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失眠睡不着?这是最多人患的情绪病

2017年07月13日09:42  来源:新快网
 
原标题:熬夜失眠睡不着? 我的天呀,这是最多人患的情绪病

  在世卫组织国际疾病分类(ICD-10)对失眠的界定中,只要满足以下一条或一条以上症状,就可以视作失眠:连续一个月每周至少有3天出现上床30分钟无法入睡;每天睡眠时间不足6.5小时;在睡眠过程中夜间醒来次数超过3次,醒后难以入睡;多梦,噩梦;次日起床后伴有嗜睡、疲劳、精神状态不佳、认知功能下降等。

  中国睡眠研究会《2017年中国青年睡眠状况白皮书》的调查结果发现,有55.9%的年轻人表示要睡个好觉,很难。在艺术家梁敏儿的“医你的情绪病”病例中看到,失眠熬夜是最多广州白领犯的一种情绪病,生理上自然的入睡行为,成了都市白领们需要去努力,花费时间、金钱和精力去达成的任务。

  “睡眠跟爱情一样,不是努力就会有结果”

  如果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是一种不良生活习惯,如果失眠熬夜是一种情绪病,那么许多都市白领正在痛并快乐着。如果你想要规劝他们早睡早起养成良好习惯,他们并不会答应并且丢给你一个表情包。

  白天办公室里的那个只是影子,这些人的生活仿佛在晚上才会展开。夜幕降临,商场、电影院、餐厅、酒吧、桌游场所或江边、广场的慢跑道,到处都是年轻人活力四射的身影。在广州市珠江新城某广告公司工作的桃子就是其中之一。

  “早早回到出租屋里,也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

  不管有事没事,桃子每天习惯了在办公室磨蹭到晚上八九点钟,即使是看剧网购也好,美其名曰避开交通高峰期,顺便蹭一顿公司为加班同事免费提供的外卖晚餐福利。

  当她走出写字楼的时候,珠江新城已经从办公模式切换到娱乐模式,白天低调的餐厅酒吧亮出鲜艳的招牌,节奏感强烈的音乐和香气四溢的美食霸气地占据了街道上每个人的感官,似乎在告诉这些不想回家的人们,都市生活才刚刚开始。

  桃子往往在等电梯下楼的时候才决定待会去哪里,商场快要关门了,那么健身房、电影院、水疗会所或酒吧街小酌一杯皆有可能。

  如果没有朋友同事的邀约,她几乎都是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到12点多才回家;如果遇上临时组的局,那么宵夜KTV一条龙下来,就差不多要天亮才回到家。桃子说:“早早回到出租屋里,也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

  再怎么努力也等不到睡意,每天睡觉之前都压力山大

  因为长期熬夜,桃子的生物钟已经养成习惯,她的朋友圈里虽然已经分享了“催眠”歌曲的链接,跟全世界道过晚安,可她依然没有办法进入睡眠,只是不想再发动态,以免引来朋友们“你还没睡”的询问或者远方家乡父老的焦心关怀。

  床边有助眠的保健品、香薰灯和蒸汽眼罩,所有她能想到的“武器”,都会在坚持使用一小段时间以后失去作用。

  躺在床上刷完所有电视剧的更新、社交平台和网购工具,敷好面膜、挑选好明天要穿的服饰,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再怎么努力也等不到睡意,反而搞得每天睡觉之前都压力山大。

  “在家的时候,晚上不睡觉就挨骂。现在一到睡觉时间睡不着,就特别紧张,一紧张更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滚了几小时,是常有的事情。”

  公司实行灵活打卡制度的福利“惯坏了”她

  作为从小就被严格管束作息时间的乖孩子,桃子来广州工作以后,还没有能完全适应独立安排自己的全部时间。后来她就想开了:如果一大家子人生活在一起,做晚饭搞卫生照顾老人小孩连轴转下来,用事情取代数字作为刻度衡量每一天,人就比较有时间感。像她这样一个人待着,生理上对时间的流逝是不敏感的,因为这些时间都能放空,能任由你去挥霍,时间过去了就过去了,明天又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一天。

  幸好她的公司实行灵活打卡制度,员工可以中午才来上班,只要手头上的工作能按时按量完成就可以了。“这个福利惯坏了我,听说熬夜多容易猝死,不过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桃子说。

  做学生的时候精力旺盛,偶尔失眠一夜可以第二天轻松补回来,并不会影响精力和皮肤的状态,可是随着年龄渐长,生物钟却更不灵活了。现在,每天出门前她都要用昂贵的遮瑕膏来遮盖黑眼圈和内分泌失调引起的痘印和暗黄的脸色。

  “睡眠跟爱情一样,不是努力就会有结果。”桃子曾po出过这样一条朋友圈状态,配图是“我已经是个废桃子”的自制表情包,头像是一个卡通人物颓废地靠在墙角。她说,那是她有一天10点半躺上床,结果凌晨4点才睡着之后的有感而发。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