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名将蒋氏姐妹冲金弥补四年前的遗憾

2017年05月09日07:27  来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蒋氏姐妹冲金弥补四年前的遗憾

  蒋氏姐妹(资料图片)

  5月17日,第13届全运会先期决赛项目花样游泳将进行,四川名将蒋文文、蒋婷婷将在双人自由自选项目上冲击四川代表团的首枚金牌。上届全运会后,她们退役结婚,之后当上了母亲。因为难舍花泳,蒋氏姐妹去年复出并接连取得佳绩,对于此届全运会,她们的目标是:夺取金牌,弥补四年前的遗憾。

  □本报记者 薛剑

  A失金 心中的痛

  在花泳生涯中,蒋文文、蒋婷婷最心痛的记忆,应该是2013年9月4日。这一天,第12届全运会花泳赛迎来了双人自由自选决赛,业界行家普遍认为,蒋氏姐妹刚在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上夺得该项目银牌,拿下全运会金牌当无问题。状态处于巅峰的她们也很放松,下水前还特意嘱咐记者,多拍点照片,作为夺金的留念。然而,在圆满完成了一整套动作之后,裁判却意外打出连观众都不能接受的低分,让她们痛失金牌。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姐妹花的恩师、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游泳系副主任郑嘉说,“我真的惊呆了!陪着文文、婷婷在休息室哭了好久,才平复下来。”不过,遭遇不公的蒋氏姐妹还是想一舒心结,于是在赛地一家酒店门口,以全运会历史上前所未见的方式召开了私人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役。三年之后,蒋氏姐妹痛失全运会金牌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原来,时任体育总局游泳中心花样游泳部部长的俞丽赛前受贿,操纵了比赛。

  B难舍 因为热爱

  其实,蒋氏姐妹之所以愤而宣布退役时不管不顾,也是想给自己的付出一个交代。2009年,蒋婷婷曾因肺部手术,差点就结束运动生涯了。“手术后恢复很辛苦,在水里憋不了气。”蒋婷婷说,“那段时期挺难熬的,也想放弃,毕竟历史上还没有人能在做了这样的手术后复出。花泳要憋气,对肺的要求很高,因为憋气我晕过去两次,120都来过。是姐姐和教练的支持和鼓励让我走了过来。我们的确热爱这项运动,如果重新选择的话,还会选它,为它死也值。”也许,正是这种深入骨髓般热爱,她们才在遭遇不公时愤而反击,而且是以“另类”的方式——召开私人发布会。

  宣布退役后的蒋文文、蒋婷婷,不久就同时在成都与各自相爱多年的恋人,步入了婚姻殿堂。2014年11月和2015年6月,蒋文文、蒋婷婷分别诞下宝贝,成了母亲。不过,这种平静而充实的家庭生活还是被难舍的赛场和全运会情结“扰乱”了。“太难割舍对花泳的热爱了。”蒋文文说,“那是一种鱼离不开水的感觉。”姐妹俩又一次找到郑嘉,希望复出,郑嘉一口答应,“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她们还愿意回到赛场,说明了她们的热爱之深。”2016年,经过恢复训练,蒋氏姐妹就接连在全国赛上夺得一金一银。今年3月,她们又在法国举行的国际泳联花泳系列赛法国站比赛中拿下两枚金牌,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宝刀未老”。

  C 备战 冲击首金

  随着天津全运会赛期临近,蒋文文、蒋婷婷的备战也开始提速,夺回四年前本该属于自己的金牌成了“姐妹花”的最大动力。然而,毕竟年龄不饶人,相比于年轻运动员每天能坚持8小时的训练,她们现在的体能只能确保每天4小时训练量。郑嘉说:“她们还没有达到最佳状态,接下来的全运会预赛、决赛,她们需要补的课还很多。”

  为保障蒋文文、蒋婷婷体能储备有快速提升,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游泳系专门聘请了专业的体能教练,进行针对性训练。蒋文文说:“我似乎找到了2006年我们在多哈夺得亚运会金牌时的感觉,之前,我们觉得夺金可能比较难,可分数出来,激动得想哭。”而蒋婷婷说:“现在必须要对自己刮目相看,要给娃娃做个榜样,让娃娃长大以后觉得妈妈确实很棒。”当然,如今的蒋氏姐妹面对大赛,除了争胜的决心外,也多了一份平和,蒋婷婷说,“以前一到赛前集训,就被比赛氛围所包围,现在我觉得训练过程就是一种享受,尽管有压力,但我很享受。”

  谈及未来,“姐妹花”明言,“全力备战天津全运会,希望能冲击四川的首金,给自己一个交代,也让女儿为妈妈骄傲。”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