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率先将证据标准嵌入办案系统 让大数据防范冤假错案 

2017年07月17日06:56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离大数据越近 离冤假错案越远

  7月10日,全国政法系统负责人齐聚贵州,开了一场高规格的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大数据”、“人工智能”是此次推进会的重要主题。会议认为,智能辅助办案系统可以防止因证据收集、审查不全面不规范而导致的冤假错案。大数据在防范冤假错案中究竟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又是否会导致检察官被“架空”?在运用过程中又是否存在什么样的困境?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远赴贵州进行采访。

  案件证据缺失?计算机控制不能进入下一环节

  提到冤假错案,不少人对聂树斌案仍记忆犹新。

  在去年12月,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判决的主要理由中,有这样一句话:“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

  “证据本身要过硬”,是贵州公检法的一致共识。据了解,贵州在全国率先尝试制定了公检法三家办案的“证据标准指引”,运用大数据将要素化、结构化的证据标准嵌入到办案系统中,让公检法三家重视证据的统一使用,防范冤假错案。

  “系统指引司法机关如何正确地搜集证据、采信证据和固定证据,给司法人员带来了思想观念方面的转变和统一,从而更好地开展司法工作。”贵阳市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丁泽军说。

  2016年4月,贵州省检察院、省高院和省公安厅印发《刑事案件基本证据要求》,针对贵州常见、高发的5类犯罪中,常遇到的证据材料问题进行专门梳理,对50大类100小类的证据提出231项基本证据要求。此后,检察机关还梳理了《刑事案件基本证据审查指引》,对其中25类证据明确了214个审查点,把证据审查指引嵌入办案辅助系统。

  据了解,目前贵州检察机关已经完成故意伤害、盗窃、抢劫、故意杀人等四类案件,212个案件要素和268种证据材料的梳理工作,并运用到大数据司法办案辅助系统中。

  值得一提的是,关键要素或证据缺失的案件,由计算机控制不能进入下一个办案环节,解决“起点错、跟着错、错到底”的难题。

  未排除合理怀疑?系统会向检察官发出预警

  “证据本身不过关”是以往冤假错案的主要原因。

  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中曾提出,以往的冤假错案往往基于证据规则不统一,证据审查不全面,证据取证不规范等原因,造成一些案子开头错、一路错、错到底。而贵州的大数据司法试点,则能帮助司法人员克服认识的局限性和主观随意性。

  《刑事诉讼法》第57条规定:“在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的过程中,人民检察院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加以证明。”

  在冯涛看来,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核心就是落实好证据裁判规则,要通过统一证据要求,即证据应当具备什么样的要求才能过关,来提升证据质量。

  大数据系统,则会把辩方提出的合理怀疑一一记录下来,并提示侦查人员必须排除合理怀疑。

  在大数据系统中,检察官办案的过程全程数据留痕。“如果检察官没有排除合理怀疑,系统会预警,检察官的每一步都需要极其慎重。”冯涛说,风险点高的地方可能需要案件退查来补全补强证据,法律适用问题等则可以通过检察官联席会议等方式解决。

  证据存在瑕疵?贵州全省检察院上线新系统

  贵州检察院还积极探索大数据在侦查监督工作中的应用。今年3月,贵州省还上线了“证据程序性审查预警模块”。

  贵阳市南明区检察院公诉部检察官张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曾经通过系统筛查发现,在一些案件中的辨认笔录或搜查笔录中,其中一个见证人曾在不同的案件中多次出现,“我们就会起疑,他有没有可能是公安机关内部人员?”

  《刑事诉讼法》明确,在搜查的时候,应当有被搜查人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在场。搜查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侦查人员和被搜查人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其他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

  “根据法律规定,侦查部门的人不能作为见证人,见证人必须是与本案没有牵连的人。”张伟说。

  当出现上述预警后,检察官会根据系统提示进行核查,要求公安机关出具情况说明,认为是非法或瑕疵证据则需要排除。

  北青报记者获悉,目前该系统在全省检察院范围内均可使用,具有辅助功能,是否使用由案件承办人结合案情自行决定。

  此外,大数据技术也促进了相关制度方面的改革。据了解,目前系统需要从法律文书中抓取数据,这倒逼贵州省各个检察院相关文书书写也更加规范。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