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遥望雪山的故事讲给你听

2017年06月23日07:34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在成都遥望雪山的故事讲给你听

  一列火车从成都驶向雪山。丘寒 摄

  □本报记者 吴梦琳

  6月18日,“我们的雪山 我们的成都”分享会在四川省图书馆举行。4位常年痴迷雪山的成都人,从不同角度讲述了他们与雪山的故事。他们中,有资深雪山拍客,也有多次攀登雪山的登山爱好者,还有从地质、物理以及考古等科学角度分析成都眺望雪山的技术流,从美学角度探讨观山与观人之间的关联与意义的高校学者。

  贡嘎“现身”刷新观山纪录

  6月5日清晨,在成都范围内,几乎都能清晰地观看到直线距离240公里以外的最高海拔超过7000米的贡嘎雪山,很多人都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刻。其中,也包括从2011年开始在成都拍雪山的资深拍客丘寒。

  当天,丘寒在成都郫都区一个楼顶上,拍下了当时所有从成都可以遥望到的雪山,并用软件将27张照片合成了一幅超长全景画卷。画卷中,贡嘎山、大雪塘、四姑娘山幺妹峰、九顶山等10余座雪山一一呈现,在霞光之中,巍峨不动地矗立在成都城市的周边,在网上引发热议。

  大雪塘、四姑娘山等,都是拍客照片中的“常客”,但贡嘎山,却一直存在于“传说”中。

  早在几年前,就有摄影爱好者称在成都拍到了贡嘎山的照片,在成都能够远眺贡嘎山的说法也开始流传,但却一直未被多数人认可,质疑声也很多。“实际上,之前我也曾拍到过一次,但因为光线、天气等原因,在拍摄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发现,后来回来将照片调亮后,依稀能看到贡嘎山的影子。”丘寒说,但6月5日这张照片,则能够清晰地看到贡嘎山。

  那天之后,雪山迷们将成都能够观看到的雪山的海拔,从6000米刷新到7000米。

  美图得来并非偶然

  其实,这些美图的得来并非偶然。几年前,几位雪山迷发起了“在成都遥望雪山”群,并逐渐发展壮大,从几个人到如今超过100人。他们中,有不少是技术派,从地质、气象等多个角度,来分析过成都眺望贡嘎山的可能性。

  赵华就是技术派代表人物。他学习化学专业出身,对物理、地质、气象等都有深入研究。“贡嘎山和成都虽然隔着240公里的直线距离,但两者之间视线并无遮挡,幺妹峰和贡嘎山方位又分别位于成都西偏北和西偏南约27°位置,而贡嘎山的视角高度大约为幺妹峰的三分之一,在气象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既然能看到幺妹峰,那么目击贡嘎山也是可行的。”分享会上,赵华解释说。

  6月4日晚,根据气象部门发布的天气预报,他们在“从成都遥望雪山”微信群里,推送了6月5日清晨可能观看到雪山的通知。

  6月5日一大早,不少群友天不亮就起床,奔向成都的西北边,寻找有利地形蹲守,等待雪山出现。不负众望,不仅大雪塘、四姑娘山等都纷纷“露脸”,贡嘎山更是清晰出现,群友们拍下了大量的雪山美图。

  观山成为一种生活

  实际上,贡嘎山“现身”,不仅是雪山迷们在狂欢,媒体、普通群众纷纷加入刷屏大军,图片在网络上的转发不计其数。

  从古至今,文学、书法作品中对于在成都观山,都有很多描写,最具代表性的是唐代诗人杜甫,除了创作名句“窗含西岭千秋雪”,还写下了“雪岭界天白,锦城曛日黄”等诗句。

  分享会上,几位嘉宾还讲到一个趣事——如今,有一些雪山迷们,为了能够观看雪山,专门在成都西北方向买房,将房子称为“雪景房”。

  “观山成为一种日常生活,被大多数人所接纳,正是自然生态美学的一种鲜活体现。”四川大学教师匡宇说,这是社会的公共空间以及社会文化自我生产的一个表征,雪山让社会力量开始自我生成了一种公共文化。

  演讲嘉宾之一、四川大学锦城学院兼职副教授朱晓军,原四川省青年登山队队员,从1997年开始涉足户外运动,攀登过四姑娘山大峰、西岭雪山大雪塘、雀儿山、雪宝顶、穷母岗日等。

  回望与雪山亲密接触的日子,朱晓军笑称自己现在开启了对于雪山的“安静模式”,静静欣赏,“能够在一座城市里,欣赏到四周这么多雪山,甚是幸福。”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