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清书官学” 专门对八旗子弟进行满文教育

2017年07月13日09:47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八旗清书官学”150年前设于西瓜园 专门对八旗子弟进行满文教育 百年前朝天街首现八旗子弟学堂

  旧闻新读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有贵

  从笔者查到的史料来看,西瓜园这块地方曾经办过两次学校,一所是民国时期的“私立长城中学”,另外一所就是清朝时期的“八旗清书官学”。《西瓜园纪事》今天就说说清朝初期旗人办学的一些事儿。

  设“八旗清书官学”教满文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朝廷决定“调京津旗满洲兵一千五百名、携眷来粤合驻”,广州第一次有了满族人,官方开始逐步在“旗境”开设学校。

  八旗兵到穗后,首先满汉八旗各在本旗内设立官学一处,挑选能够讲满语的人为教习人员,本旗子弟都要入塾学习满文。由协领(相当于二品大员)挑选委任1名负责人为教习人员,并且协领负责督办和检查教学情况,每塾每月可以支取茶水银四钱。

  乾隆三十七年,两广总督李侍尧上书说,八旗兵来到广州后,尽管设立了几处学房,但是一直没有规范起来,“既不慎选教习之人,又无考核督责之法”,其结果就是有名无实,造成的结果就是当时的衙署官员里竟然很难找到一个可以利利索索、清清楚楚写满文奏折的人,即使“有一、二粗知清汉文义,必须先定汉字底稿,然后翻清”,即使如此也有很多表达言不达意。故拟定在汉八旗和满八旗各开学房一处,在军中挑选“能清话者”分别教学,认真学习写作满文奏稿,专门派协领督办和检查教学情况,每旗挑选5名学生入学,每翼每月可以支取膏火银八两和茶水银一两五钱。并定期考核,于是在广州的“旗境”内出现了“八旗清书官学”。

  “左翼官学”位于西瓜园南部

  八旗清书官学分为“右翼官学”和“左翼官学”。“右翼官学”主要招收汉八旗的子弟,原设在书同巷(海珠北路西侧,西接光孝路),咸丰九年(1859年)迁往西营巷(即现在净慧路一段)。“左翼官学”主要招收满族八旗子弟,原设在白麇巷(现在白薇街,惠福西路南边,解放中路西边,海珠中路东边,大德路北边),咸丰九年(1859年)迁往大利巷。大利巷现已不存,大概位置就是现在惠福西路以南、人民中路以东、靠近两马路交界处的一条南北向街巷,也即西瓜园南部。

  如果说“官学”是为了满足八旗兵驻粤需要的话,那么在嘉庆年间开设的“义学”就属于服务性质了。讲到“义学”,我们必须要提到清初的“粮饷制度”。清兵刚到广州,实施的是一种“包养制”,即从上到下,从官兵本人到其家庭,政府一切都包养起来,这些人战时作战、闲时练兵。但随着时代发展,原有的“官学”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于是出现了八旗兵的“义学”。

  义学实际上是学习汉族文化。嘉庆时,清政府开始允许驻防八旗子弟参加科举童生考试,所以驻扎广州的八旗兵中,如果有肯读书向学者,准许其在各驻防地附近考童生试,满汉各旗各创立义学,聘请汉族儒士为师。这时的“义学”仍然是分为满、汉两处:汉八旗义学设在西营巷,满八旗义学设在大利巷,也就是现在观绿路以北区域,即西瓜园的南部。

  广州同文馆设于朝天街

  洋务运动兴起后,清政府为培养翻译人才,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建立同文馆,于是广州出现了最早的外语学校——广州同文馆。同治三年(1864年),在朝天街(今朝天路)开设同文馆,聘请洋人为教习,教授外国语言文字。又聘请汉人为教习,教授经史和算学。又设立2个分教员。遴选1名通事在馆中负责助教,还设立1名提调,2名馆长。在满汉八旗中一向有学习满文和翻译的子弟中选择资质聪慧、年龄在20岁左右的16人,和挑选汉人世家子弟才堪造就者4人,一共20人卷入馆中肄业。

  同文馆肄业生以三年为期,后来规模逐步扩大:英语为三班、俄语、法语、日语各一班,学生人数也增加到一百多人。学习有成的旗人作为翻译生员,汉人作为监生,准其一体乡试,分别补充各衙门。这个学校可以说是培养了广州第一代懂外文的广州人。

  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随着各地开办学堂,在广州的满族人也陆续开设了两所小学堂,一所位于惠福西路的五仙观内,另外一所八旗子弟的学校就是位于朝天路的广州同文馆旧址。当时广州的满族人口已经达到6000多人,两所小学是难以满足需要的,所以满族子弟失学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

  抗战胜利后,广州满族镶红旗的一些人士呼吁,在光塔路89号的满族“宗祠”开办满族子弟的学校,校名定为“国光小学”,这就是“广州满族小学”的前身。新中国成立后,在各方努力下,满族小学得以保留下来并逐步扩大规模,成为广州唯一的满族小学。

  (参考资料:《广东满族史》、《驻粤八旗志》、《广州地方文史资料选辑》等)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