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首期收官 力争2年内建好博物馆

2017年04月14日07:18  来源:华西都市报
 

出水文物

目前,随着雨季的到来,岷江水位逐渐提高,彭山江口沉银遗址2016—2017年度水下考古发掘工作于4月12日结束。昨日举行的“发掘成果通报会”透露,本次发掘共发现文物3万余件,初步发现直接与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上千件,取得重大突破。

考古数据

考古发掘面积:20000余平方米

出水文物:30000余件

金册银册数以十计金币银币数以百计金器数以千计银器数以万计

考古队下一步工作计划

新一轮考古发掘工作预计将于今年的10到11月份开展。发掘面积将在本次发掘基础上进行拓展,重点寻找发生在这一处江口战役的木质沉船。

1 整理出水文物,编写发掘报告

2 对已出水文物进行修复和保护

3 组织相关领域顶级专家联合对文物进行综合研究

4 开展大范围物探工作,寻找存银有理储集区

5 在遗址的上游和下游开展系统考古调查,为确定遗址范围和明年的考古发掘区域提供线索

6 制定下一年度的考古工作计划

范围

30000余件文物证实沉银传说

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其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纷纭,史学界对此也长期存在争议,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

2015年12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召开江口沉银遗址保护与考古研讨会,经国内权威专家论证,该遗址极有可能为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的地点。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刘志岩介绍,本次考古发掘工作前后历时3个多月,目前随着岷江汛期的来临,水位逐渐提高,按照既定的工作计划,现场考古发掘工作结束。本次考古发掘面积20000余平方米,出水文物30000余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种类

文物以金银铜铁等材质为主

本次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涉及的种类之丰富、时代跨度之大、地域之广,在全国都堪称一项非常重大的考古成果,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

刘志岩介绍了这次考古发现的主要成果,这次发掘出水的文物种类以金银铜铁等金属材质的器物为主,包括属于张献忠大西国册封妃嫔的金册,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和大顺通宝铜币,铭刻大西国国号的银锭等,此外还有属于明代藩王府的金银册、金银印章以及手镯、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铁钩枪等兵器,另还有瓷碟、瓷碗、铜锁、钥匙、秤砣、顶针、金银纽扣等生活用具,还有大量的碎银,种类丰富多彩。

刘志岩用几个字来形容这次考古发现:“数量大、种类多、等级高、时代长、地域广。”他进一步解析说,这次发掘的部分银锭、金银册等文物上详细记录其年代、地域等信息。从时代上看,从明代中期延续至明代晚期;从地域上看,这些文物记录的地域北至河南,南至两广,西到四川,东到江西,范围含括了明代的大半个中国。应该说本次出土的文物是明代中晚期社会生活、政治、军事等方面最直接的展示,3万余件出水文物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经济史和军事史等具有重要意义。

热点关注

遗址定位

文物散落分布应是战场遗址

针对大家都很关心的“江口沉银遗址”性质应该是战场遗址还是张献忠主动沉银地点的问题,这次考古发掘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从目前来看,应该是战场遗址,“一方面是根据文献记载进行的推测,另一方面基于目前考古情况,发现现场有很多兵器,这些都是作为战场的直接证据。”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进一步解析说:“根据文物在水下分布的情况来看,应该不是集中的沉埋,而是散落。”而散落则证明此地应该是战场遗址。

文物展示

将建博物馆做水上实景演出

针对文物展示的问题,眉山市彭山区相关负责人表示,“首先是做好文物安保工作,然后是做好文物发掘区遗址的保护,现在已经对河道内外做了安保规划,确保发掘工作正常进行。”上述负责人表示,“我们已和国际国内4家顶级博物馆、文物展示的文化公司做了前期接触,并开始做博物馆的前期规划,随着考古深入,争取在2年内建好博物馆,让这些珍贵文物能更好地展示出来。”此外,彭山方面还在和国内知名的古战场导演进行沟通,“可能会推出一场水上大战的实景演出。”

(责编:罗昱、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