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成都隐藏了46处三国遗存

2017年07月14日07:09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没想到 成都隐藏了 46 处三国遗存

  武侯祠大门

  《全国三国文化遗存调查报告(成都地区)》

  马超墓旧貌  图片均由成都武侯祠博物馆提供

  弥牟三国八阵图遗址碑

  武侯祠、桓侯巷、八阵图、马超墓……

  □本报记者 吴晓铃

  成都武侯祠博物馆7月13日透露,《全国三国文化遗存调查报告(成都地区)》一书近日正式出版。经过来自考古、历史、博物馆等领域专业人员严谨的调查整理,共发现了46处成都地区的三国文化遗存。它们中既有武侯祠这种至今恢宏的名胜古迹,也有的只是留下名字,更多的则是后代为纪念三国名臣、名将而修建的纪念建筑。它们均成为三国文化影响力的直接见证。

  衣冠庙、洗面桥、桓侯巷原来都是三国“密码”衣冠庙、洗面桥、桓侯巷原来都是三国“密码”A

  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继2011年至2013年完成了诸葛亮南征路线调查之后,又于2014年7月至9月,启动了大成都地区的三国文化遗址、遗迹调查。历经3年,成果最终结集出版。

  调查发现,成都武侯祠最早出现于公元223年修建惠陵时。按照汉代皇家祀制,有陵必有庙,因此汉昭烈庙也就是惠陵旁边的原庙。只是当时的汉昭烈庙还只有神位,没有塑像。大约在南北朝时期,原本在少城中的武侯祠,开始迁至南郊的惠陵和汉昭烈庙旁,此后的上千年里,惠陵、汉昭烈庙和武侯祠再也没有分开。

  在武侯祠周边,万里桥、衣冠庙、桓侯巷等名字,都带有深刻的三国烙印。调查组工作人员表示,万里桥原位于浆洗街,跨锦江而过,现已不存,原址已修建起钢筋混凝土大桥。这座桥原本是战国时为李冰所建,但三国时期蜀国大臣费祎出使东吴,曾感叹“万里之路,始于此桥”,万里桥由此得名。

  至于同样不复存在的洗面桥,相传三国时刘备每逢年节,都要到郊外关羽的衣冠冢和衣冠庙祭扫。到了庙前就会在此下马洗面整冠,以示尊重,洗面桥由此得名。至于关羽的衣冠庙,如今也早已不存,现在衣冠庙只是一片街区名称。位于浆洗街附近的桓侯巷,也因巷内有传为张飞墓和纪念张飞的桓侯庙而得名。不过,如今桓侯巷仅留街巷名称和桓侯小学内张飞庙的一块残碑。

  调查组工作人员表示,洗面桥、衣冠庙、桓侯巷的由来并非一定契合史实,“但它们的出现,表达了后世对刘关张三人的敬仰,以及期待他们死后也能一起归葬在成都的心愿。”

  B

  武担山、九里堤、火井见证蜀汉兴衰

  在成都,也有不少遗存见证蜀汉政权的兴衰。

  参与此次调查的三国文化专家梅铮铮介绍,《三国志》曾记载刘备“即皇帝位于成都武担之南”。武担山迄今犹存,它位于成都青羊区江汉路今新华宾馆内,是古蜀国国王开明氏时期由人力担土堆垒而成的王妃墓葬。蜀王妃建墓后,武担山成为成都城区的地标。

  蜀汉建立以后,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都九里堤、邛崃火井等遗存,都和蜀汉时期大搞生产建设存在着联系。根据《成都通史》记载,九里堤修建于李冰时期,初衷在于防备水患。刘备称帝后,皇宫就在九里堤以南,修建皇宫所需的木材要从都江堰漂运而来,因此九里堤进行了扩建。如今,九里堤公园内还有一段残存的后世修建的堤岸。

  魏蜀吴三国鼎立之后,曹魏凉州境内的少数民族也曾率部投奔蜀汉。《三国志》曾明确记载“凉州胡王白虎文、治无戴等,率众降,卫将军姜维迎逆安抚,居之于繁县”。而原来的繁县居民,则迁至新繁。至于旧繁县,则在今彭州濛阳一带。在今天的彭州市致和镇,白虎夷王墓已被列为市级文保单位。而文物部门将其命名为白虎夷王墓,除了墓葬是典型的三国时期的风格,还因为当地县志曾记载在此发现的石碑上,曾有“白虎夷王谢节、资伟”的名号和姓名。这个遗存,成为诸葛亮“西和诸戎”战略思想的直接见证。

  此外,远在邛崃,火井镇、孔明乡、马刨井等名字,也是蜀汉政治经济发展的佐证。

  C

  一些三国遗存急需保护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地区46处三国文化遗存,有的因附会而成,有的则因时代更迭而消亡。

  梅铮铮说,“双流葛陌,《元和郡县图志》曾明确记载为‘诸葛亮旧居在(双流)县东北八十八里,今谓之葛陌’。但如今,这里已不见农田,仅余地名。”青白江弥牟三国八阵图,是史料记载中诸葛亮八阵图遗址中的一处。明清时期曾进行过修复,民国初年还有37垒保存完整。时至今日,仅余6垒。

  有的三国遗存,也存在牵强附会。龙泉驿区山泉镇苹果村的关索寨遗址与张飞营遗址相邻。关索其人,仅仅存在于小说《三国演义》及民间传说中,正史《三国志》并无记载。所谓关索寨,恰是附会性质的文化遗存。梅铮铮还透露,新都马超墓,其实也类似于后人景仰而修的衣冠冢。因为作为蜀国“五虎将”之一的马超当年病逝于陕西勉县后就地安葬,诸葛亮北伐曹魏时还曾前往祭奠。

  调查发现,不少三国遗存,包括彭州张松墓、张松祠、大邑关帝庙等遗址,处于无人维护、管理的状态,令人担忧。成都武侯祠博物馆馆长谢辉表示,调查三国遗存,既为摸清三国文化家底,同时也希望它们能得到科学保护,代代相传。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