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夫妻因财生怨 虐妻致死锒铛入狱

2017年05月19日11:20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人民网成都5月19日电(记者 李平)常因家庭琐事殴打、威胁妻子,致妻子万念俱灰吞服农药,后又不积极送医治疗,终使妻子错过最佳治疗之机中毒身亡。近日,崇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该院办理的首例虐待妻子致死案的犯罪嫌疑人彭某某。

两次蹊跷报警

2017年3月27日晚,崇州市公安局某派出所接到来自大邑县的石某报警,称自己母亲被继父虐待。石某当时身处外地,并不在父母身边,在与母亲的通话中,察觉到不对劲。于是,石某寻求了邻居的帮助,邻居回复石某称只能听见其母惨叫,石某赶紧报警,希望公安机关出警。接到报警后,公安机关及时出警,与该村的村干部到达后,并未在屋内找到石某的母亲和继父,且无法联系二人。

3月28日早8点,公安机关再次接到石某报警,称其母亲在崇州市人民医院住院,警察前往人民医院后,经调查取证后发现,石某母亲蒋某面部、手上多处有瘀伤,加之送医较晚,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中毒较重,经治疗尚未脱离危险。

蒋某与丈夫彭某是何时到医院,蒋某又是如何会中毒呢?

半路夫妻生怨

蒋某与丈夫彭某某2009年相识同居,2014年结婚。从两人同居起至今,彭某某多次因家庭琐事殴打被害人蒋某,被害人蒋某多次向所在的村组反映此情况,但多次调解无果。2017年起因经济问题,彭某某殴打被害人蒋某的情节加重,曾扬言要同归于尽。

2017年3月26日晚,彭某某因经济问题殴打蒋某,并拿出家中农药“百草枯”,准备喝下,被妻子蒋某及时打倒,剩下的一小瓶“百草枯”被重新放回院内。

3月27日早起后,蒋某因身体不适未按时早起干活,彭某某又责骂殴打蒋某,蒋某不堪忍受殴打跑出家门呼救,彭某某追至院外,把蒋某头发扯住按在地上,后对蒋某拳打脚踢,蒋某脸上被打得满是血。弟媳妇及几个村民看到此情况,因害怕彭某某迁怒,不敢走近劝架,后彭某某将蒋某拖拽回屋内,又将院外的铁大门紧锁,无人敢走近查看。

回到屋内后,彭某某用绳子紧紧捆绑住妻子蒋某。把口罩塞到蒋某口中,又用改锥、手钳等工具使劲塞口罩,让蒋某无法言语,也无法动弹。在此后的几个小时内,彭某某限制妻子蒋某的自由,时而松绑,时而捆绑,并伴随着殴打及言语恐吓。后彭某某把剩下的“百草枯”拿回屋内,加水勾兑了大半瓶,写了还账四万元就离婚的协议书,还以自己名义写了遗书,表示自己活不下去。彭某某为蒋某松绑,让蒋某照着书写,一起死。蒋某在胁迫下书写了协议书,但没有写遗书。蒋某虽不愿意死,但看到彭某某一直拿着装着“百草枯”的塑料瓶,说要一起死,且长达几小时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蒋某万念俱灰,拿过百草枯吞服了几大口,彭某某发现后抢下瓶子,扔到水桶中。

送医治疗不积极

蒋某吞服了农药“百草枯”后,彭某某并没有及时将妻子送医就诊,而是继续将妻子关在屋内,自己守着妻子,就这样过了三四个小时。期间蒋某女儿打来电话,蒋某说话语气不对让女儿心生警惕,联系同组邻居查看,邻居听到母亲的惨叫后,遂叫蒋某女儿赶紧报警。而此时,彭某某发现妻子蒋某开始呕吐,身体也越发没劲,才确定蒋某真的喝下百草枯,随后将妻子带到崇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就诊。

警察与村委会干部到彭某某家中调解时,与到医院就诊的彭某某、蒋某错过,拨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夫妻二人到崇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外科急诊接受治疗,彭某某并未如实告诉医生妻子病因,是蒋某趁丈夫不注意,告诉医生自己吞服了农药“百草枯”。因第二人民医院是骨科医院,而崇州市人民医院又有治疗吞服“百草枯”成功案例,因此建议蒋某转到崇州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彭某某带走蒋某后,并没有将妻子送到人民医院治疗,认为没有多严重,准备和妻子在崇州城里找个旅店住一晚就回家,当晚12点,在蒋某的要求下,彭某某才将妻子送到人民医院治疗。直到次日早上,民警在崇州市人民医院住院病房将夫妻俩找到。

案发批捕嫌疑人

公安机关以捆绑、殴打蒋某为由,将彭某某行政拘留14日,后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发现彭某某涉嫌虐待妻子蒋某的行为较重,在4月10日对彭某某涉嫌虐待罪进行立案侦查,后蒋某在4月18日因中毒过深,治疗无效死亡。

案发后,彭某某因平时口碑不好,又经常殴打妻子,在当地此事被传得沸沸扬扬,更有许多不实传言。当地村民害怕被彭某某打击报复,鲜少有人出面作证,加上案发时仅有嫌疑人及被害人两人在场,案件的梳理比较困难。公安机关提捕后,办案检察官认真审阅案卷,及时提讯犯罪嫌疑人,充分审查全案证据后,崇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虐待罪依法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彭某某。

检察官提醒

被害人蒋某在精神、肉体的长期折磨下,一时冲动吞服农药自杀,这也是家庭暴力、家庭成员间的虐待导致的恶果之一。施暴者可能无法意识自己行为的不当,也可能意识到自己行为不当却不愿改变,这种时候受虐者应该积极的自我救济或向相关部门求助,有关部门应当及时介入,根据我国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的相关规定,政府、妇联、公安机关,法律援助机构等都可以介入并提供帮助,此外当虐待情节恶劣的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检察院、法院也可以介入。

本案中蒋某在长期受虐后虽向有关部门求助,但在调解无果的情况下,受虐者未再次提出申请,也不希望相关部门的后续处理,减少了对嫌疑人彭某某的威慑,在一定程度上放纵了彭某某的施暴。且被害人蒋某在受到加重的施暴后,没有选择求助,而是自自暴自弃,这也是相当不理智的。

当受到家庭暴力的时候,要及时与施暴者进行沟通,如对方无法理智谈论,则需要向有关部门求助,严重时也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此外,受虐者也应保持理智,不能自暴自弃,更不能放任施虐者的暴力行为。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