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献忠江口沉银”整体发掘需要5年

2017年03月21日10:46  来源:成都晚报
 
原标题:“张献忠江口沉银”出水文物上万件 整体发掘需要5年

  彭山江口镇是不是传说中张献忠沉银的地点?是!江口岷江河道中还有没有张献忠的沉银?有!昨日,成都晚报记者从四川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获悉,今年1月开始的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进行两个多月后取得重大进展:出水文物超过10000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本次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种类之丰富,全国罕见,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对研究明代政治史、经济史和军事史具有重要意义。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刘志岩介绍,此次发掘的文物包括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金册、银册、银锭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和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这有力地证明了江口镇是张献忠与明朝军队交战的古战场。

  “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史料记载,张献忠(1606-1647年),陕西延安人,崇祯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义,张献忠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1644年,张献忠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1646年,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遭到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财物沉于江底。

  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2015年12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召开江口沉银遗址保护与考古研讨会,经国内权威专家论证,该遗址极有可能为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的地点。2016年1月,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组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向国家文物局提出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的申请。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2017年1月5日,项目启动。截至3月15日,已发掘面积10000余平方米,出水文物共计10000余件。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周春水介绍,本次考古发掘针对岷江水流湍急、能见度低等实际情况,通过围堰构建发掘平台,为今后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借鉴经验。

  考古现场

  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

  历经400年江水冲刷 “江口沉银”露出真容

  昨日是春分节气,在彭山江口镇宽阔的岷江河道内,水流比较清浅,河岸边盛开着大片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岷江经彭山流向乐山,与大渡河交汇。

  靠近岷江东岸,大片狭长的河床被围了起来。近400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场大战,留下了真假难辨的“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而不断被发现的零星“财宝”更让这片区域充满了神秘色彩:张献忠沉船上携带巨额财富是否为真?如果是真的,沉银又在何处?为何几百年来都没能成功发掘?

  昨日,成都晚报记者受邀走进文物发掘现场,一睹“江口沉银”遗址。记者看见,河床上,水下考古正在紧张进行。这不仅是四川省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也是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

  幸运:“张献忠沉银”陷于河底礁石中

  在河岸边可以看到,积满沙石的河床中,有一大片狭长的带状坑,坑底裸露出一大片红色礁石,礁石被江水冲刷得起伏不平,犹如江中的怒涛。“张献忠沉银”就是在这片江底礁石的凹槽中被发现的。身穿黄马甲、脚蹬雨靴的工人正在河床上用锄头挖坑,挖起来的鹅卵石用箩篼挑走。这些鹅卵石不能随便倒掉,得倒在河边的“筛选机”上过4道筛。工作人员站在一旁拣选,将混杂在大大小小沙石中的“张献忠沉银”遗物挑拣出来。

  在考古探方旁边有一个帐篷,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对出水文物进行初步整理。打围的河床周围拦起了警戒带,所有人员出入都要通过一间板房,接受严格的安检。

  难度:赶在岷江枯水期进行围堰考古

  这次水下考古,不像我们平时在电视上见到的考古人员穿着潜水衣、背着氧气瓶,在水下探查打捞,而是采用了“围堰考古”方式。所谓围堰考古,就是把将发掘的区域围起来,然后把水抽干,再进行考古发掘。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周春水介绍,采用“围堰考古”方式是为了发掘方便。岷江水流湍急,能见度几乎为零,如果采用潜水打捞方式,不仅浪费人力财力,而且效率极低。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刘志岩介绍,此次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利用岷江枯水期,构筑了一道围堰,将彭山汉崖墓博物馆到岷江大桥2万平方米的河床围起来,挡住江水,然后将河床中的地下水疏导到更低处再进行抽出,最后在围堰区域内进行发掘。目前已发掘了1万平方米,在5月汛期来临前将完成剩余的发掘工作。

  尽管“围堰考古”看上去像是将水下考古变成了“陆上考古”,但周春水表示,此次考古的性质仍是水下考古,因为“江口沉银遗址”是一处水下遗址,而且由于江水扰动,江底的文化层容易被扰乱,与陆上考古差异很大。

  进程:整体发掘预计需要5年时间

  “江口沉银”这一阶段考古发掘将持续到4月30日,5月四川将进入汛期,岷江水位将缓慢上涨,淹没围堰,考古发掘将不得不暂时中止。“涨水期过后,水位将慢慢退下去,会留下一些新的淤积,我们可以再次进行发掘。”周春水说。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此次“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发掘预计将进行5年甚至更长时间,“我们正在制定发掘计划,发掘计划做好后还要经过严格的审批。目前我们看到江口沉银在河道中是呈带状分布的, 但江口沉银遗址究竟有多大面积还有待用考古发掘来回答。”

  此前,彭山当地曾破获盗掘“张献忠沉银”案件,为何今年才开始大规模考古发掘?高大伦表示,学术界很早就关注到江口沉银遗址,但考古发掘需要充足的学术准备、经费准备,今年年初,四川省有了首个水下考古机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为此次水下考古提供了契机。

  科学:文物出水位置全都有记录

  此前曾有一种猜想,认为“张献忠沉银”在经过近400年江水冲刷后,位置会发生移动。周春水告诉记者,此次发掘的河床沙石深达6米,上面3米左右都是现代的沉积物,“张献忠沉银”主要分布在接近河床底部的位置。

  刘志岩展示了一张点状分布图,显示了此次考古发掘所有文物的出水位置。从图中可以看出,在有的位置,出水文物非常密集。刘志岩介绍,此次发掘过程中精准记录了每件文物的出水位置,还在重点区域安装了延时摄影设备,搭建了整个遗址的考古数据管理系统。

  刘志岩介绍,此次考古发掘的科技含量非常高。发掘前,电子科技大学的团队使用“电法”,在河床表面对泥沙下的文物进行了探测,此外还使用了新用于考古的磁法、探地雷达等仪器探测河床下是否有“张献忠沉银”,这样可以比较准确地确定发掘区域。

  发掘过程中,文物保护工作同步跟进。盛装银锭的木鞘出水时,文保人员用湿毛巾将木鞘包起来,使其始终处于保水状态,以免受到损坏。此外,此次考古发掘工作面向全国公开招募志愿者,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和社会人士参与了此次重要的考古,扩大了考古工作对公众的影响力,让公众真正了解考古、走进考古,享受考古成果。

  出水文物

  西王赏功金币、藩王金册、明朝官银、金银戒指、大顺通宝铜币……

  张献忠顺江而下携带了哪些“宝贝”?

  藩王的金册、郡王的银册、妇女的金簪、金戒指、金耳环,还有孩童的小手镯……昨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彭山汉崖墓博物馆内,向媒体展示了从江口沉银遗址出水的部分文物。

  出水文物大致分为5大类

  昨日向媒体展示的“江口沉银”文物,包括经过整理的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刻字的金册、银册,被泥沙挤压得歪歪扭扭的明朝官银、银锭,以及精美的金银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首饰,锈迹斑斑的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金册是藩王才能有的,而银册则是郡王才有的。出水文物中的大量明代官银,刻着年号、重量,甚至有铸造官员的名字。

  金银首饰种类丰富,做工精湛,有漂亮的金簪,掐丝金耳环,各种形状的金戒指等。在金银首饰中,还有一些小孩子戴的小手镯。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周春水介绍,本次出水的文物大致分为5大类:一是明朝宗室的金银财宝,二是各地州县的金锭、银锭,三是民间的金银首饰,四是张献忠称王后铸造的西王赏功金银币、大顺通宝铜钱等,五是打仗时使用的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

  木鞘装银锭与史籍记载吻合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刘志岩介绍,在河床底部的沙石中,发现了装满银锭的木鞘,木鞘是用一段木头辟成两半,中间掏空,用铁丝固定,再在其中装满银锭。令考古学家们兴奋的是,张献忠用木鞘装银锭,这与史籍记载完全吻合。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截至目前,江底还未发现沉船,但发现了与船有关的东西,例如竹篙的铁篙头。高大伦介绍,江口沉银遗址面积约100万平方米,目前仅发掘了1万平方米,发掘的文物只是冰山一角。江口沉银遗址出水的文物在做了初步研究和起码的保护后,将尽快对公众展出。

  张献忠到底有多少“宝贝”

  “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这是流传在江口镇的一首民谣。清代学者彭遵泗是与彭山邻近的丹棱人,他的祖父和外祖父等一大批亲人都是张献忠据蜀的亲历者。彭遵泗后来写成了记录四川遭遇张献忠之祸的《蜀碧》,详细记述了发生在江口的两场战役:起初,张献忠派出一支先头部队沿江南下,杨展在江口设伏,大败张部,张部大批舟船被烧毁。张献忠闻讯极为惊惧,亲领主力部队十余万人,携带从湖北到四川搜刮的巨量金银财宝顺流而下,与杨展决战。

  杨展再次成功运用了火攻。他把军队分为左右两翼,另派一些轻便小船携带易燃物品驶向张献忠船队,当时江风大作,小船很快引燃张献忠的大船。由于岷江河道狭窄,张献忠的大船前后上千只首尾相衔,无法骤退,加上杨展部从两岸用枪铳击打,张献忠这只庞大的船队被烧得一干二净,“所掠金玉珠宝,及银鞘数千百,悉沉水底。”

  据《蜀碧》载,张献忠规定不得私藏金银,海量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汇集入张献忠私囊。据《彭山县志》载,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冬天,有渔民在江口河段打捞出刀鞘一具,此事辗转报到总督孙士毅处,孙派员打捞了几天,收获不菲:“获银万两并珠宝玉器等物。”

  同步播报》》》

  《新闻联播》关注

  江口沉银遗址发掘

  昨晚,央视《新闻联播》聚焦报道了“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取得重大突破”。就在昨日下午,四川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阶段性工作新闻通气会”在彭山举行,中央电视台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直播,在报道中对此次事件用了两个关键词来概括,一个是“证实”,证实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另一个是“突破”,这次科学考古发掘乃重大突破,已发现文物10000余件。

  本组稿件由成都晚报记者汪兰采写

(责编:罗娟、高红霞)