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拍中国》总导演余乐:鸟瞰拍摄 平视交流

2017年03月28日09:54  来源:长江日报
 
原标题:总导演余乐:鸟瞰拍摄 平视交流

  《航拍中国》是空中旅程、百科全书

  总导演余乐:鸟瞰拍摄 平视交流

  记者耿愿

  近日,《航拍中国》总导演余乐接受了长江日报记者专访。他将这部纯航拍的纪录片定义为一个空中旅程,一本百科全书,“有意控制在一个平视交流的基调上,让观众没有台阶地进入,完成家庭式的观看”。

  拒绝高大上 与观众平视交流

  全片纯航拍,每集50分钟的纯风光如何持续地吸引住观众,对余乐和团队来说,无疑是一大挑战。在余乐看来,航拍是把双刃剑。带来独特视角的同时,镜头也相对单调。“我们发现,长镜头带来连续单调的镜头,飞机一直在空中飞没有太大的变化,它甚至可能都不做推拉的变化”。对此,余乐和团队观摩了大量全航拍纪录片,分析了航拍的优缺点后,对长镜头做了适当的使用,一般控制在20秒以内,最长的不过30秒,“但也不能把航拍镜头做过短的分切,否则观众来不及分辨清楚场景,观看会非常辛苦”。

  而在旁白与音乐上,巨大的信息量和平民化的表达,也稀释了这种镜头上可能出现的单调。比如配合老虎对着航拍器一跃而起的画面,解说词就幽默道,“飞行器这个闯入领地的不明物体,或许是个不错的假想敌,但要追上它的速度,老虎还需要多加努力”。

  余乐说,作为一部大众化的作品,《航拍中国》从一开始走的是亲民路线。“大家听到《航拍中国》,会觉得耗资巨大,那么这个片子出来给人第一感觉就应该是高大上的。但其实我们有意把片子控制在跟观众平视交流的基调上。音乐能给观众制造很好的节奏变化,也打破了航拍镜头相对的单一性;旁白我们希望他不要像一个特别严肃专业的播音员,不要在电视机前给观众上课。当然我们的知识点非常丰富,而且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在寓教于乐的轻松氛围中,把知识点、信息量传播给观众,希望给大家一种空中旅行的感觉,又像打开一本百科全书。”

  为了观赏的流畅感 只能拼命做减法

  真正做到“百科全书”并不容易。从前期开始,摄制组就做了大量的功课。为了多方面呈现中国广袤大地上的不同景观,第一季的正式拍摄从2016年3月下旬开始,6支团队分赴6省市,从春天的斑斓、夏天的葱郁、秋天的金黄,拍到冬天的雪白。余乐介绍,摄制团队从每个省级行政区选出100多个适合航拍的地点,然后从空间、季节等方面都做了相应的考虑,最后每个省筛选出40多个拍摄点。而后期的巨大取舍,同样令余乐感慨,“做减法很痛苦”:在每集50分钟片子里,每个拍摄点多则出现一分半到两分钟,短的仅有三十四秒,“但为它所做的准备远不止看到的这些”;每集的解说词大概六七千字,但为每集准备的精选材料都超过15万字。正是如此高密度的画面和信息量,才能带给观众流畅的观赏体验。

  可即便前期做足了准备,计划也常常被打乱。比如“黑龙江篇”中,一位60岁的老者轻轻一跃跳入镜泊湖,身边全是被冰雪覆盖的森林。这个镜头,其实从夏季等到了冬季。“夏季去的时候,这里植被丰富、水流充沛,我们碰到了这位老者,但他那时受伤了,拒绝了我们的拍摄请求。后来冬天的时候我们又去了,因为到冬季的时候当地又会出现雾凇,这位老人又在湖边跳水,我们才拍摄成功了。”

  不回避问题 有壮观也有伤痛

  随着拍摄的深入,素材里超乎想象的丰富常会让余乐喜出望外。对每个省的认识,也脱离了常规固定的简单印象。但由于篇幅与主题所限,“每一个省我们现在没有做太深入的话题,或者说反思性的内容。假如说以后做电影版或者其他版本的时候,我觉得是可以考虑加入的。毕竟在一种体裁之下,不能什么都想要。不能既要大众的,又要哲思的。在这里面要有主次,得去抓重点”。

  不回避问题,这也是余乐的想法。“我们呈现出来的都是A面,但有些部分天生会引发反思。我们以一种不摆拍的方式呈现出来,也不回避一些引发我们思考的东西。”

  余乐举例道:“比如说像片中的黑龙江大兴安岭,森林非常壮观,在解说词里我们提到这些绝大部分是再生林。过去因为人们的砍伐和火灾,原始森林都消失了,但经过几十年的种植、封山育林后,又恢复成了今天的样子。”又比如漠河县有一小块被保留下来的原始森林,还有一个火灾纪念馆,“我希望观众看到了能记住。虽然我们没有直接进行价值判断,但我想观众在看到美、看到伤痛、看到正确、看到错误的时候会有自己的判断,而且这个片子看完以后一定是能够去呼唤大众心中真善美的部分。”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