叡在历史中是有名的迎客之君,同时他也会有非常复杂的恩怨情仇。他比他的父亲和爷爷更多了些手段,少了些顾忌。而他和司马懿之间既是君臣又是托孤的关系,使他们之间的博弈会非常惊心动魄。 据《新京报》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