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绣花”功夫凝心聚力,撸起袖子脱贫攻坚

陈曦 王军 朱虹

2017年05月23日06:30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寨子包村金大寨种养合作社的员工正从晒干的川明参中筛选优质产品。(王军 摄)

巴山四月,云淡风暖。在巴中市巴州区凌云乡寨子包村,一座巨大的白色塑料大棚内,几名妇女正从晒干的川明参堆里分选出优质产品。快速上升的气温,让金大寨种养合作社40多吨川明参得到了最好的烘晒。

“我们种植的川明参市场销路好。”合作社董事长岳林说,川明参是当地特产,他从村民手中流转土地搞规模种植,再聘请村民到合作社务工。既能得到分红,还有务工收入,村民们很是支持。

寨子包村是四川省定贫困村,建档立卡贫困户69户、267人。自脱贫攻坚行动实施以来,村里已初步建成包括金大寨在内的7个专业合作社,产业涉及果蔬、药材、育苗等。村支书张云充满信心地说:“我们今年肯定能退出贫困村序列。”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当前脱贫工作,关键要精准发力,向基层聚焦聚力,有的需要下一番“绣花”功夫。

4月22日,在全省脱贫攻坚总结推进会上,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提出,全省各级各部门要牢固树立脱贫攻坚“年年都要打硬仗、年年都要啃硬骨头、年年都是攻坚战”的意识,不折不扣落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要求,下足“绣花”功夫,以决战决胜的信心和定力,举全省之力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秦巴山区

党员干部:“扶贫路上必须精准施策”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曾口镇秧田沟村党支部产业示范基地内树立起“脱贫路上党旗红”的牌子。(王军 摄)

“以前村民家家有堂屋,老人去世后都在堂屋举行仪式。易地搬迁后没有堂屋了,这些仪式没地方举行,不少村民因此拒绝易地搬迁。”巴中市恩阳区政府有关负责人说,“扶贫路上必须精准施策。按照农村红白喜事都要集中举行仪式的习俗,我们计划在每个村民聚居点修建议事堂。”

恩阳区是四川今年要摘帽的16个贫困县(区)之一,将退出55个贫困村、脱贫27119人。面对重任,区委区政府实施了“细胞责任工程”,将每一个贫困人口像细胞一样系在党政组织体系上:27名区级领导每人挂包1个乡镇(街道),与区委区政府签订脱贫攻坚“总体”责任书;27个乡镇(街道)党(工)委书记、乡镇长(办事处主任)与区委区政府签订脱贫攻坚“主体”责任书;7996名帮扶干部分别与所在单位签订“包户”责任书,实行责任到户到人。

泥黄色墙面、青色屋顶,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上八庙镇来凤村建起富有川北民居特色的三合院、四合院。(王军 摄)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住的泥巴房,顿顿吃粗粮。”2015年,恩阳区检察院的白云霞被派到来凤村担任第一书记时,这里还是一个无资源、无产业、无项目的“三无”贫困村。

驻村后,白云霞通过2个多月的走访调查,为村里60户贫困户建立了一户一档。紧接着,她与村“两委”及贫困户充分交流,制订出《来凤村精准脱贫规划》。该规划涵盖了交通、水利等基础建设以及医疗、教育等社会事业建设,同时包含了产业发展、生态建设、环境整治等多个方面。

在对口扶贫单位的支持下,这份规划得到全面实施。2016年,来凤村被确定为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千年黄桷树广场、百亩桃花园、百亩腊梅园、千亩芦笋产业园……以农耕文化为主题的乡村旅游,在此翻开新的篇章。

5月18日,四川省2017年贫困县摘帽工作现场推进会在广元市召开,省脱贫办负责人表示,当前,包括秦巴山区在内的地区,脱贫攻坚政策措施已较完善,原则上不会有大的调整,“下一步就是要对标精准补短,缺啥补啥。”

乌蒙山区

贫困农户:“今年脱贫摘帽没问题了”

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桂花乡香楠村种植的赶黄草。(王军 摄)

地处乌蒙山区的泸州市古蔺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按照脱贫攻坚任务目标,到2018年底要减贫7.43万人,2019年成功实现贫困县“摘帽”。

近日,记者走进古蔺县桂花乡香楠村,看到田里插上的不是水稻秧苗,而是一种不认识的草。

“这是赶黄草。以前我们也种谷子,去年才开始种赶黄草,虽然这个要摘花、采叶,麻烦点,但是收益好得多。”村民王弟琴说,她家6亩水田都种上了赶黄草,每亩可收入近3000元,“今年脱贫摘帽是没问题了。”

赶黄草为古蔺县地道药材,种植的经济效益较高。2015年开始,桂花乡就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把赶黄草种植作为当地扶贫的主导产业。

桂花乡党委书记胡冰说,目前赶黄草产业覆盖了香楠村77%的贫困户,家庭增收可达4000-8000元,将有力保障2017年整村脱贫。

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大寨苗族乡富民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王军 摄)

桂花乡这样的产业扶贫之路也在周边铺展开来。在古蔺县另一个省级重点贫困村——大寨苗族乡富民村,今年种植了300多亩药用白菊。

“这片菊花不仅可以药用,还可以观赏用。我们立足于产业发展休闲农业,打造乡村旅游来提升老百姓的收入。”村长陈兴敏说,富民村去年底完成了易地扶贫搬迁,贫困户们今年3月搬入新家。当前,全村正计划依托绿色生态优势,推动农旅融合发展的产业扶贫模式。

屏山县构建的股权量化新模式,让扶贫资金变资本,贫困群众变股东;兴文县在石漠化地区探索出“人平两亩桑,脱贫奔小康”精准到人的扶贫模式;古蔺县推出“三精准”脱贫模式和“三针对”帮扶模式;叙永县注重“企业(专合社)+农民(贫困户)”的利益链接机制,加强三产融合……乌蒙山区因地制宜发展优势产业,推行特色模式,开创了脱贫致富新局面。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