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人生有暖意 富顺孤寡老人收留孤苦父子(图)

2017年04月07日07:35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富顺孤寡老人收留孤苦父子

几岁时母亲离家出走,几年后父亲也抱病离世。偌大的世界,再没有亲人,剩下他自己孤单长大。

后来遇到妻子,结婚、生子,这世间又有了与他有牵盼的人。他以为,孤独的人生就此迎来了光明,谁料妻子也弃他而去,孤独的依然是他人生的主旋律。

富顺富和乡朱扁村10组,江振华望着一篇废墟发呆,那里是他曾经的家。

如今儿子已快满6岁,即将上小学,但却还是“黑户”。他特地从务工地赶回富顺老家,就是想要解决儿子上户的问题。可上户先要进行亲子鉴定,近3000元的费用让他一筹莫展。

虽然困顿,但江振华并没有绝望,因为他孤独的人生并不只有痛苦,不管是当年乡亲们的百家饭养育,还是如今同村孤寡老人的收留,都让他倍感暖意。

百家饭养孤儿

父亲的命运在儿子身上重播

“我几岁时,母亲便离家出走,从此剩下我与父亲相依为命。”江振华回忆起往事,一股辛酸涌上心头。他说,当时家里就靠着几亩薄地为生,勉强能把日子过起走。但是没想到,15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过日子。

成为孤儿的江振华,得到了邻居们的照顾。村里的老村长汪森贵介绍,那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可怜,想到他父母都不在了,就各人帮把手,把这个娃娃拉扯大。就这样,江振华开始了吃“百家饭”的日子。今天在李家吃,明天到王家吃,村民们还把江振华接到自己家中,与自己的孩子同吃同住。

随着江振华一天天长大,汪森贵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大家开始鼓励江振华去学门手艺好谋生。“有村民愿意带他到外省去务工,跟到学点手艺,今后至少可以找口饭吃。”

于是,16岁的江振华随着村中的长辈外出务工,这一去就是近20年。30岁时,江振华认识了同在东莞石排镇衣架厂打工的曾艳(化名)。很快,两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不久后,儿子江小天(化名)出生,江振华计划着带上老婆儿子回到老家办结婚证。但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决定,让儿子重蹈了与他相似的命运。

“在回老家前,我和曾艳的关系都很好。但是自从回到老家,见到已经是一片废墟的老房子时,曾艳却怎么都不同意补办结婚证和给孩子上户口,我们匆忙地赶回了东莞。”江振华说,“回去没多久,她就突然间消失了,我四处寻找仍然没有着落,我听说她在贵州毕节附近,但却没有详细地址,无从寻找。”

从此,江小天走上了与父亲相似的命运之轮,他的成长注定没有母亲的陪伴。因为“妻子”的不辞而别,江振华心情低落,自己要打工养家,还要照顾儿子,只能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部分,请人帮忙照看儿子。

孤寡老人怜孤儿

他们没有地方住我收留他们

一转眼,江小天已经长到6岁,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了。

“儿子至今都是‘黑户’,这源于当初“妻子”与我的决裂,但儿子是无辜的。”江振华说,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很对不起儿子,我这30多年这么过来了就算了,儿子没有母亲陪伴,对他的童年也是一个阴影。

江振华的工资几乎都花在了儿子身上。四年多的时间,家里的积蓄就全部花光了。为了生存,江振华只好不停地打工,儿子上户口的事也一拖再拖,到现在实在不能再拖了。

回到老家的江振华父子,无家可归。

年过七旬的邻居郑利树是村里的孤寡老人,家中也是一贫如洗,房屋也是倒后由政府帮助修建的。“江振华回来那天,牵着江小天站在家门口的竹林边,站了几个小时。我看到后,就上去问他,才知道他是老房子垮了没有住处,于是我就把他们两父子叫到我家来暂住。”

老人房屋的旁边就是鸡棚,味道不怎么好闻。但有了落脚之处的江振华很感激郑利树,他说,虽然条件不好,但要不是老人,我们两父子真不晓得该怎么办。“他们两父子跟到我吃,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这样他们住的吃的就都解决了,就等着办户口了。”

众人援手帮孤儿

亲子鉴定费用解决了

“我们当初看到他带了老婆儿子回来,都替他高兴,没想到老婆转眼就跑了。”村民们说。而如今,江振华面临更加“要命”的事,通过富顺县板桥派出所帮忙联系第三方鉴定机构,做亲子鉴定的费用要接近3000元,这对收入微薄家贫如洗的他来说,无异于“巨额”费用。

前段时间,富和乡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居住状况进行摸底调查。江振华趁此机会,回到富顺办理相关事宜,他说,“我主要还是想趁着这次回家的机会,把儿子的户口问题解决了。”

“我现在吃、住都依靠别人,没上班也没收入,积蓄也早已用完,3000元着实拿不出来。”江振华说。

在有《出生医学证明》的前提下,由于江振华与“妻子”并未办理结婚证,按照程序,江小天应该随母亲的户籍上户口。

“但我们经过查询曾艳的身份证号,在全国联网的系统里,却查不到这个人。因此,江小天只能随父亲江振华的户籍上户口。”板桥派出所相关负责人介绍,但要上户口,需要确认两人的父子关系,因此必须首先做亲子鉴定。

他说,由于江振华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我们从帮扶贫困户的角度出发,帮助他联系了多家第三方鉴定机构,最终选择了一家出价最低接近3000元的机构。同时,与该机构多次沟通协调,将鉴定费用降低到1500元,为他省去了很大一部分开支。

不仅如此,富和乡党委政府也积极作为,帮助江振华父子。“鉴于派出所已经帮助协调减少了鉴定费用,我们又通过帮扶单位,为江振华争取到800元资金。剩下的700元,通过他自筹解决。”

富和乡党委副书记闵利介绍:“在他做亲子鉴定时,我们将派专人陪同前往。另外,我们已为江振华规划申请了3万元左右的D级危房改造,目前正在等县上审批。这个危房改造,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建成后几乎不用江振华掏一分钱。接下来,我们还将想办法为他提供职业技能方面的培训,让他能够更多的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把孩子抚养大。”

又一次,江振华跨过了生命中的一道难关,在众人的帮助下……

对于自己的命运,他有过迷茫,有过失落,却从未有过绝望,因为他体会到孤独人生中时不时涌进的阵阵暖意,他会坚强地走下去,带着儿子,一起坚强下去!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