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行贿”的王石和“多做少说”的郁亮

周琦

2017年07月11日09:41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原标题:“从不行贿”的王石和“多做少说”的郁亮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周琦| 综合报道

  责编:赵泽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27期)

  2017年6月30日下午,万科股东大会进入尾声,66岁的王石正式退位,这家地产龙头企业在“动荡的平静”中完成了第一次掌舵人的交替。

  “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王石在做“最后的总结”时,平静中带着释然。与相对“镇静”的王石相比,接班人郁亮有些激动,在发言时突然哽咽。傍晚,郁亮在朋友圈中发了八个字:大道当然,合伙传承。

  没有了牵挂的王石,可以去过他想要的生活:赛艇、登山、谈恋爱……就在卸任万科董事会主席的第二天,7月1日,王石欣然宣布了他的新工作——就任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而没有了王石的郁亮,接手的则是国资、民资、险资股东并存,似乎比华润时代更为内忧外患的万科。现在郁亮面对的局面,和过去相比,或许更为复杂。

  王石离任郁亮哽咽

  6月30日,在充满了信息量的万科股东大会上,“野蛮人”宝能同意了全部议案,新晋大股东深铁保证不干涉万科管理,新任独立董事刘姝威现场炮轰宝能……放在平日,这些事件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引起轩然大波。然而,与王石谢幕、郁亮接班相比,这些都显得平庸了许多。

  早在6月21日万科披露最新一届董事会方案及候选名单时,王石就已在其个人朋友圈宣布退位,由郁亮接棒。“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这条朋友圈的配图,是王石攀登珠峰时郁亮专程来探望拍下的合照。

  在最后一次作为董事会主席出席股东大会时,王石似乎有意站在聚光灯外,将更多的“表现机会”给了郁亮,即便被点名提问,他也是淡淡地说“这由郁亮来回答”。

  郁亮用了6个词来表达心情:感恩和感激、责任和压力、信心和勇气。“没有王石主席,就没有万科的郁亮。”与王石共事27年,在总经理的位置上16年,谈到王石对自己的知遇之恩时,郁亮一度哽咽。坐在郁亮身旁的王石,很认真地听着他讲话,不时有眼神交流。当郁亮哽咽时,王石把身体向前挪了挪、使劲地鼓掌。

  最后的发言中,王石透露,一个半月前就已做出离开万科的决定,“我这个人有点自信,在没有决定前我没有考虑后路。一旦决定的时候有两三天的纠结,但纠结过后一切照旧。”在提及自己给万科带来的财富时,他对自己“建立了一个制度”感到欣慰。这也是外界普遍认为王石给万科留下的最有价值的财富。

  “从不行贿” 的王石

  在中国地产界,王石没有王健林那样的“高”起步,也没有孙宏斌那样的“曲折”,他的创业经历与当年大多数商人类似,脚踏实地,一点一点成就了如今的万科。

  1983年,王石来到深圳,开始了很多人熟知的“玉米贩子”生涯,赚到了“第一桶金”。从1983年4月到12月,短短8个月,王石赚到了300万元。

  王石做事不行贿的原则和底线正是来自于他“玉米贩子”生涯的感触。当时王石的生意遭遇交通瓶颈,急需计划外车皮,不得已买了两条三五牌香烟,想跟火车站货运主任套近乎。然而,这两条烟没送出去。后来王石才知道,他在货场里跟民工一起卸玉米时,货运主任觉得这个年轻人想干一番事业,自愿帮他。王石在自传《道路与梦想》中写道:在商业社会里,金钱不是万能的,金钱是买不来尊重和荣誉的,货运主任对我所诉求的正是后者。不过,令王石无奈的是,他“不行贿”的表态屡被质疑。

  1984年,万科的前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建立,王石任经理,主要业务是从香港进货,向内地倒卖摄像机、投影机等器材。1987年底,一家房地产公司以525万元的最高价获得了深圳一块8588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房地产业就此进入了王石的视野。第二年,王石亲自到场举牌,以2000万元的天价在深圳拍得威登别墅地块,由此进入房地产行业。这一年,王石把企业更名为“万科”。

  在企业更名之前,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进行了影响至今的股份制改革,4100万股份中,万科职工应得的股票约500万出头。在明确资产的当天,王石放弃了本可以拿到的40%的股份,而是在个人存款只有2.5万元的情况下,拿出2万元认购股份。

  回顾1988年的这次股份制改革,它奠定了万科“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独特股权结构,虽然给后来的“万君之战”和“万宝之争”留下了伏笔,但仍被经济学家、万科前任独董华生赞赏不已。

  痴迷登山两登珠峰

  1999年2月,王石辞去万科总经理的职务,聘任姚牧民为总经理,同时聘任郁亮为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王石认为新兴企业要做大就必须摆脱权威阴影,走出人治的怪圈。

  这一年王石48岁。回忆其刚刚辞职后的生活时,王石坦言开始不是很适应。由于还是万科董事长,辞职后的第二天还得照常上班,“一到办公室就感觉不对劲了,觉得冷冷清清。便问秘书,人都跑哪里去了?秘书说,大家在开总经理办公会。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没有叫我?随即意识到,我已经不是总经理了。”王石说,其他人开会时他在办公室踱来踱去,不知该做什么好,心里特别想冲过去看看。打那之后,王石常常有意离开公司,每次离开就是一两个月。

  辞任总经理后的王石,开始玩赛艇、登山、做环保事业。2003年,王石登顶珠峰,之后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又登上南极洲、南美洲、欧洲、澳洲最高峰。2005年,王石又分别滑雪抵达北极点和南极点,完成了“登顶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和穿越南北极点”的探险计划。

  2006年后,王石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环保、登山、慈善等事务上。2010年,60岁的王石再次登顶珠峰,刷新了他53岁时创造的“登顶珠峰最年长者”的国内纪录,也让王石进入了从珠峰北坡和南坡都成功登顶的登山者行列。

  如果不是宝能的突然闯入,王石或许会以万科董事会主席身份,继续乐得清闲。

  2017年6月30日,王石辞职一事终于尘埃落定。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认为,王石是个有理想、有追求、有精神的人,不向世俗妥协,不向权贵低头,活得有骨气。自从事房地产事业以来,王石一直是潘石屹学习的榜样和追随的目标。“他还很年轻,他的心态更年轻,现在还正在谈恋爱呢。”

  “多做少说” 的郁亮

  1999年王石辞任总经理时,郁亮担任万科常务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其实已经明确郁亮将是下一任总经理的人选。2001年,姚牧民因为移民离职之后,郁亮顺势出任万科第三任总经理。由总经理办公室职员到财务顾问公司主管,再到公司董事会秘书、常务副总经理和总经理,郁亮对于王石的“知遇之恩”,时常挂在嘴边,他时常提起的一句话就是:“我和王石主席的理念是一致的。”郁亮说,“要是没有理想支撑,也走不到今天”。他坦言,王石在精神上对自己影响很大。

  王石曾说过:“我从来不培养接班人,而是建立了一套制度。”郁亮正是制度中走出来的最佳人选。王石在自传中也谈道:“我和郁亮的分工是,我关心不确定的事情,他来关心确定的事情。”

  郁亮接手总经理时,房地产业务给万科创造的营业收入只有24.49亿元。学财务出身的郁亮开始调整战略,剔除此前较为务虚的业绩考核指标,专注于资本回报率、利润率、存货周转率等指标。

  2004年,万科的销售额达到91亿元。这时,郁亮宣布了万科的千亿计划。王石一度认为郁亮的规划有点冒进。郁亮对此则信心满满,2007年,万科冲破500亿规模。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万科也未能幸免,郁亮提出了“5986模式”:拿地5个月动工、9个月开盘、普通住宅要占80%以上,开盘后当月销量要达到60%。2009年,万科业绩恢复,营收达600亿,次年冲破千亿。千亿大计划仅用5年时间完成了。

  今年3月万科发布业绩公告,2016年公司实现销售额3647.7亿元,同比增长39.5%,销售回款位居行业首位;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0.2亿元。

  在长达17年的“交接班”时间里,郁亮将万科业绩从24亿元做到3647亿元,涨幅超过150倍。

  郁亮做事有一个重要原则:多做少说。这种谨言慎行的性格与房地产行业中人,尤其是王石相比,形成了巨大反差。郁亮从不以万科的主人自居,他说王石是英雄,而自己是普通人。当与王石同时出现在公共场合时,他总会把步子迈得更慢,以保持不走在最前面。

  郁亮与王石不同的性格在“宝万之争”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对于宝能的“入侵”,王石的抗拒很直接:指责对方“信用等级不够”“价值观不一致”“运作不规范”……而在这个过程中,郁亮的反应却低调到不露痕迹。据报道,郁亮曾以物业与业主的关系比喻宝能觊觎万科,“股东不能影响其他股东利益,就像业主不能随便改燃气管道,不能乱搭建,影响别的业主利益。”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郁亮被王石的耀眼光芒遮盖。郁亮对于地产行业的很多前瞻性问题会从企业角度进行微观思考,并且会在内部与行业之中逐条提出。这10多年来一次次的正确判断,为他赢得了业界的尊重与认同。有媒体认为,对于万科这艘航船而言,经历了惊涛骇浪的“万宝之争”后,目前的郁亮或许是沉在海水中最稳定的船锚。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