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员额法官是怎样选任的

本报记者  徐  隽

2017年07月12日08: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人员分类管理改革核心的内容是法官员额制改革,因其是对法院工作人员利益格局的重新“洗牌”,涉及每一位干警的切身利益,是一场动自己“奶酪”的硬仗,被视为是本轮司法体制改革中“一块最难啃的硬骨头”。

  

  “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努力奋斗!”

  7月3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率领最高人民法院首批员额法官庄严宣誓,标志着最高人民法院机关首批员额法官选任工作圆满完成,也标志着法官员额制改革在全国法院已经全面落实。

  我国最高审判机关的员额法官是如何选任的?当选员额法官后有哪些权利和责任?如何管理员额法官?记者进行了采访。

  首批法官员额比例控制在30%以内

  作为我国的最高审判机关,最高人民法院既担任着公正审理各类案件、维护公平正义的崇高使命,也担负着监督指导地方各级法院依法行使审判权力、确保宪法法律正确实施的神圣职责。

  今年5月,经中央批准,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启动司法责任制等综合改革试点工作,并以开展首批员额法官选任工作拉开了综合改革的大幕。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协会长王俊峰表示,法官员额制改革是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最高人民法院开展首批入额法官工作,是中国司法史上的一件大事,将对司法改革和法治建设产生积极影响。

  5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会议审议通过《最高人民法院首批法官入额工作方案》,把入额标准贯穿于遴选过程的始终,坚持差额择优、量能选人,确保真正把优秀业务骨干遴选到一线办案岗位上来。

  ——科学测算员额比例,统筹设置员额岗位。《方案》规定,按照中央关于法官员额控制在中央政法专项编制的39%以内的要求,最高人民法院首批法官员额比例控制在30%以内,数量不超过400名。考虑到最高人民法院近年来招录年轻人较多的实际,预留约9%的员额比例,让未入额法官、符合法官职务任职资格的同志看到下一步入额的希望,稳定审判队伍的后续力量,也为今后从下级法院遴选法官以及从法学专家、律师中公开选拔法官预留出空间。

  ——突出办案能力,强调工作实绩。《方案》具体规定5项入额资格条件和不得入额的8种情形,入额人选须具有审判员以上职务,或者任助理审判员且具有八年以上法律工作经历。另外,明确原办案骨干调入非办案部门五年以上的,需回到办案岗位参与办案满一年方可入额。

  ——坚持从严把关,确保遴选不走过场。对廉政审查不过关、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不实的,坚决实行“一票否决”。对近三年工作绩效偏低的不予入额。

  ——向巡回法庭倾斜,向业务骨干倾斜。考虑到巡回法庭的主审法官均已参照入额法官的相关标准和程序开展过选拔工作,属于从法官中选拔出来的法官,所以,对于现任或者曾担任巡回法庭主审法官的,按程序资格审查后直接提交遴选委员会审议。其他申请入额的审判员,绝大部分是审判一线的业务骨干,办案能力较强,不再进行笔试,采取考核方式择优入额。高素质的年轻业务骨干通过择优遴选进入员额,367名员额法官中,助理审判员98人,占26.7%。

  不搞论资排辈,不搞平衡照顾

  5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司法责任制等综合改革试点工作动员会。会后,全院范围内的逐级动员、逐人谈话正式开始。全院符合资格的同志踊跃报名。经资格审查,确定410名同志参加遴选。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徐家新介绍,此次遴选区分不同类别人员,采取不同入额方式,即:对审判委员会委员、现任或曾任巡回法庭主审法官按要求审查后,提请遴选委员会审议入额。对审判员采取考核方式,择优入额;对助理审判员采取业绩考核为主、考试为辅的方式择优入额。

  6月6日至1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各审判部门主要负责人和外请专家组成的评审小组,对法官入额人选的工作业绩、专业能力进行了全面评价和考核,明确提出是否同意入额的评审意见。

  参与入额的助理审判员还需要参加专业笔试。6月10日,笔试在最高人民法院中法庭举行,试题外请专业机构命制,由案例分析、法律文书写作构成,内容贴近办案工作实际。

  为了体现入额人选能否得到群众公认,入额工作还进行民主测评;为全面深入了解人选情况,最高人民法院组成16个考察组开展考察,听取意见。

  6月22日,北京迎来了夏至后的首场大雨,在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会议室,气氛热烈、紧张忙碌,最高人民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正在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对提请遴选委员会审议的387名入额人选进行审议。

  “从严控制员额比例,从严设置员额岗位,从严限定入额标准和条件,从严规范入额方式,不搞论资排辈,不搞平衡照顾。” 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说。

  最终,在387名审议人选中,差额确定370名为入额建议人选。经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会议研究确定,将其中367名人选作为最高人民法院首批入额法官拟任人选。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完成首批法官入额工作,这是中国司法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一件大事。最高人民法院遴选委员会吸收了地方法院遴选法官的经验,规则更精细、标准更严格、程序更完善,将对完善我国法官遴选制度起到引领和促进作用。

  院庭长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最高人民法院首批法官员额制改革顺利完成,优秀法官脱颖而出,法官结构大幅优化,人力资源向审判一线聚集。

  这是一支正规化队伍:除审判委员会委员、巡回法庭主审法官外,刑事岗位151人,民事岗位99人,行政赔偿岗位19人。

  这是一支专业化队伍:博士研究生119人,硕士研究生205人,大学学历43人。

  这是一支职业化队伍:平均年龄47岁,平均法律工作经历22年,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审判员成为员额法官的主流。

  同时,员额配置不搞“大锅饭”,办公厅、政工党务、纪检监察、司法技术等综合部门不设员额岗位。10名综合部门入额法官将交流到审判部门工作。

  实行员额法官轮岗交流,全院每个审判部门拟调整2—4名同志开展跨部门交流,全面培养干部。

  徐家新介绍,对院庭长办案数量按“阶梯比例”方式提出明确数量要求,并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院庭长办案情况全程留痕,接受干警监督,纳入绩效考核。法官入额,不是头衔和待遇,不能“一入了之”,不等于终身入额。入额法官考核不过关、作风不过硬的要退出员额,形成“能进能出”“能者上,不胜任者让”的正确导向。

  据了解,首批法官入额完成后,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将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按照“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要求,实行合议庭办案责任制。在赋予法官更大审判权力的同时,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审判管理和监督,建立院庭长审判和监督权力清单,完善信息化审判管理机制,健全司法过错责任追究机制,坚持有序放权和有效监督相统一,切实做到放权不放任、监督不缺位。

  “探索组建以入额法官为核心,法官助理、书记员分工协作、紧密配合的专业化审判团队模式,健全审判权运行机制,全面提升审判工作质量和效率。”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组织人事部部长孔玲说,落实和完善司法职业保障制度,实行法官单独职务序列管理,落实相关人员薪酬待遇,加强司法人员履职保障制度建设,为法官依法独立履行审判职责撑腰打气。

  随着最高人民法院机关首批员额法官选任工作圆满完成,法官员额制改革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已经被总体“啃下”。据了解,全国地方各级法院已全面完成员额法官选任工作,共产生入额法官近12万名,约占中央政法专项编制总数的32.8%。员额法官选任工作总体平稳有序,司法人员各归其位、各尽其责的工作格局基本形成,审判质量和效率进一步提升。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12日 18 版)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