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徒”徐晓东单挑整个武林 五大门派回应:不得虚

2017年05月04日08:01  来源:成都晚报
 
原标题:“狂徒”徐晓东单挑整个武林 五大门派回应:不得虚

  4月27日,“太极拳师”雷雷(魏雷)与“格斗狂人”徐晓冬在成都对决,雷雷20秒被K.O的视频迅速传遍社交网络。雷雷的惨败虽然为这场网络“约架”画上了句号,但徐晓冬掀起的波澜才刚刚开始。面对这场所谓“传统武术vs现代搏击”的对决,武术圈内大多人视其为“炒作”,是故意抹黑中国传统武术,不少武林中人按捺不住心中不平,纷纷对徐晓冬下了战书。先后有陈家沟太极王家拳王占海、四川太极推手研究会会长路行通过网络表示愿意迎战,王占海更在应战书中声明:“太极无需正名,但别让朝生暮死的网络水军毁了华夏五千年涵养出的一片静气。”

  5月1日,徐晓冬发表声明:徐晓冬与《勇士的荣耀》创始人郭晨冬先生达成一致,徐晓冬将同意这些武林掌门人的挑战,而郭晨冬则出120万奖金,胜负都有。规则是徐晓冬要一打二打三,并且只和掌门人打。

  经官方认可,我国目前确有武术研习传统和武术传承,并流传至今的知名武林门派有六个,即少林、峨眉、青城、昆仑、崆峒、武当。昨日,成都晚报记者独家采访除少林以外的五大门派掌门人及权威人士,就此事作出回应。

  ◎五大门派

  昆仑太极门掌门人邹帆:

  中国武术勇于接受挑战

  从传统意义讲,传统武术和搏斗都有一个宗旨,就是将对手打倒。太极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文化,是讲究一定格斗技巧的。现在随着时代的变迁,太极越来越倾向于养生功能。太极作为传统武术,与搏击的游戏规则是不一样,一个是修身养性、一个是生死命搏,二者完全是两回事。

  我个人对徐晓冬和雷雷这样的“比赛”还是比较支持的。输赢无所谓,雷雷很勇敢,他能站出来,通过“跨门派”的迎战,用身心力量告知社会,传统武术不仅仅在于肉体上的“格斗”,而是精神的传承。对徐晓冬的做法,我个人认为他的挑战也不能用简单的对错来说明,中国的武术正在走向世界,需要有人挑战,更要勇于接受挑战,找回中国真正的格斗精神。

  峨眉临济白云宗十四代传人张世忠:

  传统武术门派愿意“奉陪”

  我个人认为传统武术的方向越来越向表演性靠拢。我认为这场比赛没什么可比性,因为自由搏击训练的宗旨就是打到对方,现在的传统武术无论是任何拳种,竞技成分都较少,讲究的是门道,和自由搏击没有可比性。

  传统武术在古时候讲究的是一招制敌,非常注重运用手指、手掌的力度和功力,但现在多是单纯的练拳练掌,竞技性稍显弱一些,这与当前社会的需求有关。我们比赛不是为一个名号争强好胜,但如果有人向传统武术挑战,相信各大门派都会“奉陪”。

  青城派掌门人刘绥滨:

  有人发招我们不害怕

  很多人认为徐晓冬来拜访我,是在向我“宣战”,其实并没有,他很尊重我,就是一个礼节性的拜访,没有询问关于比赛的战术、技巧等相关事宜,他本身对传统武术并没有恶意。当然,如果有人发起挑战,我们也不害怕。

  关于网上热议的关于徐晓冬和雷雷比赛,我认为竞技类的格斗和太极这种传统武术本来就是两回事,生拉到一起感觉有点“火星撞地球”的概念。目前中国武术是打和练分开的,比如徐晓冬的搏击和雷雷的太极路数规则不一样、训练体系不一样,不能相提并论,但这场“比赛”也是唤起了公众对传统武术和现代搏击的关注度。

  就徐晓冬和雷雷的比赛而言,我个人观点是属于有个人恩怨情绪的私斗。传统武术和现代搏击不应对立和相互诋毁,现代搏击讲究的是攻防之术,传统太极更多的是延年益寿,其间会涉及一些格斗招数,但并不是主题。所以,传统武术和专业搏击不存在高低之说,各有优劣、相互参学、取长补短、融合发展才是双赢。

  崆峒派掌门人白义海:

  面对宣战大家将义不容辞

  关于徐晓冬和雷雷的比赛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正规擂台赛。正规的比赛,是需要双方选手有目地、有针对性地训练。徐晓冬是一个职业擂台格斗选手,而雷雷的太极注重养生和平衡,但传统武术并不是没有实战内容,而是从古流传下来的训练模式,中国的传统武术在练习方面强调的是各种兵器的合理运用,太极和擂台比赛是两码事。

  我认为徐晓冬挑战传统武术的做法是不对的,中国的散打格斗技术的基础就是来自于传统武术,出拳、身体平衡都来自于日常修炼。在此次比赛中,徐晓冬将自己的身体像“坦克”一样在最短的时间冲刺式连击,而雷雷可能没有对抗意识,还停留在破解进攻阶段,但徐晓冬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直接将其击倒,雷雷的确没有擂台比赛的经验。若要论实战的话,任何没有规则的挑战都算不上比赛,把传统武术和擂台武术比拼就是错位的,擂台武术包含于传统武术,可以说没有可比性,也可以说没有定夺输赢的标准。

  这场“风波”比赛是对中国传统武术各大门派、各领域的挑战,对武德修养的挑战,从正面意义讲,徐晓冬的做法刺激了传统武术界,让大家认识到擂台搏击的重要性。如果他继续向所有传统武术“宣战”,相信重视实战训练的传统武术门派的掌门人和弟子们也将义不容辞。

  武当功法研究会会长许成均:

  我不回避会迎战

  徐晓冬是经过专门格斗训练的,而雷雷却没有经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这场比赛并不能说明传统武术不能打。传统武术是历史传承的,虽然也有一定格斗性,但不够专业系统,而散打是由专业队伍组成,有标准的训练模式,两种门派的规则都不一样。徐晓冬因为受过专业训练,他的打法追求速度、力度、强度,每拳都志在必得。

  如果徐晓冬来挑战我,我不回避,会迎战,但应战规矩会根据中国武术的方式,以打回合的形式进行,双方根据规则再按照各自的方法进行切磋,检验传统武术能不能打,并不是非要伤害对方。不能用“野蛮”的方式来印证格斗和武术的本质,这种方式也不适宜中国武术的发展。

  川内声音

  省武协:披着“打假”名号中伤传统武术

  面对徐晓冬在中国武坛掀起的波澜,四川省武术协会秘书长任刚表示,武术分为实用实战性武术、竞技体育类武术以及养生保健武术三大板块,将传统武术和西方格斗进行简单的对比是不科学的,习武的方向与功用取决于个人修行层次与境界高地。“徐晓冬并不代表搏击,雷雷也并不代表太极拳,更不能代表练习传统武术的群体,这件事情联合炒作的嫌疑很大。”任刚告诉记者,徐晓冬是披着“打假”的名号来中伤、毁坏中华传统武术文化,如果要体现各门派与世界各种武技比试高低,应该由中国武术管理部门与世界武术、搏击协会等共同组织正规擂台来比赛。

  市武协:搏击和传统武术没有可比性

  成都市武术协会秘书长刘志刚认为,就搏击和武术的特点而言,两者既不在一个技术体系之下,也不在一个规则之下,两者不能相提并论,没有可比性。放在一起对阵既不科学,也有失公平。“武术分为套路和竞技两大类,作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其主要用来强身健体。相比之下,搏击强调的是对抗性,练习的就是摔、打、擒、拿以及抗击打能力。”刘志刚说,“就太极而言,即便是有对抗性的推手,讲究的是以小搏大,以柔克刚,也仅有少数人用来进行搏击训练。相反,好多练搏击的,又或多或少练过武术,有武术的功底。”他坦言,中国武术融入了各种文化,内涵深邃,如今在国内武术界已成共识,武术对于中国文化的推广和全民健身的意义,远远大于它的竞技性。

  太极研究会:虽是炒作但也有积极意义

  作为成都市武协副秘书长、省武协陈式太极研究会副会长、太极拳专家组教练、中国武术6段的周滔认为虽然这是炒作行为,但这件事也带来了一定的好处。“在当今传统武术圈里,确实有很多假大师、伪掌门,通过这件事,一些人肯定会现原形。”周滔说,“雷雷不能代表太极,更不能代表传统武术,只能代表他自己。相信管理机构己经有所行动,也相信会有人站出来,后续的所谓战事只是一种炒作。其实徐晓冬此前已在网络上叫嚣许久,却只和雷雷这样一个连市级套路或散打比赛都未参加过的人、连运动员都不曾当过的人约战,徐为什么挑上他,不是网上说的那样简单。不过经此事,给所有传统武术练习者一个警醒,打铁还需自身硬,光靠祖宗基业是不行的,传承的技术要真正练上身,不仅仅是强身健体,还要能‘降妖伏魔’。”

  法律视点

  徐晓冬“生死状”不具法律效果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贾健则表示,双方的“约架”行为是否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分析。“约架后相互斗殴的行为原则上是要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的,不过正规体育比赛中对于在符合竞技规则的前提下的伤害,可以作为违法阻却行为。”他还指出,双方约定的“生死由命”的生死状是没有法律效果的。刑法理论上,虽然存在被害人承诺这一超法规的违法阻却事由,但承诺的限度一般认为只对轻伤结果有效,所以如果一方受伤致死,仍是要承担故意杀人罪或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的;如果造成重伤,一般也是要承担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的,即便只是造成了轻伤,按照刑法理论可以阻却犯罪,但司法实践中,可能还是会作为故意伤害罪处理。

  成都晚报记者 黄成薇 苏旸 孟武斌

  图片据公开资料

  链接

  李连杰发声力挺太极 邹市明方表示拒绝回应

  5月2日凌晨,徐晓冬通过微博表示希望和邹市明进行对打,目的有两个“一是宣传现代搏击得实战能力;二是做慈善事业,证明徐晓冬是什么样的人”。徐晓冬欲挑战职业拳王的消息一经曝光,邹市明成为了被关注的对象。

  相较于其他约战者,徐晓冬对邹市明的言语则温和有加:“邹市明是我尊重的人,是我的前辈,人家不为钱,还在为自己的梦想打职业赛,我很崇拜。”关于为什么要和邹市明打,徐晓冬并不讳言有其他目的:“我想联系邹市明,进行一场比赛,我希望借助邹市明的力量,把我们的搏击事业宣传出去,中国人需要血性,需要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

  除了宣传搏击之外,徐晓冬还提到了做慈善,“有人说我这样是为了钱,我会把钱都捐了,捐献给孤儿院,我一分不要,看你们还说什么。”

  随后,记者与邹市明的妻子冉莹颖进行了联系,冉莹颖对此事态度冷淡:“没有关注(徐晓冬),我们只做好自己该做好的事情。”邹市明的经纪团队表示:“(对此事)不会回应,因为没有收到正式的挑战书。另外,两个人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一个是业余的,一个是职业的。”

  此外,徐晓冬的比武也引起了李连杰的关注。

  作为武术套路的全国冠军,李连杰正是凭借传统武术走向银幕并成为中华武术著名的“代言人”,从《少林寺》到《太极张三丰》,他塑造出了传统武术门派功夫的精妙和高深,也就此掀起了一股学习武术热。

  5月1日,李连杰在一则视频中表示支持太极再战徐晓冬。李连杰在视频中说:“如果昆仑决碰上太极,究竟是不是像网上的视频中表现的那样?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昆仑决(这场比赛),也继续关注太极。”

  (澎湃新闻)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