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四川改革试“经”石》系列报道一

四川罗江:全面纵深推进“放管服”改革 变“多头审批”为“一窗服务”

2017年07月10日17:45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人民网成都7月10日电  (王波)近年来,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县针对“放管服”改革中存在的虽打破审批关卡仍旧“证明围城”,虽结束“公章旅行”仍旧“公文长征”,虽各部门工作人员集中审批办公仍旧相互之间无“化学反应”,政务服务虽形式不断翻新质量不断提高,但企业和老百姓改革获得感仍旧不强等问题,抓住行政审批的痛点和盲点,通过创造性实施“四个根本转变”,变“多头审批”为“一窗服务”,彻底解决企业群众关注的焦点和难点,纵深推进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侧改革,下好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先手棋和彻底转变政府职能的当头炮。

“多头审批”变为“一窗进出”,减少门槛

一是全面实施“两集中、两到位”。坚持“凡批必进、应进必进”原则,民生、企业服务等领域涉审部门全部入驻政务服务大楼,让群众“进一个门,办所有事”。目前,涉及全县296项行政审批、公共服务和日常监管事项已全部集中。全面清理行政审批事项,取消、调整行政审批项目25项,全面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编制并公布县级行政权力清单5727项、责任清单5750项。

二是做实行政审批局,实行“一窗进出”。第一时间落实省政府扩大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范围要求,今年3月1日在全省第一批挂牌成立行政审批局,县委主要领导牵头逐一研究涉审部门审批权和审批人员划转方案,确保转得出、接得住、管得好。目前县级151项行政审批事项已全部转入,人员基本到位,试运行顺畅,实现了审批权力的平稳过渡,保障了审批业务有序衔接和顺利开展。

同时,整合构建综合窗口,将分散在23个部门的151项行政审批服务事项整合到商事登记类、投资项目审批类、涉农事务类、城管交通类、社会事务和文教卫生类5类综合服务区,统一事项受理标准,并由5类综合窗口实行“一窗综合受理”,实行受理、审批、出证“三分离”,形成了“前台综合受理、后台分类审批、统一窗口出件”的模式。受审分离实现了行政相对人与审批人员的物理隔离,杜绝了体外循环的现象。

“被动减收”变为“主动减负”,降低成本

一是主动大幅减免涉企收费。第一时间落实4月1日财政部《关于清理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有关政策的通知》和《关于取消、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有关政策的通知》的要求,一次性减到位,不设过渡期,不变相保留、新设收费项目,对保留的收费项目按最低标准收取。全县共取消收费项目4项,社会投资收费项目仅保留人防异地建设费、市政建设配套费、农民工工资保证金3项。

二是中介服务政府“买单”。积极探索企业投资建设过程中涉及的环评、水保以及测绘、放线、审图等10项中介服务,采用县政府购买服务方式,企业不再承担相关中介费用。同时推进区域性环境保护评估、水土保持评估、安全影响评估、稳定风险评估制度,对符合要求的项目,直接共享区域评估评审结果。此项改革降低项目前期中介费用60%以上,节约中介服务时间30天以上。

三是建立中介机构库。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在全国率先建立政府性投资项目中介机构库,共15大类、34小类、127家中介机构入库,随机抽取中介服务机构,三年一轮换,逐步推广到社会投资项目。中介库制度的建立,提高了中介服务质量,杜绝了中介乱象,中介服务费最高可节省70%,政府投资项目平均建设时间缩短了70天。

“坐等报批”变为“订制服务”,精准对接

一是创新实施“项目秘书”工作机制。为每个招商项目配备1名项目秘书,全程代理从注册登记到报建的所有相关手续,项目秘书与审批部门直接对接,完全斩断企业与审批部门的联系,杜绝可能发生的腐败行为,力争让企业一次都不跑办完所有事。每周到企业进行一次走访,对企业反馈问题,第一时间收集整理、第一时间研究解决、第一时间反馈结果,做到事事有回应,件件有结果。

二是推行“容缺预审”,精简审批流程。按照“审批标准清单、审批权力和责任清单、事中事后监管清单”的管理要求,标准化申报材料,明晰审批责任、审批时限,揭开审批的神秘面纱,让审批变得透明,让百姓听得懂看得懂。着力精简审批环节,重组审批流程,对符合产业发展导向、不属于“两高一低”限制目录的项目,推行“容缺审批”试点,审批时间从平均105天缩短至30天。

“事前审批”变为“事中事后监管”,放手不甩手

一是实施“双随机一公开”。完成16个行政执法部门随机抽查,建立“一单两库一细则”,编制《市场主体名录库》、《行政执法人员名录库》,已全部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构建涉审监管运行机制,对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重大公共利益的事项,严把审批关口,在食品、安全、环保等重点领域坚决不打让手。

二是推行“一审一案”制度。对划入行政审批局的审批事项,通过制定审批事项的事中事后监管清单,对内推动职能部门强化监管责任、创新监管举措、加大监管力度,对外引导市场主体明晓界限、守法经营,以确保划转事项运行流程顺畅,审批责任明晰,监管职责到位,真正发挥行政审批服务百姓生活、服务企业经营、服务地方发展的作用。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