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建筑:马丁堂还是瑞记洋行?

2017年07月10日09:21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马丁堂还是瑞记洋行?

  中山大学马丁堂

  1905年,治平洋行的Nukha住宅

  治平洋行中西职员合影

  瑞记洋行早期图

  广州,史上的那些个第一

  中山大学不仅是国际知名的高等学府,也是广州优秀的城市景观。在香花绿树、静水悠山之中掩映的一幢幢红墙绿瓦的小楼,带着浓厚的历史感,令人过目难忘。它们当中,三层高的马丁堂又显得格外突出,因为它不仅是大学里最古老的建筑,而且也是中国最早的一座钢筋混凝土混合结构建筑,始建于1905年。同一年,广州的沙面岛上,四层高的瑞记洋行新大楼开始建设。《商埠志》也将它称为“华南地区第一栋真正意义上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

  广州大学彭长歆教授在其论述中指出:马丁堂和瑞记洋行谁是中国近代第一幢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也许并不重要,但他们传递出一个重要信息,在20世纪初,由砖石钢骨混凝土向钢筋混凝土结构过渡的交汇点上,近代岭南乃至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是基本同步的。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土木工程师伯捷与澳大利亚建筑师帕内在广州所办的治平洋行为中国近代钢筋混凝土结构技术的引入做出了极大贡献。所以,广州是钢筋混凝土建筑传入中国的第一站。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使用钢筋混凝土 中国与世界同步

  实际上,根据学者谢少明的研究,我们可以知道,马丁堂最初的设计方案采取的是砖石钢骨混凝土混合结构。这种结构是用锻铁做成钢梁,在梁间以生铁板搭接,其上浇筑混凝土制成楼板。它从18世纪末开始盛行,1900年前后传入中国。马丁堂诞生时,砖石钢骨混凝土混合结构已经基本走到了发展的终点,所以在导入中国后,几乎立刻便被更新的技术——钢筋混凝土取代。

  1905年11月,美国纽约的斯托顿事务所完成了马丁堂的最终设计,当时称之为“东堂”。治平洋行也参与了建筑设计。大概由于路途遥远等原因,斯托顿事务所的工作最终交给了治平洋行。伯捷和帕内决定,采用“康”式钢筋混凝土结构技术来完成它。该结构的技术核心是美国人康(Julius Kahn) 发明的“康式绑扎型钢筋”。

  马丁堂建造最初主要作为学生课堂之用,并划出一间作为博物馆,二楼和三楼的一部分一度作为图书馆临时馆址,并一直沿用到1982年。1912年5月9日,孙中山应钟荣光的邀请莅临岭南学堂参观,在马丁堂前向学生作了《非学问无以建设》的演讲,并与岭南学堂教职员工在马丁堂前台阶合影。他勉励青年学生要立志做大事,努力钻研科学,不可荒废学业,这样才能为国家为人民服务,并提出了“人类进化,非相匡相互,无以自存”的进步道德观,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1965年,这座老建筑经过翻新,成了今天大家熟悉的模样。

  谢少明指出,19世纪末20世纪初,“殖民地式”建筑形式曾在广州流行过一阵,当时钢筋混凝土还不流行。当钢筋混凝土广泛使用时,这种建筑形式反而不流行了。因此,“作为那一时期使用钢筋混凝土而建造的马丁堂,就显得更加特别且独一无二。”

  彭长歆指出,瑞记洋行使用的也是“康”式钢筋混凝土结构技术。1905年,伯捷与帕内为瑞记洋行设计了位于广州沙面的新大厦。设计师雇佣香港建筑商林护学习该结构的施工以便建造。

  “骑楼化”促进钢筋混凝土大发展

  彭长歆指出,1905年后,钢筋混凝土结构技术在包括岭南大学、真光、培正、培道等一大批教会学校建筑中广泛运用,一些新的公共建筑包括租界洋行以及长堤海关大楼、邮政局等也更多地选用了新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并主要表现为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和钢筋混凝土砖混结构两种方式。但同时,砖石钢骨混凝土和砖木钢骨混合结构仍在继续使用,这是技术过渡时期的特点。

  彭长歆认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在岭南的推广与骑楼建设有着直接的联系。1912年,广东军政府工务部颁布《广东省城警察厅现行取缔建筑章程及施行细则》,明确规定商业建筑必须以骑楼形式出现,由于脚骑楼在结构体系上改变了连续砖墙的承重方式,使得一些为了摊薄高额地价、而寻求向高度发展的商业建筑,不得不采用一方面可以将底层商业空间从承重墙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又可以谋求更多楼层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大新公司1918年建成位于广州长堤的九层百货大楼是这类建筑的代表,也是中国近代第一幢高层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建筑。

  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深刻影响了广州近代建筑的变化方向。首先,建筑向高处发展,单栋建筑功能也趋于综合化、多样化。其次,建筑形式趋于多样化,如西方新古典样式的沙面瑞记洋行、汇丰银行,中国固有式的广州市府合署大楼,现代摩登式的广州平民宫等。此外,它还导致设计者和使用者开始酝酿更新、更有效的结构技术,比如钢结构。

  催生出第一批中国近代建筑人才

  治平洋行在广州开业时,正值沙面新一轮建设热潮的开始和清末新政大力发展实业的时期,相当数量的委托蜂拥而来。事务所先后设计了包括广州河南海关俱乐部,沙面瑞记洋行新楼、花旗银行、礼和洋行、亚细亚洋行、粤海关俱乐部,以及广州五仙门电厂、中法韬美医院、广州士敏土厂南北楼(今大元帅府纪念馆所在地)、东山培道学堂(今广州七中)、广九铁路火车站等在内的许多建筑。

  彭长歆说,这些建筑作品,大多集中在广州沙面、长堤、东堤及珠江南岸一带,并以珠江为纽带联系在一起,形成东西走向的带状区域,“这是20世纪初广州城外最具活力的空间,集中了晚清广州经济、文化的几乎所有新生事物”。治平洋行是广州城市与建筑近代化的重要实践者与见证人。

  帕内在广州拍了很多照片。镜头下有许多中国人,彭长歆推断,其中一些应该是他们的中国朋友或工作伙伴,治平洋行雇用了大约九位中国雇员,“他们通过在治平洋行的学习或工作,逐渐熟悉和掌握西方建筑艺术和技术,并最终成为中西建筑文化交流的实践者”。治平洋行一份有关广州中法韬美医院医生住宅的设计图纸中,有一位中国人“杨宜昌”的签名和盖章,在一定程度上就能证明这一点。

  彭长歆还认为,在帕内与伯捷的指导下,中国工人掌握了许多西方建筑技术,如砖券砌筑、钢筋绑扎等,并通过一个个营造项目,将这些技术传播开来。作为最早掌握钢筋混凝土技术的中国营造商,他们的重要合作者林护的联益公司迅速发展起来,并向上海、南京、长沙等地拓展。而林氏兄长林裘谋既是联益公司的经营者之一,其子林逸民后来也成了广州市工务局局长和南京市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处长,先后主持制订了南京《首都计划》等重要规划文件,是民国时期广州、南京一系列城市运动的重要实践者。

  1907年,由岑春煊筹建的近代中国第二家水泥厂——广东士敏土厂在珠江南岸建起。由于曾经作为孙中山大元帅府所在,它大约是治平洋行在广州的作品中最有名的一座。但钢铁工业的严重不足,大大制约了钢筋混凝土技术在广州的推广与发展,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部分文图资料辑自谢少明、彭长歆著作)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