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胜漂亮却邋遢 每逢谷雨便催织

2017年04月11日09:48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戴胜漂亮却邋遢 每逢谷雨便催织

  戴胜鸟银币

  宋徽宗 《写生珍禽图》之“蕣花笑日”

  赵孟頫 《幽篁戴胜图》

  吉祥纹饰系列

  谷雨时节有两种吉祥鸟经常出现在田间和树上。一是布谷鸟,它以鸣叫声催人及时播种。二是戴胜鸟,它常在桑树上出现,仿佛提醒人们及时采桑养蚕,开动织机。戴胜鸟虽然有一些难听的外号,因其颜值高,又以害虫为主食,故一直深受人们的青睐。

  文、图/钟葵

  戴胜鸟降于桑树

  提醒人们采桑养蚕

  清明节后的下一个节气,便是谷雨,谷雨时节的吉祥鸟,除了布谷鸟外,还有戴胜鸟。

  在谷雨“三候”中,“初候”是“萍始生”,指谷雨后降雨量增多,水上的浮萍开始生长。“二候”是“鸣鸠拂其羽”,“鸣鸠”即布谷鸟,每当三月中下旬,布谷鸟便轻拂其羽翼,高唱“布谷,布谷”,提醒人们该播种了。“三候”是“戴胜降于桑”,“戴胜”即戴胜鸟,在布谷鸟鸣叫催耕的同时,戴胜鸟也在桑树上出现了。

  谷雨“三候”所描述的情景,犹如一首田园交响乐,又像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充满了清新浪漫之气。此情此景,是谷雨时节最引人注目的物候现象。千百年来,人们只要看到布谷、戴胜二鸟出现在田间地头,便把握农时,男人下地耕耘,女人在家织布,到处是一派繁忙的景象。而此时布谷鸟和戴胜鸟也不会闲着,它们在田间树上十分忙碌,啄食毛虫、金针虫、步行虫、蝼蛄等害虫,护佑着一片片农田、森林。难怪它们自古以来就被人们视为报春鸟、吉祥鸟了。

  布谷鸟和戴胜鸟虽同为谷雨时节的吉祥鸟,但其职能略有不同。布谷鸟是以鸣叫声催耕,戴胜鸟则降于桑树之上,而此时正是春蚕上市的时节,戴胜鸟的出现,仿佛提醒人们及时采桑养蚕、开动织机,所以戴胜鸟就有了“织鸟”的美称,这一美称常常出现在古代文人墨客的作品中。如唐代诗人张何有一首诗名为《织鸟》,诗中描述的正是戴胜鸟“下桑催织”的情景:“季春三月里,戴胜下桑来。映日华冠动,迎风绣羽开。候惊蚕事晚,织向女工裁。旅宿依花定,轻飞绕树回。欲过高阁柳,更拂小庭梅。所寄一枝在,宁忧弋者猜。”

  “戴胜”之名或源于西王母传说

  此外,“戴胜”这个名称还有更大的来头,传说古代神话人物西王母头部的装饰特征就是“蓬发戴胜”。《山海经·西次三经》载:“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同书《大荒西经》、《海内北经》等也有类似的记载,描述西王母的形象时都提到了“戴胜”。对西王母头上的“戴胜”,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认为是玉簪之类的头饰,有人认为是狰狞的面具,也有人认为是形似戴胜鸟、布谷鸟的头饰。而汉代画像石中的西王母形象,确实出现过头上有鸟类的版本。

  现实中头上有类似凤冠的禽鸟并不太多,所以当出土文物中出现了凤冠鸟的时候,人们常以“戴胜”来命名。如1986年陕西凤翔秦公一号大墓出土了一件头上有冠的鸟形金器,人们称之为“金戴胜”。因雄鸡头上也有冠,所以人们又称戴胜鸟为“鸡冠鸟”。而在很多地方,人们称戴胜鸟为“臭姑鸪”。原来这种鸟虽然颜值甚高,却不太讲究卫生,生活习惯很邋遢。特别是繁殖季节,雌鸟在窝里孵蛋期间,足不出户,吃喝拉撒都在窝里面。不但如此,雌鸟还会分泌一种带有恶臭的油脂,搞得窝里臭气熏天,近之者无不掩鼻而走。

  但“臭姑鸪”还不算是戴胜鸟最难听的别称。在北方,戴胜鸟又叫“棺材鸟”。因为它经常出没于人烟稀少的破旧坟头、枯朽棺材之间,来回觅食。有些人以为戴胜鸟喜以腐尸为食,故对其十分厌恶,视之为不祥之鸟。其实戴胜鸟最喜欢吃虫子,总食量的88%都是害虫。它之所以经常在这些地方出没,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些地方食物比较丰富而已。而戴胜鸟散发臭气,实际上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

  戴胜鸟羽冠华美姿态翩翩

  从外形来看,戴胜鸟的颜值比布谷鸟高出不少。它嘴形细长,头顶凤冠状羽冠,或棕或粉,边缘部位或黑或白,平时呈折叠倒伏状,竖立之时则像一把打开的五彩折扇,不仅漂亮,而且奇异。戴胜鸟不仅以羽冠吸引人们的眼球,它飞行起来更漂亮、更生动,一起一伏呈波浪式前进,姿态很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花蝴蝶,故又称“花蒲扇”。

  正因如此,戴胜鸟颇受古代画家的青睐。如在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中,第四图便是戴胜鸟站在树枝上羽冠打开的画面,这一刻正是戴胜鸟最美丽之时,故乾隆题之曰“蕣花笑日”。元代书画大家赵孟頫也画过一幅《幽篁戴胜图》,图中以工笔手法绘戴胜鸟栖于幽篁之上,鸟的颜色以墨色为主,只在眼睛处圈以金黄,局部翎毛染以花青,羽毛丰满,神采奕奕。宋徽宗笔下的戴胜鸟以正面示人,出现在画面左侧,羽冠张开望向右方。而赵孟頫笔下的戴胜鸟是以背面示人,出现在画面右侧,羽冠折叠望向左方。两相对比,十分有趣。

  戴胜鸟又名戴鵀,对“戴胜”这个名字,现在很多人感到莫名其妙。《禽经》曰:“鵀即首上胜也。头上尾起,故曰戴胜。”即指这种鸟头上戴着“胜”,所以叫“戴胜”。而“胜”就是指这种鸟头上的羽冠。在古代,有“镂金作胜”的风俗,人们用纸或金银箔、丝帛剪刻成花草形者,称为“华胜”,剪成人形,称为“人胜”,剪成旗幡形,则称为“幡胜”。李清照有词曰:“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后一句即指钗头有剪成人形的装饰。可见“戴胜”的“胜”并非“胜利”之意,而是指某种首饰或装饰。

  戴胜还被印在

  千禧年的金银币上

  尽管戴胜鸟有一些不雅的外号,但人们对它仍然青睐有加,甚至把“臭姑鸪”之名美化为“紫姑仙人”,把它视为掌管茅厕的“厕神”,称之为“紫姑厕神”,或称之为“紫阳宫女”。如唐代诗人贾岛专门写过一首《题戴胜》:“星点花冠道士衣,紫阳宫女化身飞。能传上界春消息,若到蓬山莫放归。”把戴胜鸟视为下凡的仙女和春天的使者。

  作为一种吉祥纹饰,戴胜鸟纹也经常出现在各种器物中。不仅金银器、绘画中出现了戴胜的形象,在陶瓷、丝织品等器物上也常常见到戴胜鸟的倩影。如清雍正时期就有粉彩戴胜绿竹纹洗等。在千禧之年的2000年,中国金币总公司发行了中国珍禽彩色金银币系列,其中有戴胜鸟彩金、银币各一枚。正面图案是长城,背面图案是一只羽冠张开的戴胜鸟站立在玉兰花枝上。图案简洁明快,不落俗套。戴胜鸟生动活泼,尤其是它头上的五彩羽冠,犹如孔雀开屏,令人过目不忘。中国金币总公司在新千年春节期间推出这两枚金银币,有“千年伊始,戴胜如意”的吉祥寓意。

(责编:罗娟、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