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故事该怎么讲?陈可辛:内地导演要放下

2017年06月22日06:48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好故事该怎么讲?陈可辛:内地导演要放下

  “SCREENCRAFT主题对话:好故事该怎么讲”论坛昨日举行,陈可辛、《银河护卫队1和2》导演詹姆斯·古恩、《哥斯拉》和《金刚·骷髅岛》等片的编剧麦克斯·鲍恩斯坦等出席。陈可辛笑说以为自己走错了会场,因为“他们都是拍大片的,而我却不是拍大场面的。”而对于如何讲好故事,陈可辛坦率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对于自己为何能拍好《中国合伙人》、《亲爱的》这种内地题材的电影,陈可辛表示,必须融入到当下的环境,了解生活,谨慎观察,不傲慢。

  一些内地导演觉得自己是“地头蛇”

  在香港出生,泰国长大,去了美国,回到香港,现在又在内地发展,陈可辛感谢自己的成长背景,让自己的电影观很广义,让自己可以很快融入到当地文化中:“我没觉得自己在哪个地方是多数派,哪个地方是少数派。我在哪里都要适应当地环境。我不是完全合群,但是我又尽量合群,这样的方法帮助了我,特别是我来内地拍片之后。不管我在哪里,总是能够找到让我谦卑的方法,告诉自己我在讲故事的时候一定要和我的观众共鸣,因为现在我还不知道面对的观众是谁,所以我一定要做研究。”

  也正是这种研究让陈可辛在内地发展顺利,甚至有的电影比内地导演还“接地气”。对此陈可辛坦率表示,内地变化迅猛,这种速度甚至连内地导演都跟不上,“但是也许他们更加傲慢,他们觉得是‘地头蛇’,肯定应该懂得更多,但其实他们懂得并不比我多,因为这里市场时刻在改变。”

  所以,陈可辛非常认可詹姆斯·古恩提到的拍电影要真实,“如果你自己都无法被故事打动,你怎么打动别人,这也就是詹姆斯·古恩为什么说诚实很重要。你一定要在你的电影里讲真话,你自己相信故事本身。你要爱你电影中的人物,跟他们建立起联系和共鸣。”

  陈可辛说他最喜欢《甜蜜蜜》,因为里面的每个角色都在他的生长环境中出现过。至于他一个从香港来的导演,怎么能拍出《亲爱的》?陈可辛认为,想把普通人的故事讲好,就要了解当地的文化,了解当地的特性和具体的环境:“所以在整个电影当中,你要和人物对话,在对话过程中深入了解。就算你是外来的导演,也可以拍好,而就算你是本地的导演,那么傲慢地不愿意去了解,也不会拍好。”

  不一定都要拍大片

  很多导演喜欢拍大片,不过陈可辛坦承10年前的大片尝试对自己来说非常艰难,“因为我从来不做事前的规划,我不做故事版,也不太做视觉特效,而如果你要做特效就必须有事前的计划,但是我喜欢现场和我的演员们互动,所以我很难拍出大场面的电影。”

  陈可辛表示,不是所有的导演都要拍大片,大片也不是世界上唯一能大卖的电影 :“我强调联系,如果把内容和观众联系在一起,作为剧作家和电影人来说,我们要看看市场的需要。我们生产的电影一定要把观众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如果没有观众对电影的反映,我们是无法取得成功的。不管是大制作还是小片,观众总是能够看出来你的电影跟他们是不是有联系。”

  不过陈可辛也坦承,自己现在准备往电视领域发展,因为内地电影发行成本太贵了,而票房又占据了电影收入的80%。很多院线对剧情片、故事片也不友好,限制也越来越多。电影票房第一周表现不好,整部片子就完了:“以前拍的电影是给80后,他们是我们的关键,现在观众是90后关键,但是过一两年,就是给00后拍电影,所以必须随时准备适应观众。”

  走到今天是因为运气好

  身兼制片人、导演、编剧等多职,陈可辛以“老司机”自称:“就是年纪大一点,在这个行业里面呆的时间比较长。”但是陈可辛说身兼多职很辛苦,并不令人愉悦,但是他之所以做这么多脏活累活,是因为他在意他的电影:“我不想别人在我的帐篷里面小便。如果一切都是我自己来,谁也不可能把污秽堆到我的头上。我不是为了夺权利,而是希望对自己的电影有更大说话权,让电影和真正爱你电影的人真正面对面。”

  陈可辛说,在这一行里讲的就是运气,而他能走到今天最重要的是运气好,所以他给年轻人的建议就是“没有建议,我会给年轻人机会,但是你必须从底部一步步爬上来。我自己幸运的是在香港电影业最繁荣的时候起家,来到内地又赶上了好时光,所以我非常幸运。我非常谨慎观察四周再行动,我自己的工作非常谨慎,试图不傲慢。”

  文/本报记者 肖扬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